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太瘦,指尖太宽

2013-02-20 22:12 | 作者:若也萧然 | 散文吧首发

生活就是一本特殊的书,没有开头,没有结尾,没有目录,也没有章节。任何一页都是开头,任何一页也都可能是结尾。

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情,就是一场追逐和被追逐的战争,胜券在握的,永远都是那个刻意保持距离的人。

情是生命的点缀,一生总要做一次飞蛾,就足够了。曾深深的爱过,痴痴的盼过,傻傻的等过,期盼过,失望过。我再树下,苦苦的等了几载秋,从海棠花落,梅冒枝头,从初绽等到洛英,不知,等待,苍老了谁,讽刺了谁。

对一份感情的坚持,好比一个行人,行走于荒漠之中,烈日炎炎,无水、无粮、无绿洲,前进是绝望的遥远,后退是死寂的空无。因此,真正痛苦的,没有谁能与你分担,你只能把它从一个肩,换到另一个肩。常常会怨东风,不若一点桃红来染春。

人,总是在爱着的时候,都会低到尘埃里去,可是,大多的时候,我们还是要做回自己

爱只是瞬间的礼物,花花世界,茫茫人海,一颗微尘,凝结成露,汇成河流,潺潺人间,又有多少的必然,多少的偶然成就而今的你我?爱只是瞬间,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有些事不愿发生,却不得不接受,有些人不可失去,却不得不放手。

所以常说,能牵手的时候,请不要肩并肩;能拥抱的时候,请不要牵手;能相爱的时候,就不要分开。

时间太瘦,指尖太宽。谁能在有限的生命里,与我相伴偕圆,与我共度此生?独居一隅,一个人以安静的姿态,微笑地看着窗外递媗的人事,看纷飞的叶片,看铺陈在远方的旖旎风景。

且行且远,当繁华落尽后,蓦然回首,那满天的烟花成为齑粉,我在这人潮中,祝愿这天下痴情的女子,皆能我的命运我做主,敢爱、敢恨,最终能够获得内心的圆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