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离

2013-03-07 21:40 | 作者:陌雨 | 散文吧首发

天很暖,感觉要暖花开的样子。妈妈说:走吧。

然后气温骤然下降。我一直是个没有天缘的人。

从火车到出租再到客船,几番的折腾让我有跳海的冲动。我不喜欢车也不喜欢海,因为我会晕。

这个海岛本不是我的故乡,只因为妈妈在,便让我有了牵挂。只是去年的六月份以后,我脑子中总现出的,是那樽厚厚的棺椁中继父那张蜡黄蜡黄的脸。

只剩一个人的家还是家么?妈妈说是。

送走了妈妈,回到自己的小窝,忽然一种清冷。连续几天长时间躺在床上,和天花板较劲,脑子里却是空白的。

刺耳的电话铃声让思想回笼。是闺蜜非非的电话,却没有接,心里只是端端的难过起来。

原来,一个人真正难过的时候,其实是不需要任何人的。自己,只要自己就好。这时侯的孤独,只有自己品才解个中滋味。

蜷缩在床上迟迟不愿起。一个人睡惯了,妈妈来时却执意要和她一张床睡。不再像小时候偎在妈妈怀里,只是环抱住,即使在半偶尔惊醒,也会下意识的把手臂紧了又紧。近乎贪婪地贪恋这一份温暖

两个月的相聚眨眼即过。不愿别离离别。一句“相见时难别亦难”用到这里居然也贴切。

走之前去看了弟弟。回来的路上妈妈忽然说:“也许看一眼少一眼了吧。”心就狠狠的疼。

似乎又不想说话了。有时候沉默是你最好的情人

庆发信息的时候。正自伤感。只回了一句便不再言语。不是无话可说,只怕重叠了伤悲。庆是自己难得可以谈的来的一个网友。其实比他的年纪小,却不知为何固执得让他喊自己“姐姐".他每次喊姐姐的时候,我都有种错觉,牵扯的心也一丝丝的酸楚。我们太相似,看见他就像看见我自己。我们甚至会不约而同用同一个词刻画心境。只是有时候会想,是真的无法遏制的悲伤,还是像庆说的:“或许并非悲伤,仅仅是风吹来了沙,飘落到眼中,引来了泪”?

以为心变的静了,却发现不是。是变得陡峭了,遍布着悬崖沟壑,丢了温婉。

非非曾说我是幸福的。幸福么?幸福吧。如果不是那些已经让我习惯了的伤悲,不时的潜入我的深夜;如果生命不是那么频繁的向我展示生离死别;如果没有那些你说和你一样孤独的感觉......如果这一切统统不算,那么我想我是幸福的。

太多的时候我不喜欢自己,就像不喜欢那些聚散离别。因为那些走来走去,最后成了过往,再矫情的堆积成忧伤,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我总是试图用眼神去偶遇一份陌生,可以诱惑我去站到太阳下面,让生命重新鲜活。因为我一直觉得,我自己像一具快要霉烂的尸体,呵呵。

我喜欢在夜色簇拥中睡眠。明天应该又会很暖了。因为天气预报气温又回升了。晚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