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迹

2013-03-15 23:57 | 作者:飞雪飘凌 | 散文吧首发

下了一夜的,整个小镇都被笼罩在朦朦胧胧之中,昏暗的大地四迹没有一点光亮。拉上了台灯,斜靠在床缘上,不知道想什么,离天亮还早,却已没有了睡意。

想起了往日种种,今日昭昭,不知是何滋味,窗前的大槐树,在暴雨中摇曳,树叶簌簌的落到了地上,一层一层的铺着那世人白日交错拥挤的老路,彷佛要为世人遮盖些什么。老路是青石板的,路虽然已经很悠久,但是走的人却很多,每日都有无数怀抱着各式想,各样抱负的人从这里匆匆走过,他们在追逐着什么,一直向着那遥远无尽的地方而去,然而那些匆忙的行人却不知道,他们一路走着,留下的不只是身影,还有他们曾经的足迹。

每当大雨过后,总会有很多行人的足迹被洗刷干净,大槐树的落叶正是要为了保留下这些珍贵的东西,它总在想着那些行人走累了以后还会回来,到他的树荫下休息乘凉, 到时候它可以把保留下来的 足迹重新掀开,让行人看看这一路走来,他留下了多少,得到了多少,失去了多少……

雨越下越大,似乎根本没有想停下来,静悄悄的世界里有来了一个身影,跟那些追逐赶路的人不同,他步履阑珊,悠悠的,轻轻的走来。他是一个老僧,披着一袭蓑衣,穿着草鞋,人们问他从哪儿来,要到哪里去?他总是轻轻的说,他从云低来,要到云端去。他孑然一身,看到那些匆忙赶路的人,他总是微微一声叹息。这条老路上,走过的人很多,回来的人却很少,有人说每当下雨的夜晚他都会来这棵大槐树下,他在寻找他过往的足迹……

我心中一动,推开了窗户,问道:“师父,你找到了么?”他抬起头微笑着,说了一句:“前尘往事多浮云,苦海滔滔逝不停,唯有怀得真心在,自便寻得万世明。”然后跟我讲了下面这个故事

“有一条小溪,它清澈,淅沥,涓涓流淌,甘甜回味。黑夜,给了黑暗的希望,污泥侵蚀了溪水,恶臭玷污了他的甘甜,从此之后,小溪变成了阴沟,浊恶不堪。”

我不懂,为什么是黑夜让小溪变成污水了呢?老僧笑到,黑夜变不了溪水,能变了溪水的是人心……

人心?人在成长,人心也在变化,我们变得贪婪,变得不知满足,变得为了去追逐那些虚无缥缈,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而放弃了原本该有的那一抹最初的纯真。贪欲,嗔念,就似那被搅浑了的水一样,水性好的在漩涡中苟喘,水性差的全都淹没在其中,那就是一个无穷无尽的厄惘。

老僧指着一片树叶下说,这就是他的纯真,在他追逐的时候落下在了这里,还好,他还在,大槐树帮他完整的保存在了这里,他今天找到了,重新拾起,那种清新,没有负担,没有压力,像天际飞翔的儿,像池里欢游的鱼儿,无羁天地间,翱翔宇宙间。

老僧走了,我还站在原处,望着那条永无止境的幽深老路,我庆幸我还是我,我还是那么宁静,那么淡泊。我不屑去争夺什么,也不愿去追逐什么,我所向往的便是一种简单,一种平淡,一种释然。但我真的心没有变吗?心中有了牵挂,有了依赖,便再也无法那么的淡然了。因为不能不在乎,不能无所谓,世事如此,与我何奈。

我愿我是一个随风飘行的游僧,云间山万里,水溪悟禅机。一羽蓑衣,一履草鞋,走偏千山万水,断了红尘,了了宿愿,漫步于道法自然之中。不去想那些纠扰,也不去看那些纷乱,一个人,一双脚,带着那些被遗落的足迹,就那么静静的走去……

雨渐渐停了,天边出现了一道红霞,那是希望,还是湮灭,璀璨过后的没落,我们还得到了什么?追逐一生,到头来无非也是水月镜花,一切皆是梦幻。乱花飞过千秋去,昨夜何夜,明朝谁又知沉浮,前路茫茫,人生何必贪虚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