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现报(记实性小故事连载)八、挖窝点种

2013-02-22 12:26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现世现报(记实性小故事连载)

八、挖窝点种

我说的这个小故事发生在一个高寒阴湿,耕地海拔都在2500米以上,无霜期只有120天的山区。这里主要农作物以小麦、青禾、燕麦、蚕豆、土豆为主。当地农民把春小麦、青禾、燕麦称作白田,把蚕豆称为豆子,土豆叫洋芋;新中国成立后,学校、医院以及乡政府里来了许多外地人,却把称蚕豆为大豆,只是这样一称,原本还算正确的称谓却容易与黄豆相混淆。耕作方式也极为原始,农具是“二牛抬杠”,播种时,种白田时将二牛抬杠停在地头,“朝天一把籽”,撒遍地快,再细密地犁一遍。种豆子时,男人在前犁过一犁(当地人叫“一杠”),女人在后面抓一大把豆子, 从虎口中将豆籽分三次溜在犁沟中;根据撒豆子籽的大动作,新中国成立后的大小材料中写的是 “一把三撒腰儿弯。”真是,如果将撒豆籽的动作录成相,的确很得体。因为撒豆籽时,开始两次撒出去的距离近,只是顺手撒出,最后一次距离需要撒得远些,要撒得均匀,必须弯腰才能实现。只有土豆的种法与全国各地的基本相同。

由于自然条件差,农作物产量普遍不高,这里的农民历来采用扩种薄收,三亩地的产量才能够一个人一年吃穿。

一九五八年,“大跃进”那年,公社给各生产队派工作组,推行所谓的“挖窝点种”的精细播种。这种“精细播种”方式是按20公分的株行距,挖一镢头,放一粒种籽。

直到阳历五月下旬,过了“小满”,各生产队的土地还没有播种到五分之一,而这里的所有农作物再迟必须要在“立”前播种完毕。对此年老的农民都愁得睡不着觉。这时我们村的一个八十岁的贫农,他冒死给工作组偷偷地算了一笔账,他给工作组说如此播种,年底也播种不完。这个工作组也算“胆大人”,偷偷地给公社汇报了情况。

公社觉得事态的严重性,立即通知工作组,在公社召开紧急会议。就在公社召开紧急会议期间,各生产队如同统一通知了似的,连昼赶地按原始的播种方式播种完了耕地。

不用多说,这一年全乡的收成肯定减产了许多。

再不用说“大闹钢铁”对农业的损失了。对这个问题当时就没有人觉察吗?答案是否定的。“谷撒地,薯叶枯,青壮炼铁去,收割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我为人民鼓与呼。”这就是彭大元帅在五八年回家时的心结。

他老人家为人民真鼓了,呼了,也为此献出了生命。那么难道六一二年的大饥馑难道是“年动”?“天数”?

“世事粉粉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管子.五辅》中有段话总结得非学好,“天时不祥,则有水旱;地道不宜,则有饥馑;人道不顺,则有祸乱。” 但我认为,天灾杀人不如人祸,比如“五一二文川在地震”中逃生者,如果不是当今,他们能逃生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