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寿宅

2013-03-17 11:36 | 作者:林才风 | 散文吧首发

长寿二字是人人追求之想,有人愿意为此二字付出代价,因此世间就有长寿延年之种种秘方,虽然长寿不是长生不老,但如果修身养性,保持良好心态,必然能延年益寿,然我大济有一种面,名曰:<长寿面>,俗语称之为线面也!古人以此面赠尊者祝寿为礼,因此取名为长寿面,此面长度比普通面条稍长,而筋度极强,除面粉和盐外,不用其它任何添加剂,因此比任何机器面要有益健康。长寿面历史悠久,现为仙游每年正月初三祝寿必备之礼!如今是福建的福州和仙游都是代代相传的手工艺,但是有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浙江的温州境内也有此面制作,温州境内的长寿面比仙游的还要细嫩美观,但口感逊于仙游!今日才风灵感再现,又来编造一则以长寿面为背景的小说!所以闲言语多,绕舌于此望看官们多多见谅!

明代年间,仙游县城有一位富翁,姓李,号景才!其人老道,见识多广,因此在好友中全是清一色的富商子弟,但此人没有子嗣,十余年前收养一女,而今此女年芳十八,生性乖巧,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其貌美如花,腰如小蛮,生得亭亭玉立,如芙蓉出水,其音铿锵,其表如仙,乃世间不可多得的才貌双全之女子!此女子名曰:李潇秀!现已到嫁娶之妙龄,只是富翁膝下无子继承,历年苦手所积之财不知何去何从,欲想找一入赘之人,其想法与夫人商议,李夫人点首道好。

次日,不知消息如何传音,富家子弟们都委托媒婆来求亲,个个表示愿意入赘李家!李家为仙游首富,其家财万贯,良田百亩,因此人人都想争之头彩,谁也不管其女貌样如何,只知李家无子,入赘之后必然能继承产业。李景才夫妇见如此之多来应赘,也不知道如何良选,于是进后院与小女商议。潇秀耳闻之后,面红羞涩,只和父母说道:“婚姻之事,有缘必然能千里相会,不急一时!”李翁夫妇一直对养女百依百顺,因此在口头上依了潇秀,但是心中还是感到心急,只想早日能抱个孙子!自古仙游人遇到难以抉择的事情都会上九鲤湖祈梦,因为听说九鲤湖的九仙非常灵验!于是富翁便独自悄悄上山,他除了求小女的婚姻之外,也求自己的寿命如何!这他见到了九仙的何老大,何老大拂尘一摆,早已知晓是仙游首富,也知道富翁的来意。就对富翁说道:富贵之家古来稀,长寿之宅必长命!这时何大仙似乎要转身离去,富翁赶紧留住何大仙道:“那我小女的姻缘如何?”何大仙道:“这样吧,我出个下联,谁能对出上联者,便是你的女婿!”富翁继续问道:“那下联是?”何大仙道:“仙游人居仙游游仙游!”说完,何大仙飘飘烟,不见踪影,富翁这时也醒了,他还很清楚的记住了刚才的何大仙的梦示!

这年的正月初三是李富翁五十寿辰,嘉宾送来贺礼,其友都是富豪,因此贵重之礼颇多,后来自家园丁送上一小篮面,富翁对贵礼见多了,也知道自己的园丁是乡下之人,对于送物廉者也照样回礼!只是观此面与众不同,此面长度比市面长出数倍,其美观大方。便急于问家丁道:“此面何名?”家丁回道:“此面称为长寿面。”李翁又问:“此面产于何,为何不曾见过。”园丁道:“此面产于大济街,因面长,因此称为长寿面,今日老爷祝寿,小的特购来赠之!”李翁是深谋远虑之人,此面产于大济,而大济与县城不过数里之隔,如若将此面制作之法学精,将来办个加工坊,售予四海,可知其财源滚滚!

八个月后,李翁决定乔装打扮,和夫人以平民身份前往大济,其一是去大济三会寺替养女潇秀抽支姻缘签,再则是想访问长寿面的制作与配方!听闻长寿面一般都在每年的八九月份才好生产制作,因为此时的气候适宜,李翁也苦盼了整整八个月!潇秀闻之,也欲同往,父母应允,不过条件有一,必须一起乔装着衣,潇秀有点好奇,平时同往都是富贵出行,如今有点像是贫民出城,虽然尴尬不已,但还是服从父母之意!话说潇秀,即使打扮成农家民女,也是那么美丽动人,正所谓穿得美不如长得好!

欲知富翁三口到了大济街遇到了谁,发生了什么事?请看下回分解!

从仙游出发到大济街必须要经过一条仙度路,而此路因近几年官府为了发展其它建设,因此对此路默默无闻。富翁一家三口他们虽然坐着马车,由于路面实在颠簸,潇秀从来没有坐过如此颠簸的马车,于是对父母说道:“娘啊,此路为何如此难走,我们官府每年都收这么多税,都花在哪里了?”富翁也叹道:“小女啊,其实不能怪官府,官府也有难处啊!我们再坚持一会儿就到大济街了!”

大济街是一条非常繁荣的老街,就在离大济街不远处,有一户暂住在大济的商人,一家三口,他们的原籍是福建长乐人!他们生活来源就是面制手工艺,也是如今仙游人所说的线面,也称为长寿面!在大济街仅此一家,听说这是祖传的手工艺,只传子孙,从不外传,正所谓什么生意只要没有竞争都是好生意,因此来此订购长寿面的人实在太多,有的是商贩,想批发到各个乡镇零售,有的是邻居和仙游各镇的乡亲都来抢购,主要是仙游有每年初三祝寿的风俗,再说,长寿面确实可口美味,在亲友祝寿时送人即大方又能讨个好吉利,何乐而不为呢!这位商家主人姓林,名实,外号人称“老实人”,因为他在出售长寿面时,所提的称,从来没有欺人一两,诈人一分,因此老实人的名号在大济街闻名遐迩!

老实人有位贤妻,生了一子,其子今年恰好十九,吃苦耐劳,平时也勤读诗书,父母亲给他取名曰:林礼生!一家勤勤恳恳,世代以长寿面为业,在茫茫人海的仙游肥沃的土地上,他们选择了大济,在大济租了一片地,盖起了一座小宅,此宅虽然没有富人家高贵,但别致典雅,让本土大济人都刮目相看!他们誓言要在此扎根立业,终于在此苦耕了整整五六载,如今长寿面的生意如此红火,他们也赚到了甜头,因此将此地买下来,想永久在大济居住,此宅因长寿面而得名,因此取此宅名曰:长寿宅!因怕外人偷学工艺,不敢请师,更不敢收徒,如此一日亦只能做个一两石麦粉,在出售方面供不应求!

这日,老实人遣子去三会下的溪边挑水,礼生立即提起水桶前往三会桥,三会桥下的水是木兰溪的大济流域,木兰溪水也是仙游人的母亲河,这里的水很清、很甜,很柔,所有居住在此的百姓都取此水饮用,此水滔滔不绝,清澈无比,连水中的鱼虾都比神仙还快活!礼生到了小溪边,正要打水,此时桥上有辆马车忽然停下,车内有位老汉趟出马车,向桥下的礼生大声询问道:“请问三会寺怎么走啊?”忽闻桥上有位老汉向自己问路,礼生也有礼的跑上了三会桥,向老汉指点迷津。其实此老汉正是富翁所扮,马车内的潇秀也探出头道:“谢谢公子!”礼生被眼前的女子迷住了神,那女子素衣玉颜,长发披散,目蕴傲华,明明是倾国倾城的绝代美人,怎么着衣却如此简朴,难道是仙女下凡,此时的礼生不敢多想,只是一愣,潇秀也从马车里缓缓下来,她站在三会桥上,双手张开,仿佛在等待接受清风的拥抱,当清风掠过他的脸颊,她那乌黑青丝随风蹁跹,面容露出微笑的芬芳,让礼生砰然心悸,暗恋不已!潇秀此时发现了一处奇景,在三会桥的北端有两颗合二为一的奇树,潇秀感觉好奇,对礼生甜甜的问道:“请问公子,那两棵树相隔如此之远,却能合二为一,真是奇景!”礼生虽然不是土生土长的大济人,但他长年来此挑水,早已耳闻。据说,宋代时,在此种下许多樟树,而历经岁月风霜的磨难,只剩它们俩穿越渠道合为一体,成为人们如今眼中的“人字樟”了,人们把此二树象征着永永久久的爱情,它们是因为相知相爱而拥抱,它们是因为不离不弃而共存!潇秀听闻之后非常感动,在潇秀的心里也真希望自己将来得到的爱也能像那“人字樟”一样,甜甜蜜蜜,似水柔情,永永久久!

这时,车上的李夫人也探出头道:“老爷,咱们该启程了!”富翁对礼生再三道谢,并且在兜里掏出一锭金子表示谢恩!富翁就是大方,问个路都赠出一锭金子,而礼生此时的心情,确是在做蛤蟆想吃天鹅肉的美梦,即使手中捧着一锭金子都不知晓,待那马车远驱而去时,才恍然大悟,自己怎能收人问路费呢!

回到长寿宅,父母见礼生喃喃自语,不知何事,便问道:“礼生,今日打水为何如此之缓?”礼生把挑来的水倒入缸中,待稍片刻,礼生把刚才所发生的事都一一道出,还表示自己想把手中的一锭金子归还给人家!老实人道:“是啊,我们老实人做老实事,只是帮人家指了一下路,收人家如此多钱,怎么心安呢,快去还给人家吧!”礼生心想,此时若来得及赶往三会寺,他们说不定还在那里,于是礼生飞快跑去三会寺,礼生手中虽然捧着金元宝,可是心里想的是刚才那位一见钟情的美少女,他的脚步还没有跨进三会寺,可他的心早已见到了那位美丽的姑娘了!只可惜来到三会寺,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见人影,心急如焚,由于三会寺签求灵验,因此游客众多,礼生也随便来抽签一试姻缘,见得上上签,面容由苦换甜,大师解签曰:“此签若求姻缘必是上签,其佳缘无须远求,必在近尺!”

不知道礼生和李潇秀有没有缘分呢?请各位看官继续关注下一章节!

自从礼生对潇秀一见钟情之后,对她默默不忘,情由心生,天天躲在被窝里,不愿意帮忙做长寿面,更不吃不喝,只在心中念着那位未曾知晓芳名的美丽女子,只是心不甘,老天为何只让他们见一面,如果让他们在一起长长久久那该多好啊!礼生的父母见此状况,心急如焚,生怕得了咋病,于是请来大济街最好的大夫,大夫把脉量温,觉得蹊跷,无烧无烫,未见风寒,未染恶疾,年纪轻轻却。。。。。。不过良医就是良医,早已猜中是相思病也!于是对老实人夫妇道:“心病还需心药医啊,贵公子乃相思成灾啊!”老实人夫妇终于明白了,原来孩子长大了,也该是成家的时候了,于是立即委托媒婆张罗,礼生在大济街大家都知道是一位非常顺,而且勤劳刻苦的人,因此早已有许多姑娘家喜欢,如今媒婆又在各处张罗,也引来许多姑娘家前来毛遂自荐,礼生知道此事后,羞愧不已,更别说相亲了!在他的心里早已埋下了爱情的种子,只盼着日子把爱情的种子催芽成苗,只等着水把爱情的苗子灌溉成长,只希望他们的爱情能永永久久!

话说回来,礼生对潇秀是一见钟情,可是人家潇秀也不知道是如何心境呢,也许把他只是当做一个过路的罢了。不过有点转机,因为富翁一家三口在三会寺里抽的签和礼生一样是上上签,而且解签者亦云:缘在近求!所以他们根本没有离开大济,而且在大济街租住在客栈中,这日他们打听长寿面的制作者住在长寿宅,于是慕名而来!当老实人见富翁夫妇带了一位女子登门,想然必是携带女儿来应亲,便劝道:“我儿早已有心上人,你们回去吧!”富翁一家听到,会心一笑,富翁道:“哈哈,误会误会,我们乃远道而来,并非应亲啊!”这老实人也哈哈大笑起来,道:“原来是来买长寿面的客人,哈哈,真误会误会!”老实人把富翁三人请入宅内请茗伺候,礼生的母亲也抽空过来打了声招呼,道:“真是不巧,今天家中线面所剩不多,今日又恰好阴雨绵绵,因此停休!”富翁道:“原来制此面还要观天而作,哈哈,前所未闻!”礼生的母亲见那位少女生的可爱动人、冰聪明,于是心上一计,去请儿子起来瞧瞧,说不定也是天作之合呢!但礼生若听说又是相亲,必然不允,于是到了礼生的房间凑近礼生的耳旁假意暗示道:“你每天想的那女子已经来看你了!”礼生真不敢相信,但母亲从来没有骗过礼生,于是立即洗刷,更衣打扮,此时的礼生虽然几日没有饱肚,但还是生龙活虎,可想那爱情的力量有多大啊!

礼生面对突如其来的惊喜激动万分,当他步入客厅时,果然面对的是那日在三会桥的一家三人,特别是那位娇俏的少女面孔,如同复印在自己的脑海中,无法忘记。礼生此时没有惊慌,而是很礼貌的上前打招呼,富翁感到惊讶,这不是前日在三会桥为自己指路的小伙子吗,他怎么在这里,正在怀疑之际,礼生把一锭金子归还给富翁,道:“指路而已,无须送金,你们这金子可以买下很多长寿面呢!”礼生的目光始终投在那李潇秀身上,潇秀有点不好意思,腼腆的脸庞似乎有点红烫,就像是木棉花的花瓣一样显得更加迷人可爱!李富翁见此情景,故意咳嗽一声,对旁边的老实人说道:“这位年轻人是你的公子吧,我与他也算是颇有缘,见他斯斯文文,可知会不会做长寿面!”老实人终于明白自己的儿子礼生原来那天见到的是他们三人,送金的人也是这老汉,心里暗思,难道礼生喜欢的就是眼前这位小姑娘,见老汉打扮素朴,并非大富大贵,为何一出手就是一锭金子,想到此,心中不知是喜是忧,若是说喜,这姑娘清秀动人,若能与礼生相亲也好,若是说忧,倘若老汉是假扮穷酸,而本身则是大富大贵,我等平民怎能高攀得了,若是高攀不上,岂不把礼生的相思病火上添油不成。而礼生的母亲对于这次的“假话”而凑巧,也是出人意外!这时老实人对富翁恭维道:“小儿确实会做长寿线面,而且还会吟诗作对呢!”老实人把礼生的优点和自家的名氏报与富翁。富翁的女儿潇秀对诗词非常喜好,听到此,也开始对礼生刮目相看了。富翁也能感觉到老实人对自己的身份开始怀疑,就因为那一锭金子的事。俗话说:“富贵人家多行善!”但他身为富翁又与众不同,平时连对手下或者有帮助自己的人都打赏大方,因此在三会桥上问路而赠一锭金,也是由于一种习惯罢了!想来,纸包不住火,于是干脆把来意和身份表白与老实人一家。老实人这下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学线面手工艺方来我宅!于是一口拒绝!即使富翁一再加价拜师,老实人都不愿领情!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然不能外传,又怎能言而无信呢!不过,富翁听到老实人说礼生会吟诗作对,于是就想起了当日在九鲤湖何大仙赐梦的事情,于是凑耳对潇秀轻言喃语,此时,潇秀请礼生对出自己的上联,下联是:仙游人居仙游游仙游。礼生平日饱读诗书,却想不到如何对出上联,他想了想,笑了笑,对潇秀回道:“长乐郎住长乐乐长乐。”富翁夫妇惊讶不已,此联,问遍仙游诗联高人都没有工整的下联。潇秀这时对礼生的才华而之羡慕并产生了从所未有的好感,潇秀对礼生道:“林公子若不嫌弃,可否明日带小女子一起饱览大济风光!”这下可让礼生乐开了怀,老实人夫妇终于明白了大济名医的一句话:心病还须心药医!

次日,天气转晴,阳光明媚,好像老天也在照顾这对新人,本来富翁应当阻止这场爱恋,但他一直顺从自己的女儿,也相信潇秀的那一句话,有缘自会千里来相会!再说,虽然富翁与老实人的家境有富贫之别,但毕竟九仙在当日托梦与他,谁人对出此联,便是女婿!因此,富翁夫妇没有反对他们的交往!

礼生带潇秀一起饱览了大济的风光美景,潇秀好像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似的,深深地迷上了大济,也恋上了礼生,也许他们也要像那人字樟那样永永久久在一起!礼生的父母对潇秀也非常喜欢,于是主动对富翁提亲,富翁夫妇也是明理之人,礼生家境若与自家相比,必是千金嫁入村儿郎,但他们并不嫌弃礼生,因为礼生也是非常有才识的人,再加上是潇秀的选择,因此也答应此亲,只是有一要求,礼生必须入赘李家,将来所生之儿女皆随李姓!这下老实人不肯应允,即使再穷也不愿意将礼生入赘与他人之宅,即使是仙游首富也不例外!而富翁则认为,自己无子嗣,今生所创积蓄也只能留给潇秀,若不招赘,我二老如何是好!因二亲家都有疑虑,只能将礼生与潇秀的婚姻大事搁浅!

翌日,富翁只好再上九鲤湖向九仙请教,当夜九仙的何老三出现在富翁的梦里,富翁祈求道:“何大仙的下联果然被一小伙子对出了上联,只是。。。。。。”富翁把自己的困境告诉了何老三,何老三很客气的对富翁说道:“何大仙不是告诉过你吗,富贵之家古来稀,长寿之宅必长命!”说完后,何老三就飘飘化烟,欲飞而去!当富翁醒来后,才真正领悟到当初何老大的赐梦灵验:原来何老大早已为小女萧秀寻得一郎君,因此出此下联,想必也只有礼生能对得工整。而富贵之家古来稀,难道就是说,若我长期住在富贵之家只能活到古稀之年,长寿之宅必长命,莫非长寿之宅就是礼生的家,长寿宅,难道九仙的意思是让我居于长寿宅,将自家豪宅让与萧秀和礼生以及礼生的父母吗?既然是九仙的旨意,富翁为了女儿的幸福,为了自己能长命百岁,于是把此事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大家,大家只好按照九仙的旨意,在富翁的豪宅迎亲,仿佛礼生是富家子弟,而富翁倒像是长寿宅的主人了,嫁女又送房!老实人夫妇心想:是不是上辈子做了怎么好事,居然能住起仙游首富的豪宅,简直像做梦啊!

后记:礼生一家住上豪宅之后,对长寿面的做法公开于众,也办起了一家又一家的加工坊,从此长寿面的做法在仙游的民间一代传着一代!礼生一家虽然莫名其妙的由小富变大富,由小宅后豪宅,这也是姻缘所至,也是冥冥之中九仙的赐梦灵验,因为自从富翁居住在长寿宅后,身体硬朗,天天眉开眼笑,如今年过八十还是精神抖擞,看来长命百岁有望也!

文/林才风

福建仙游大济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