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春天

2013-03-20 17:49 | 作者:青青子衿 | 散文吧首发

“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却嫌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几番的雪交加,乍暖还寒。韩愈的这首《春雪》,也不知在心底吟诵了几遍,才感受到些暖暖的春意了,却仍然遍寻不到春的芳踪。目之所及,也确实没有几处可标志着春天到来的景物,所住的院子里也只有一棵十多年的老树,未免太单调了。

曾几何时,没有去大自然中欣赏春天的美丽了,春的芳姿只浮现在我闲暇时的想象中,只飘舞在那些旖旎而灵动的文字里。不免又想起记忆中那些春天的片段,虽然有些褪色,但还是会让人无限回味。

那是上中学的时候,每天要和同村的伙伴们骑自行车行十里路才能到达学校,平时走小路,遇到下雨天就走大马路。小路一直沿着村西边的小河延伸开去,天的时候河水结了厚厚的冰。待快到春暖花开,眼看着河水一天天的融化,身上棉衣也一天天的减少,身体越来越轻盈,心也越来越欣喜雀跃。终于,小河完全从冬眠中醒来,又开始欢快地流淌了。路边的小草也不知从哪天起,一丛丛的、绿茸茸的铺满了路边。偶尔几只麻雀或燕子从身边轻快地掠过,划了一圈儿,径直飞向湛蓝的天空。岸上的我和小伙伴们,也从寒冬的束缚和压抑中复苏了本性,一路上顽皮的笑闹着、追逐着,伴着轻快的流水声和清脆的鸣,谱成春天的交响曲,这大概是大自然中最动听的音乐了。

就这样一路笑着、闹着,惊得岸边的柳树也一天比一天的绿了起来,尽情伸展着细长的柳枝,上面缀满了淡黄色毛球似的小嫩芽儿。

若是下了场春雨,小路泥泞难行,我们就走大马路。道路平坦笔直,路旁是两排秀美挺拔的白杨树,虽然路途远一些,但对一群年轻孩子们来说,却是别有一番情趣。那时马路上不象现在车辆这么多,男孩子们可以大显身手了,两手叉着腰,不扶车把,从我们女生身旁得意洋洋地呼啸而过,有时回头瞥一眼被落在后面的女生,目光中透着一丝得意和不屑。女生们却依旧安然的不紧不慢的骑着车,也许心里也在偷偷羡慕他们吧。

我的目光,却总是停留在道路两旁的白杨树上,喜欢盯着树干上那一只只形态各异的大眼睛,觉得神奇极了。尤其是一场春雨过后,那些眼睛湿漉漉的,表情或是惊讶、或是愤怒、或是忧伤,仿佛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们。当时总是好奇它为什么那么多眼睛,多年后知道那是人们砍掉白杨树的枝杈后留下的伤疤,心里总有些不忍,再也无心去看它了。白杨树经过春雨的洗礼,叶子绿得发亮,还挂着盈盈的雨珠儿,青翠欲滴。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那么清新宁静,一尘不染,这样的情景总会让我想起王维的诗句:“渭城朝雨浥轻尘, 客舍青青柳色新。”觉得真是贴切极了。

这样的春天,回想起来,总是透着一缕淡淡的美好温馨,也许是因为那时也正值我的青春年华。

只是现在,周围的高楼大厦越建越多,能看到眼里的春意越来越少了。真想邀三、五好友去到野外,去看那更广阔的蓝天,去听听鸟儿婉转的啼唱,去抚摸那嫩绿的小草,去闻闻泥土的清香,对了,还要亲手去采摘一颗颗野菜,品尝一下春天的味道。

那么,我们还等什么呢?要知道,春天也象人的青春一样稍纵即逝,是不等人的!赶快找一个春风和煦、阳光明媚的日子,去和春天亲密接触,拥抱春天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