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天涯,山水指尖

2013-03-06 21:05 | 作者:散文吧网友 | 散文吧首发

明月天涯,山水指尖】

文卿

清点幸福的指尖,里寻觅的语言,月的乌篷船,幕夜的车晚,踏浪天涯,夜的十字路口,一路向左或向右,滴落着雨,敲打着沙,天空里铁锁的黑暗,寒着棕黑的古墙面,佛罗伦萨。

江南古镇青石板的青塔,雨落滑稽的石阶,骑着我烟熏的猪的马,桃花,驰骋的泥土的模样,溅开了浅薄的水花。

空濛的山水泼墨,屋檐外的风荷孤浪,独自执着于楼外青山的石板,化的泥土悄落在石头的潇湘,单薄地亦如死去的霜,古老的寺庙里,钟声梦落在三千的西斯海岸。铜炉的香,焚染的尘世的幽暗,灵魂漫漶的霜,嗜食着夜空的惨淡,烟熏的黑,传说,妖精与小鬼的恋,贫民窟破烂衣衫,铜瓢锅碗,露骨的现实凄婉。

露水的心事,化作相思的雨,汩汩流淌在梦里的清河,谁人曾说:明月装饰了谁的窗格,谁又装饰了谁的梦。梦里三千,谁是谁的过往,谁是谁的一世情缘,一生一世,断不了的纠葛过往。

那夜小城古巷里的回眸,望穿秋水的楼兰凭吊,寒酸的白衣书生,手捧浅淡苍黄的诗经,宋辞,寻觅书里桃花故里,素袂简约的清婉女子,楼阁的栏杆,是谁在浅吟低唱: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青衣姑娘,偎依栏杆,手扶诗书,低眸顾盼,巧笑媚兮,心事诉兮,美目盼兮,盈盈若动,似若出水芙蓉,清婉温秀。

梦靥阑珊,流年轻度,明月婵娟,既是命中的注定,又如何誓言。北国霜雪的斯人遇见,单薄的暗淡,巧笑里的清浅,谎言了下个路口的遇见,路旁的残叶瞌睡千年,枯萎了容颜,一萧一剑,错过了便是残褪的姻缘,命中注定,缘分谁深谁浅。

昨夜谁拾起了谁的嫁衣,衣褶的青花瓷,透露着铜臭的缄,丛林幽泉里的寻觅,踏遍青山里的痴缠,明月,悄念着谁的时光对白,枫林的车晚,冷落清秋的残垣,谁与我共赴黄泉,栀子花开,流传,微澜。

子夜的梦回,胭脂姑娘的心事,谁猜,命运的纠缠过往,风中的花骨,炉香,山寺的桂子,十里走廊的街,露水的慌。明月天涯,山水指尖,青石的惜别,大渡河的寒,牧草里的蛐蛐,冷落地清秋的明月,霜染蚕茧,蓝色多瑙河的行船,煞白的墙,病的心慌,手捂胸口的是哪位浣纱姑娘。

云霭里的山水,西湖里的青塔,一生梦寐天涯,谁把谁的小桥沦陷,幕夜里的灯光,悲催着古老的神话,神灯,潘多罗拉,圣菲铁塔,自由女神像,游历于世界的梦寐里,看弱水三千,一瓢饮的凄寒,是谁在白兰楼上呐喊:大风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远方漂泊的游子,朴素清浅的时代浪子,是该回家了罢。

霜雪红叶,兵阁楼兰,一世的明月天涯,乱不过的山水指尖,许一生的红豆梦靥,真假,檀木桌上的茶杯,透露着流年里的指尖,谁与谁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