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世情缘

2013-02-27 02:38 | 作者:小彦先生 | 散文吧首发

相识上古封神时,

相知今生无悔

古来至今又何妨,

续写三世未了情。

正文

(一)

你是瑶池的仙女,我是凡间修炼的妖。你我本不可能相见,相识,何谈相爱。偏偏是老天的愚昧让我们在一个暖花开,草长莺飞的季节...

封神时期,神魔参与人间战争,我本于修炼千年竹精,你是天宫上仙。我们各自使命,辅助帝王。

连年战火,民不廖生,你有慈悲之心,却无力阻止。

修炼千年,奉师出战,我欲一心修仙,却出身卑微。

两军交战,你我战前相见,你一袭白衣,冰冷无神,手缠丝带法器,你不忍心杀人,不管是人是妖,哪知人心难测,你被虎妖将军打成重伤,昏死在地。

战后,满地死尸,仙,魔,妖,人,修炼之士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血流成河。双方损失惨重,将军命我查看是否还有活口,走到你身旁时,察觉你身上还有一丝微薄的气息。我本就不想看到血流成河,战争连年,神魔修行千年而为战争死去。于是便救了你,把你藏于山洞中,为你疗伤。

我一如既往的来到为你疗伤的山洞,冰冷的玉床上却看不到你盘腿疗伤的身影,正当我疑惑之时,绿色仙带化为利剑放我脖颈旁。

“为什么救我”你冰冷无常。

柔软的丝带却锋利无比放在我肩上,你在我身后我无法观察出你的伤势是否完好。

“你的伤,好了吗?”我没有在乎你冰冷的语言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话。”你把丝带往我脖颈前靠了靠。

“战争连年,民不廖生,纣王无道,荒废朝政,只顾酒池肉林。我本无心参与战争,一心只想修炼成仙,却又不可违背师命。又不能见神魔为战争而逝去,战后将军命我去查是否还有活口,走过你身旁见你还有呼吸,我便把你带到此地,为你疗伤。”我语气平和向你道来。

你放下手中的丝带,又飘到你两边肩上。我转过身来见你要晕倒,把你扶住,你迅速地推开我。

你是妖,我是仙,你我本是敌人,我念你有修仙之道,慈悲之心,你还是走吧。以后不可再来此地,否则我就算形神俱灭也要收了你。你扶着伤口回到玉床盘腿而坐,双手成兰花放于膝上,再无对我有半言相待。

从那以后我便再也没去你疗伤的山洞,不知你伤势是否已恢复如初。

六月初季频繁。我奉将军之命前去慈云山洞去拜访慈云道人,拉拢人心。

我一人走在茂密幽绿的树林中,听见前方有打斗声音,顺着声音我寻了过去,命运再次让我和你见了面。这一世的恩怨也从现在便开始了。

你被狼妖打成重伤,正当狼妖准备蓄力一发时,我不顾危险,挡在你前,放出阵阵竹剑,狼妖重伤逃跑可那蓄力一击也打在我身,我倒地之时,你把我抱在怀中。

“你怎么那么傻。”你冰冷的眼神中有着一丝感伤看着我。

“那次我很想告诉你,仙有好坏之分,妖也有,我只是出生卑微而已,可我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我躺在你怀中用最后的余力向你道来。

(二)

三月桃花盛开,语花香,正是我高中状元返乡之时,此时骑在马匹上的我心情毅然消沉。不知道这几月你在那里过的是否安好,记得当年你不顾你父亲的反对和我在一起,放弃以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嘴的日子,跟我过着织布耕田的日子,身居深山,方圆百里,只有我们一家烟火升起。

白天,我读书,你干活,你说过,我是秀才,不适合干这些粗活,可你为何不曾为自己着想呢,你本为杭州有钱人家的千金,从未干过半点粗活,却为我学得如何织布,为我学会如何喂养家禽。

我只能晚,抱着你在屋顶极力的给你讲书上好笑的事情,抬头看着漫天繁星,皎白的月光照亮你脸庞,看着你眼角的鱼尾纹,我的心犹如刀绞,不知我上辈子修了什么福,今生才换得你这么好的妻子。

晴儿,等我高中回来那天,就是你我结婚之日。我看着你默默许下我自己的诺言

我骑着马,思着你我甜蜜的往事,嘴中不由发出阵阵苦笑,恨不得胯下之马犹如流星般飞向东南方。

你曾问我花儿为何引来蜜蜂之采。?

因为花之美,百花齐艳放出阵阵花香引得蜜蜂追寻。我笑言以对。

你曾问我人死会去哪里。?

我指着漫天繁星作为回答。

你曾问我昙花之美,为何要如此之快凋谢。?

因为上天嫉妒它的美,想让此景在天上拥有。我看着你黯然的回答道。

很快,队伍就到山脚,我下了马,此时我却不想很快与你相见,步伐极其之慢,每一步犹如思绪良久之后才落地。短半个时辰的路程,我却走了足足两个时辰。

远处望去,暮色笼罩大地,屋顶没有炊烟升起,我的步伐越来越慢,每步落后抬起之时,犹如千金般重。屋外篱笆早已破烂不堪,院内田园早已荒废已久,屋内灰尘到处都是,我用手细细的拨开阵阵蛛丝,来到你夜晚烛光之下纺丝织布换粮的织布机旁,仿佛你就坐在那里织布穿梭。

良久,我起身向着后院走去。

佳人为我纺丝织布换取粮财供我考取功名之用,心自痛,知无能。

三年苦读只为有一功半名,伴你过有衣有食之日,如功成已就却不见佳人。哀哉,痛哉。

五年同屋现如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百里孤坟,纵使来世相逢应不识,泪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你我依稀浮现,小轩窗,为你梳头,屋顶,伴你看繁星。梦醒,你已离去,独留我,泪千行。

(三)

“老公,你快过来呀,你看这边的东西,真好看,还有这边。”百货商场,一年轻貌美女子,玉貌花容。左看右看,逛着。后面跟着一年轻男子,温文尔雅。手上提着买来的衣物。

“老婆,你慢点,你忘记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肚子里还有我们的宝宝吗?”男子笑着向女子喊道。

女子停住了脚步,双手交叉,小鸟依人的走到男子面前,玉手摸着肚子疑问道:“才两个月的身孕,我刚才那样乱蹦乱跳,不会有事吧。”

“当然有事了,你如果在这样多跳几下,我估计我们的宝宝是见不到我们了。”男子腾开一只手摸着女子的秀发。

女子慢慢地跨了一步,挽住男子臂膀,看向男子向他吐了下玉舌。

夜晚,男子躺在床上看着报纸,女子则不停的对着肚子说话。

“宝宝,我今天乱跳没有伤着你吧,你在妈妈的肚子里面是不是很痛,对不起阿,你千万不要有什么闪失,不然妈妈会后悔一辈子的。”说着,女子眼睛里闪着泪光

“哎呀,老婆,没事的,白天是吓唬你呢,两个月不会有事的。只要以后小心就行了。”男子摘下眼镜放下报纸道。

“是吗?可是我怎么觉得宝宝不踢我,我听说怀孕的妈妈都能感觉到宝宝踢自己。我怎么感觉不道呢,老公你听下,看孩子有没有心跳。”女子摸着肚子道。

“也许是孩子睡着了吧,再说才两个月,孩子估计还没有成形呢。”男子刮了下女子的玉鼻说。

“哎呀,你听一下么,快点么,好不好。”女子拽着男子的胳膊撒着娇。

“好了,好了,我听就是了,”男子耳朵贴在女子肚子上,眼睛闭起来认真地听着,女子手抚摸着男子的头,眼睛“微笑”地看着这副温馨的画面。

“哎呀”男子发出一声尖叫。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宝宝没有心跳了,哎呀,都怪你,今天白天不扶着我好好的走,让我乱蹦乱跳,怎么办,怎么办。”此时女子脸上已经有一行泪流到下巴。

“你怎么了?我又没说宝宝没有心跳了。”男子帮女子擦着泪温柔说。

“那你…那你叫什么。”女子抽泣的说。

“你肚子里怎么有着流水的声音,是不是宝宝在你肚子里撒尿了”男子说。

“是吗?那不会宝宝也在我肚子里面拉粑粑吧。”女子疑惑的说。

“噗哧”男子笑了出来。女子好像也明白了什么,抓住男子的头发使劲的摇。“你怎么这么坏,我都快担心死了,你却在这里开玩笑。啊~~气死我了。”女子一边摇一边说。

良久,男子抱着女子,女子则在男子胸前画着圈。

“老公,我好像很早以前就认识过你,你的脸,你的眼睛,你的鼻子。都是那么的熟悉。”女子说到哪里手则摸到哪里。

“也许我们前世有缘,今生才让我们做了一对无比幸福的事情。”男子抽出胳膊摸着女子秀发说。

“也许是吧”女子说。

医院内,男子在手术室外抱着拳头来回走着,嘴里囔囔着只有自己听见的声音。

手术室门被推开,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道:“恭喜你们,生了一对龙凤胎,母子平安。”男子高兴的有点口痴,向医生到了谢后,则双手合十,鞠了几个躬后道:谢谢观世音菩萨,谢谢玉皇大帝…谢谢,谢谢。男子把天上的神仙都谢了一遍。

许多年以后,公园湖边,长椅上,两位老人依偎在一起,老爷爷偶尔抬起手来指着远方的美景,老太太则微笑的看着。

“老伴,你说我们前世积了什么福,让我们今生如此幸福。”老爷爷说

“也许是我们前世没有做成夫妻,今生老天可怜我们,让我做了一辈子夫妻,没有争吵,没有病灾。”老婆婆说。

黄昏西下,看着夕阳。老婆婆哼起了歌。

夕阳有诗情,

黄昏有画意。

诗情画意虽然美丽,

我心中只有你。

又见炊烟升起,

勾起我回忆

愿你变作彩霞,

飞到我梦里。

老爷爷抱着老婆婆向她的脸颊亲了一口。

老婆婆停住了唱歌道:“老不死的,都八十有五的人了,还这么不正经,小心让曾孙子看见。”

“哈哈,你看你满脸皱纹,估计也只有我肯亲你了”老爷爷笑道

“谁…谁说的,我曾孙女就老亲我。”老婆婆说。

“曾祖父,曾祖母。曾祖父,曾祖母”远方跑来一对可爱至极的男童女童,跑到两位老人旁。

“曾祖父,曾祖母,爸妈妈叫我们回去呢。”两个孩子齐声道。

“好,好,走吧”哎呀,老伴,来我扶着你。”老爷爷对着老婆婆说

“走开,谁让你扶,我让我曾孙女扶。”老婆婆说。

“哼,不让扶算了,我拉着我曾孙子。”老爷爷说。

夕阳照着四人背影,两老两少,四人有说有笑,两老人互相搀扶着,每人牵着一个孩童。向着远方走去。

小彦先生-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