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乱的如今

2013-03-06 21:04 | 作者:奉宣室 | 散文吧首发

一直以来都不是很乐意走亲访友,也不喜欢与那些和自己相关性不大的人坐在一桌喝酒,更不喜欢和没有共同话题的人搜肠刮肚地去进行一场无关痛痒的谈话......

这样的性格特征,简单概括,就是不够八面玲珑,非要做一个量化的话,毫不谦虚地说,仅有二面玲珑。无端地少了六面,便理所当然地被认为是能力不足,继而又顺理成章地被确诊为难成大器。既然普遍的价值观就是如此,因此也无需对上述判决作任何辩论,从容地接受,便是极其明智的做法。

也许好事且不乏好意之人很是心急,他们想当然地认为,可以去改变自己,却忽略了“禀性难移”这个词的真正含义。“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或是“脱光衣服也不像嫖客”,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也就是说,有些属性,是一个人所固有的,是无从改变的,若强制性地去删除并试图定义一些被认为是更为高级的属性,结果往往不会达到预期的效果,有时甚至会适得其反。这大约是由于,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各类属性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往往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因此,任何试图孤立地改变或是更换其中某一点的行为,势必会造成系统崩溃,或是使得系统性能每况愈下。

以上的分析,似乎有替自己不愿去改变自己的性格缺陷的罪行开脱的嫌疑,当然,这样的因素也是存在的,但却不全是。因为,我并不认为要对自己性格中的不足熟视无睹,而是采取一种取长补的方法。我的基本理念就是,人总是在某一点或是几点上具有一定的优势,既然如此,那便尽力去放大、巩固这些方面,所谓“与其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对于不足,大可不必遮掩,而是要果断地去面对,去承认,要坚信,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所谓的不足,都不是绝对的,往往,在特定的环境中,会转化为优势,给自己带来意想不到的收获......

目前,自己的身份及处境是前所未有的尴尬,于是,便很厌恶过年、厌恶外出、厌恶一切的聚会。不想被问及自己在做什么,因为不知如何去作答,也不知如何应对自己作答后所接踵而至的后续问题。

然而,节期间,必要的应酬是无法回避的。一桌相关或是不相关的亲戚朋友围炉而坐,觥筹交错,酒过三巡,便有同席中不是很熟识的人问诸如在哪高就这样千篇一律的问题,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总是以各种敷衍的手法予以搪塞,最终将这个本来就不是很重要的问题化解的无影无踪。但却时常遇到一些热心过度且又对我的情况了如指掌的人,在我对问题还未做出必要的反应时,便非常积极地帮我做出回答。遇到这样的情况,我所期待的结果是,提问者“哦、呵呵、不错不错"之后,大家该吃的吃、该喝的喝。最不希望出现的局面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地,同席的人就这个问题展开了一场临时的、小型的讨论,将一个无关紧要的如同"你吃过了吗"一样的问题发散、扩大,这样,便会衍生出许多新的问题,当然,都是针对我所提出的,问题虽然多,但大体可概括为一下几点:

1.为什么一把年纪且压力重大,不去好好挣钱,反倒躲到学校里面混?

2.是不是现在研究生都很难找到工作,即使找到,也就两三千一个月,连温饱也很难维持?

3.以前有份油水比较重的工作,为什么竟然轻易放弃了?

4.为什么不选择在职的方式,某人家的谁谁,在职读研究生,不耽误挣钱,那是多么的牛逼!

5.有这个精力,干嘛不去考个公务员,我家某个亲戚家的某个什么人,考上了某个什么局的公务员,油水多,待遇高,工作轻松且有派头,多么牛逼!

6.包分配吗?不包?那还上个球啊!

7.现在研究生比狗都多,越来越不值钱了,读了有用吗?

8.干嘛不到社会上混,如今学历有个屁用,高中都没读过的人挣钱的有很多很多,比如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

.......

对于以上所有问题,我的回答不外乎以下几条:

1.不知道呢;

2.自己能力差,靠搞个学历混口饭吃;

3.哦、是吧,呵呵......

4.呵呵呵......

当然,做出这些回答时,自己脸上的表情也许不是很自然、或许是青一块紫一块、或是会出现局部的、短暂的、轻度的扭曲......

当年子期为伯牙摔琴,对于这种行为,现在很多人认为二者是基友关系。但我却隐隐约约能够体味到这种友谊的可贵,这么说,并不是我在装逼,也不是在做作,我的缺点就是不会装逼、不会做作。这的确是自己的一些切实感受。一个人,当你满怀激情地去做一件事,对于这件事,大部分人都认为是如同吃屎一般荒谬,但却恰好有某个

人认为你这个屎吃的好,吃的有个性,而且还能就为什么好、为什么有个性做出自己的分析,且分析的理念与你不谋而合,臭味相投。遇到这样的人,你自然格外珍重,惺惺相惜。

但是,我的琴时刻高举,却始终没有摔的机会。这,是一种极端的煎熬与痛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