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塞江城

2013-02-25 19:55 | 作者:亿万斯年 | 散文吧首发

远塞江城

文/亿万斯年

北漠写风一片,卷沙睡满天,渺望无人烟。那是谁家十代堆砌的土垣,徒留黄沙听风的角落,谁记得你江南初来的清丽。别离多忆,虚年华度,多少隽永绣于摇船的水雾迷蒙。

你叹几度寂寞斑驳,胡笳五弄,哀乐退兵的凄婉,煽泪几千。回忆轻傍,归谢去的楚,情在不醒。大漠孤烟,莫及婉蝶迎舞,蜜意情采,对月丛中你又念起谁的脸。时悄岁随,马迹车尘,你还记得你离家北上,一半残阳下西楼的迟暮么?莫道芳华易度,马车上你褪色的古琴,该又为谁而巧弄孤独

总在销魂刻,娇蛾窥灯,一样烛泪艳红,而今寂寞如城。冷,从此梦中存记,一幅相思依附的前世,你判若两生。倦发颓丝轻翘,慵懒些漾,你泣失意每多如意少的无奈。纤眉临镜画,凋谢不随昼,烛光昏亮又怎胜心间戚黯?些年不嗅湖边花香,几世不闻船头长笛,被岁月浑浊的水汪,在你的眼泪里摇晃而逝。听闻好几遍,扬州三月、烟雨楼阁,西湖乌镇、春色古香,苏州园林、别致优雅,那些江南绽放的凄美,又续梦了多少诗情画意。

边塞古埙的曲,你又习熟了几彻石谱,混浊粗描的悠古蛮荒。羌笛回魂,西风又吹去几萧黄昏,你将丝绸舍退,换上粗布斜裹。土屋笼中空,泪拆两行,你那逐一粗厚的葱指,频受宿命的哄然。吟诗的婉约,在你的笑意里沾湿了梦境,就像铺满尘沙的古筝,颤抖中依依不舍。该怎样的柔情婉转,才可以将江南与塞北融为城府,黄叶下,秋如许,恨千万丝。

相思谁见,此生斑驳的凉,在同属的月色里残缺。狼骑铁矛,你这北嫁的江南女子,又怎晓战乱成荒?红尘蒙蒙,无凭无依的燃序,只叹怎样的了生来书说结局。落花似流飘海,洗世如尘的回眸,你对镜呢喃,那弱弱的幽怨对佛的诉。多少传说拨弄,一如故人访来的序曲,你频望着生如此重的千里之外。斩不断,情何浓,看辛酸又乱桌上锦书,恩怨怎能分明?荷秋菊,你若是沧桑,又怎怕泪流从春到冬?

故里故外,几寸浮云遮欲眼,从此水过云烟的消散。你在塞北的山谷凝望,那归去画云的浊风,覆盖着你在江南的点点滴滴。

都是繁华故里,都是国土深根,你的缱绻里沉醉如惜。

挺刀巫幻的塞北,琴筝婉转的江南,在你瑰骨魂写的寂寞里相逢。那是怎样的爱恨柔情,才可以如此铭刻的交融,绘制奢入骨髓的沉迷。

此方巨爱,都是国土。你如是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