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对一根头发写不出诗

2013-03-09 09:41 | 作者:凌雨烟云 | 散文吧首发

【今晚,对一根头发写不出诗】

今晚和一根头发来首诗

月光的音量调小,小到一粒星

一个措手不及,摔成一缕灯光

遇见了一横蚂蚁

在墙上歪歪斜斜地写

掉下一根发丝,由近及远

火红的眼神疑似夕光

把黑架在眉梢

举出一片漫天星辰

今晚和一根头发对视

写不出诗,把灵感脱色

一撮风把手指揪住

畏惧高山的庸俗

畏惧一棵孤独的树

把黑色酝酿成棕黄

身不由己地数着一年四载

今晚,无法写成一首诗

掉下的不是一根头发如此简单

抱着光溜溜的头

就像泥鳅摸索

没心没肺

【一颗沙子】

打开手心,住进一丝逃离的风

它极其恐慌

在田野被草色撕开,化不开怨恨

膨胀的撑起昨的花 苦涩 曲解

受不住阳光的管辖

独自在公路上吆喝

把衣袖卷起,露出发炎痕迹

没有注意过马车扬起尘埃

把未来的遮住

只有在下起的时段,安静了许多

对于来自大陆的我

睁大眼睛,收买好奇

沙子一点也不谅解

正在我打开包袱收藏的那刻

已然逃之夭夭

【如果我不曾遇见】

如果我不曾遇见一只牛

漂泊的足迹就会灌入上游

摊开的手掌握着夕阳

张一朵云,闭一枚花

如果我不曾遇见一条河

翘首的眉梢揉进的种子

全然忘记梨花的模样

伸开探出荒凉,回首割满泪水

如果我不曾遇见你

一路的花香把我忘记

白天里的阳光,黑夜里的星辰

对着我,陌生的叹息

父亲抱着一棵稻】

踏着夕阳归来的父亲,抱着一棵稻

他拿捏有度

就像捂着发烧的小孩

表情严肃的稻,对着父亲学笑

这一次需要多久,探出天的气候

干瘪的泥土吊着几粒半生的米

惹出老鼠的叫

一缕风,循着熟悉的痕迹

找到了打瞌睡的父亲,怀里

抱着一棵稻

舀起一脸皱纹,一抹惊恐探出头

背着一张日益低下的弓

春天跃迁成冬天

父亲,欠了一条虫的债

一年的利息,父亲还债了——

三年的岁月

父亲,用草垛安了一个家

里面一条狗,一只碗

把多余的人赶出家

都赶出去,听说很彻底

(也许他,一直还坚信着)

一个多情的人

被岁月玩弄的人

狠不起心的人

抱起一棵稻,跪在空旷的田野上

祈求,像晨曦精彩一样的家人

作者个人资料:林国鹏91年生 广东汕尾人 男 自小喜欢文字,如今还是一名大二的学生.是韶关市青年文学会的会员,同时也是学院院刊《青松》的编辑,作品在各类报刊,杂志亦可寻得身影。有多首诗歌获得“最佳诗歌奖”,为人真诚,喜欢交友,幽默风趣!文字细腻唯美,富有诗意。痛恨乌合之众,弘扬真善美

地址:广东韶关市曲江区南华广东松山职业技术学院 11级软件技术3班 邮编:512126

QQ:1058130764 邮箱:1058130764@QQ.com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