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桃花开

2013-03-11 22:48 | 作者:我是江涛 | 散文吧首发



又值阳三月,万物复苏,整个地面呈现着春意盎然的浪漫气息。三月总是有花开的,诸如樱花、杏花、桃花,缤纷璀璨,轰轰烈烈。三月应该算得上是一年中最美的时刻吧,我想。可如此美好的三月却又略显一丝苦涩,天有定数,无可厚非。

三月有樱花开。去年的三月,当我坐在傍晚的公交车上,隔着半透明的玻璃去看满街的樱花。视线,被一层层的晕化,越来越不分明。那晚,在火车站送你离开后,独自在站台上久久不肯离去。此一别,便成了永无相见……我想我不樱花,虽然它一样美丽和娇弱,然而,那注定不是属于我的花。

三月也有杏花开。相册里有这样一张照片,应该是唯一的一张。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身着休闲运动衫,坐在台阶上,身后是一大棵正盛开着的杏花树。那男子表情暗淡,勉强着挤出了一丝笑容,四十五度角望着天空,嘴角略显上扬。七年了,七年前那个风华正茂的男子,依然记得当初你的一颦一笑,曾是那样令他心动。只可惜,在对的时间,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你。

所以我想,三月,还是早些过去最好。三月有太多的痕迹,比如桃花,比如离别,比如,很多很多的爱情,一一绽放,又渐渐谢去。

漫天的花开,漫天的心情,我站在落英缤纷的世界里,看着自己的迷茫。生命如此的沧桑,二十岁以后,流年匆匆,仿佛一瞬间便全部定格在时光隧道里,无法追回。三月的回忆,还源于四月的开端。拖拖沓沓的故事,总是说也说不完。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然而故事的开端都是美好的,故事的结局都是枉然的,幸福是指日可待的事,却只存在于我们的意念中。坚持到底,也许终究会胜利;半途而废,其实也不为过,只要有过曾经最美,或者便是一种天长地久。

譬如她的存留,如今只剩光影辉煌,五彩的影像,也是一种无法抹去的痕迹。

还好,每一年都有三月,每个三月都有花开。春暖花开。

春暖花开的时候,记得要做个幸福的人。好像有人曾经那么说过。可是我不知道当他卧在冰凉的铁轨上的时候,是否感觉幸福。他干硬的躯体总令我想象有一只向上伸出的手,瘦骨嶙峋,想要抓住什么,却终究无能为力。

生与死,是一个纠缠不清的话题。所谓的意义也是各自心中懂得。不要说出来,真的。有些话,一说出口便是错误。

曾经看过《暗恋桃花源》,很文艺的一部电影,叙述了两种爱情的模式:放手,与不放手。

谁的爱情能豁然开朗,谁的爱情又锁在自己的囚笼?念念不忘的真情固然令人扼腕,懂得放手也有它天真柔软的一面。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一念之间。一念间天堂,一念间地狱。只在于你的选择。

如果可以选择,我肯定只选择桃花灿烂的时候去探望它。明媚的阳光,婉转的娇艳,清风细拂,我行进在桃树林中,思绪翩翩,豁然微笑。

我知道落花流水亦是一种完美。我更知道,这人生无非如此,循环往复:有生,方有死;有爱,方有恨。可是也可以选择视而不见。只要我愿意

三月桃花开。

我宁愿一叶障目,只看见桃花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执子于归,宜其室家。

那将是我喜欢的幸福方式。

2013年3月11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