给某人(四)

2013-03-20 19:52 | 作者:忘记名字 | 散文吧首发

我脆弱的心脏

是一粒水晶

当你潇洒的转身

风中杨起的长发

一不小心就轻易的拂落

我那一颗悬着的心

让它碎成一场

缤纷的琉璃

一路上的感动

一路温暖着我自己

明媚的阳光

洒满了闪光的痛

就让它照亮我这一生

所有那些剩下的里程吧

其实

你不是救世主

我也不是阶下囚

没有对称的砝码

生命要怎样去寻找准星?

情又怎么可能仅仅是

炫耀施舍与同情?

我也没有必要总是

捂着真实的疼痛

说着云淡风轻

从此再也不要

沉浮在昨

做着一场又一场

没有支点的抗衡。

评论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不知邪*什么路数?我上散文吧一年多,没找任何人聊过天。你病急吃错药了吧?
    回复2013-03-31 21:56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你墨水少点儿,我不跟你计较。我的文字不是要喋喋不休的诉说个人感情。请你离我远点儿!
    回复2013-03-31 22:02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首先,你喜不喜欢是你的事。我爱怎么写是我的事,我就爱这么写,我觉得这么写解气,应该没妨碍到你吧?我的文字想要表达的是被忽略被压抑被边缘化的群体的感受,至于写得到不到位那是我的事。你不喜欢可以走开,应该没人请你吧?
    回复2013-04-01 20:23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不知道你凭什么认定我就是一个需要你的同情的弱者?难道你觉得动不动就龇牙咧嘴的就是强者,隐忍沉默的就是弱者?评论欢迎,但像你这样一条脏话复制加工流水线,请出!我虽然觉得自己不过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江湖浪子,但也觉得老跟你这样的货色犯贫太丢份。
    回复2013-04-01 20:35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最恨的就是你这样的是非挑子。上一秒你在这里攻击诋毁,下一秒一个叫“晨暮随心”的管理员就给我发一条短信告诉我有人评论我的文字,而且是一条对应着一条。似乎是深怕刺激不到我。我虽不能就此推断你们是一个人,但我总是觉得你们是多么像是在唱着双簧!
    回复2013-04-01 20:48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如果真是网站的管理员,你大可以利用职务之便把我所有的评论和短信都公布出来,这对于你也许是最终最彻底的攻击手段,而对于我也许是最简单最明白的证明!你也可以利用职务之便封锁我的文字,我无所谓。我之于文字,就像一个憋得太久的哑巴,吼几嗓子透透气就够了,从来没有幻想过要当一个歌唱家。
    回复2013-04-01 21:00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有很多文字说的是社会上的各种现象,并不针对任何个人。也不知哪里一不小心就戳到了你的要害,让你如此气急败坏,咆哮得像一条牲口。其实你这样的口无遮拦根本刺激不到我,让我反而心生快意!你想一想,你原本是一个多么道貌岸然的指手画脚的卫道士的摸样,而我的文字让你暴露了一副多么肮脏的下水!这么快就彻底的原形毕露,岂不从侧面证明了我那些文字某种微妙的效果?
    回复2013-04-01 21:16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满口脏话本事吗?有本事也写一点儿像样的文字出来,让人不至于鄙视你!恕我直言,你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不懂兵法的冒牌孙子!虽然我无从得知阁下祖上是由哪一个物种进化而来,但我真是觉得,你如果不是属狗的,那十二生肖就应该去掉一个生肖,变成十一个生肖!
    回复2013-04-01 21:38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好了,委屈我跟你贫这么久,真是丢份。敬请以后远离我的视线,从此井水不犯河水!
    回复2013-04-01 21:44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韩立国又是谁呀?什么乱七八糟的?如果是一场误会,那就就此带过。两不相干!
    回复2013-04-03 21:30
  • 忘记名字:呜呼!小人如斯!呜呼!世事如斯!我之悲哀,非为小人也!我之悲哀乃为世事也!唯愿各自安好。没有清净地,不如逍遥游!
    回复2013-04-06 20:37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本不想再说话,奈何小人实在太嚣张!真乃是:老鼠要成精,纵横于街中。黎民纷纷避,如入无人境。既遇本长老,且吃一木棍!我从商十余年,在现实生活中也曾遭遇不少尔等鼠辈。
    回复2013-04-18 20:23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也深知尔等鼠辈疯狂,数目已不在少数,似乎要形成一个阶层。今又咬住我的裤脚不放,说不得还要跟你穷对付几句。
    回复2013-04-18 20:32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经商十余年,生活还过得去。孩子也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我虽然不能说是书香门第,但也受过一些熏陶。却不似你这般,只晓得吃铜钱喷大便。除了孔方兄,一概不认得!只认钱是爹,不知爹有脸。如此所谓“贵族精英”!
    回复2013-04-18 20:44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之所以没有能超常规暴富,正是因为我是一个守住了自己的尊严和良心的草根;也正是因为我是一个真正意义上从零起步的草根;是一个总是挣扎在被驾驭的规则的车轮下的草根!
    回复2013-04-18 20:51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再次在此提醒你:我不是什么韩立功,我也没有去过你的空间。我还算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你那一亩三分地,我是避之唯恐不及!另外,我也没有说过散文吧是一个屁。我只说过某些流于形式唱着高调的空洞的所谓“主题”像一个屁。虽然话有些重了,但我没有想,也学不会人生攻击!
    回复2013-04-18 21:01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你好像很早就在暗处盯上了我。可谓狼子野心,昭然若揭。人无廉耻,百事可为。小人得势,践踏斯文!你好像已经老实不客气的把【散文吧】当成你们自己家的了吧?把公堂和班房也当成你们自己家的了吧?
    回复2013-04-18 21:11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如你这般“满嘴大便胸无点墨,一口哈欠气贯长虹”的"贵族”。我想不明白,你怎么就没有干脆把整个国家都当成你们自己家的呢?言尽于此,发誓再不理你货色,你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且看你怎样猖狂,且看你怎样嚣张!且看你怎样作践斯文,且看你怎样娱乐苦难!看你怎样阉割自己的灵魂,看你怎样淫秽别人的圣洁,看你怎样烧烤天使的翅膀!
    回复2013-04-18 21:30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思考了三秒钟,突然又改变了主意。跟你挑明了吧。山人就是一草根,山人要去草根网了。不要脸的你还可以跟过去。山人与你单挑,正好温习一下我丐帮十八般棍术。你摇尾得意,我打狗在行!让本山人好好招呼你,准溜得你拉长舌头玩命喘,夹着尾巴翻白眼!
    回复2013-04-18 21:42
  • 忘记名字:回复@医邪天不孤:我虽卑微,我捍卫圣洁!我非天使,我供奉天使!!
    回复2013-04-19 20:36
  • 季末:很简单…
    回复2014-11-13 22:18
  • 季末: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1-13 2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