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爱在呼啸

2013-03-14 11:48 | 作者:桐寒 | 散文吧首发

一、

她说,她喜欢大海,大海的壮观,大海的热闹。还有,它的蓝。

于是,她叫自己蓝。

她说,前世,她一定是个水做的女孩。一不小心,心就会碎,然后在眼角,一滴一滴泪水,打破沉静。

她说,有来世,她愿意自己是一条鱼。生于大海,死于大海的鱼。于是,在海边,涨潮退潮的时候,她听着蓝的声音,时而快乐,时而悲伤。原来,海到底还是有灵性。

蓝一直都不碰水,从那个时候开始,就没有。母亲告诉她,生命掌握在她手里,水是她的刺,一触摸,便会倒下。

母亲,相信母亲。

蓝,十五岁的时候,开始许愿。在生日,在初一,在月圆之

与海水接触,亲密接触。尝尝它的味道,还有它的怀抱,它的柔美与暧昧。

她的愿望是这样的平常。似乎世间的每个人都在嘲笑,用多少空间和时间去寻找这个近乎不是愿望的愿望。

二、

蓝,十二岁的那个天,她差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因为水,她看到了自己的重影,在海浪的拍打下显得如此弱小。就像,就像空中的一朵云,飘忽不定 。若一缕风就能吹散。那个时候,她才明白,灵魂真的只有21克拉,这样轻。而生命,也仅仅这重量。

她在海上飘。是一位男孩,拉住她衣角的。将她救上岸。她在呼吸,如此急促。她在里游荡,事实上,连她也不知道。那是梦,还是在轮回的另一个世界。她微微地感受到,男孩的嘴唇的温度。还有那张俊俏的脸。

她醒来后,他依然还在。在海滩上,她看到了黎明的海上,一片寂静被那轮红日打破。她端坐,手里抚摸着海滩的细沙。心脏觉得如此难受。依然假装微笑。她对贪睡在身旁的男孩一见倾心。她控制不住内心的动容,低下头,将嘴唇贴紧了他的额头。

男孩醒了。看着她。

你昨天在海里,被海水……

她在笑,转过脸。显得羞怯。不说一句话。甚至忘记了说声谢谢。蓝看到男孩的手上有道深深的伤口,不停地流血。她说。你手上的伤口……

男孩说。没事。带着笑容。

蓝把嘴唇贴住男孩,一瞬间。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形容自己的心情,或许是情窦初开,或许是过于莽撞。

他们拥吻。只是几秒的时间,蓝似乎再也不能坚持。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喉道越来越窄,最后连空气,也都无法进入。

这是蓝的第一次,吻。从很小的时候,她就看过电视剧、电影里面男女主角彼此接吻的场景,原来,是这种味道。她今天才知道。

蓝被送进了医院。那男孩背着她,往一个方向奔跑。

三、

蓝醒来时,紧紧地握住母亲的手。她说,妈妈,那个送我来医院的人呢?

蓝……继而,母亲沉默。对呢,母亲的眼睛这样肿,被眼泪淹没的肿。

她问母亲。你怎么了?妈妈。

蓝,以后多陪陪妈妈,别去海边游泳,冲浪,任何剧烈运动也不要做了。妈妈需要你,不能失去你。

她看到母亲,这样哭。答应了母亲。后来,她去问医生。恳求医生告诉她事情的真相。医生给了她一个词。先天性心脏病。

她不想再听,似乎接受过上天给她的一切不公和苦痛。

从小,她被人嘲笑,她长得很标致。却发育不良,平胸,生理期来得很迟。当周围的朋友都踏上青高潮时,她才来,不规律,来得吝啬。她很白皙,过于苍白,有些恐怖。

那时,她吃贫血的药。有时呕吐,有时咳嗽。一个人。

回到家,她打开电脑,在百度词条栏中敲打下一连串字 。先天性心脏病的症状。

体力差,多汗,呼吸急促,发育差……镜面人……

她说。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吗?接下来,我的嘴唇,我的指甲会慢慢变紫。最后,死去。

她想到离开,不想拖累母亲。几年前,父亲被人唤作镜面人而离开她们。而今,她也要如此无情离母亲而去。

她去房间找母亲。母亲不停地哭泣,手里拿着父亲的照片,那是父亲唯一一张照片,就是他的遗照。

蓝从背后抱着母亲的身子。

蓝,别害怕,妈妈会让你好好活着的。

妈妈……说要离开的话语被咽下了,她说。

妈妈,我爱你。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苍白的嘴唇,说出这句话,显得多么铿锵有力。

四、

海的声音,深邃,安静而动听。

蓝,也是海的女儿。她在家里,透着窗户,看着外面呼啸的大海。一层层白色的浪花拍打在海滩,格外美丽。

她听到母亲在房间咳嗽,不停地咳。她知道,母亲又在领一些活干,零碎的工资微弱的小工。以前,母亲去餐馆做清洁工,扫过大街,每天早出晚归,日渐憔悴。这个家,母亲承担了太多太多,连岁月流逝里不该有的苦痛都扛了过来。

母亲对她说。蓝,我没有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但妈妈希望能给你同样的幸福

蓝,感受得到。幸福,就这样悄悄地来,在她身边。伴着思念父亲的心切而和大海一起呼啸。

五、

海边的夜,从未平静。

蓝说。妈妈,我能出去走走吗?

母亲答应了。给她一个吻。

蔚蓝的故事,光阴的承诺。她一直想着那天救她的男孩。如今,他去了何方?蓝渴望得到答案。不知道,不知道……

她光着脚,在沙滩上,借着月光,留下修长的影子,一直走一直走。她想念那个吻。她的初吻。她想知道,那个是不是也是男孩的第一次。

上天真喜欢开玩笑,给了他们相遇的机会,却不肯给他们相识的缘由。 是这个地方,这一寸。

她看到了几个字。用贝壳拼凑。

蔚、蓝。

他的名字是蔚?他又怎么知道,蓝的名字?

她开始拾贝壳,包括石子,混合在一起。那是他们交谈的东西。她弯下腰,开始拼凑。

蔚,如海风伴着大海。蓝天依旧在。

潮又涨了,望着海岸的灯火阑珊,她在想,究竟哪一盏灯火是照耀他回来的指明灯。她就这样相信,总有一刻,他们依然相见。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五、

她就这样等了几年,每天夜里。沙滩上的字早已经失去了痕迹。那些被她拾在一起的贝壳和沙石谁能知道它怎么消失了。

男孩没有出现,始终。家里,有人不停来访,是母亲的朋友。其实是好心人。

这些年,母亲背着她,去繁华的街道上乞讨。

母亲在市区人流最高的地方悲怆。渴望哪个好心人能够施出援手。她告诉大家,她的女儿叫蓝。可是却快看不到蓝天,看不到大海了。

母亲一直都是个不善言谈的人。她自己会做小工艺品。于是,每个给她钱的人,她都会送别人这样一个东西。感谢你对蓝的爱。

蓝,已经好久没有出去。除了海边。关于城市,她忘记了高楼大厦的模样,忘记了人山人海,车水马龙的荣华富贵。母亲告诉她,不要走远,不然她会害怕。蓝终究是听话的。

蓝的指甲开始发紫,嘴唇似乎再也充不上颜色。她开始涂指甲油,上唇彩。黑色的指甲,淡淡的唇。

这样的她,是美丽的。

她看着镜子,听到了心脏的呼啸。

又开始疼痛。这是今年的第n 次疼痛了。以往,她能忍住,不喊。她怕母亲听到。而今,她倒在地上,翻来覆去。那声音,歇斯底里,比海浪汹涌呼啸。

她会自己找药吃。在抽屉。那里还有父亲的遗照。她吃药总能看到。父亲笑着凝视她。在另一个世界给她力量。

母亲还未回来。

疼痛缓了下来。她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母亲的两鬓爬满了年老的痕迹。其实母亲不老,四十岁,看起来却像个六十岁的样子。

因为这些舒缓病痛的药,母亲用一生在做交换。每当想起这些,她就开始流泪。我是包袱,我是累赘。她这样想。

七、

她出去了,想要在剩下的日子里,再听听海的声音。她听说过,人死前的那一刻,呼吸很急促,鼻孔张大,胸部不断地一上一下,没有什么比那速率更加紧迫。

蓝没有朋友,自从十二岁那个风险后,她就只有在家。看书,听歌。她喜欢张惠妹的《听海》,这是与她最近的语言。便是海的声音。

她会唱。唱得尤其好。母亲告诉她,她的声音很美,有海的味道。

那天,在沙滩上,她想奔跑。她唱歌。《听海》。

听,海哭的声音。

叹息着谁又被伤了请,

却还不清醒。

一定不是你,

就当最后约定,

可是泪水,就连泪水也都不相信……

她闭上眼睛,往海的深处走,她耳边萦绕着海的呼啸。

水拍打着她的脸颊,顽固的妆没有掉进深沉的海。

蓝,回来。她听到谁的呼唤。却被眼前的海浪吞噬。

她的心跳又在加速,忘记了疼痛。这一刻,她真的成为了海里的一条鱼。摆脱了疾病,她告诉母亲。我很幸福。

我很幸福。这四个字,她用沙石摆放在海滩。她对着海许愿。

大海呀,能不能完成我一个愿望。

让母亲活得幸福吧!

告诉她,蓝过得很好。对不起,妈妈。身体很痛,可是心更痛,我不忍心再看着您这样劳累。蓝不是个好孩子,蓝知道,蓝是个镜面人。我的生命没有多少, 可是我多么渴望自己可以与海一样共眠。

妈妈,放心吧!我实现了,这个愿望。我与爸相聚了。我们保佑着你。一定要幸福。想念蓝和爸爸的时候,听听海的呼啸,我想,那是笑声。也是蓝和爸爸思念你的呼啸声。

妈妈,再见。我爱你,骨子里爱。对不起,深入骨髓。

一双鞋,一封信,指甲油和唇彩。

十二岁时,蔚的出现,却只是一场梦。母亲,把她从海里救起,然后送进了医院。而这个梦,陪伴着她走过了剩下的几年,她在等待着,蔚的出现。

如今,只剩下海,继续呼啸。海风吹着,如爱一样温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