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地老天荒,不诉等待离殇

2013-03-19 12:48 | 作者:惆怅换忧伤 | 散文吧首发

穿越千年的情感,落入红尘的宿望,等待三生七世的轮回,只为站在此处,倾诉我们曾经的离殇。

习习微风,淡淡清凉。

那片曾经你视为的绿洲,如今却已然成了荒芜的黄土。几许年华为卿唱,谣曲一首;暖馨日光,映出你那妖娆的身影,随着微风轻舞飞扬。未央,心已凉,留年难留此流年,化作尘埃不在现。

拳头握不住潺潺的流水,细细的画沙,流走在指间缝里,散落在难过心头。难舍的对你的情,难忘的你给的;风花月,只是一场缠绵之恋,怎能寻出倾城之情,凝神之爱?旧怎圆,浮光半世却决绝。

美人迟暮,再美丽的人,却也敌不过时光的耗去。当岁月变更,当年华老去,除了留下那年的一曲风情,两滴悔泪,再也见不到愿意等待、倾听我诉说离殇的人。深夜思念,忘穿秋水换不得你的归来。依旧深爱的我的那棵醉心树,除了那个离去女孩,还有谁愿意灌溉?

无关风月的等,犹如一只被打落人间的天使,在等待上帝的恩准,重新回到天堂孤独的坐在青苔石板上,远处飞来的蝴蝶,恍然如你的影子般,舞动着青,透着美丽的光芒。沥沥小淋过的古街上,是否也曾有过同我一般的伤心人,踏过这青石板,抚过这节牌坊。

那化作落霞离去的你,偶尔抬眼望月的时候,是否也会想起,万遥之远的某处,也有某个伤心人,如你一般,望月思佳人。故乡里,那清幽之处,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却是如枯藤一般,只是未到时节不复苏,可人呢?离去的的人,当回到来年的那个时间,她还会回来么?

深夜玉珠随脸颊两侧,滚滚滑落。我还是继续等待,千百年的轮回,忘情水,对我已经无用。轮回百世的伤,只等待你的安抚,让我康复。我用心记载着我寻追你去过的每一个地方,那刻在那些树儿上面的字样,就是我的记忆,我的离殇。

茉莉的芳香,打断了我的思绪,穿越千年的情感,回到如今的社会。可生长在脑海中,你的模样,依旧难忘。

等待离殇,等待你听我诉说我的追寻你的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