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诗意

2013-02-19 12:05 | 作者:郭子蓦 | 散文吧首发

我喜欢一切有诗意的事物,也喜欢诗意地对待事物。

时常和同学在校园里闲逛,把自己想想成沉浸在悲凉秋风中的失意诗人,然后学着体会古人的心境,体会自然的诗意。在体会诗意的过程中会不可避免地产生惆怅,继之而来的便是一种无法言喻的苦闷。或许很痛苦,却是一种诗意地解脱。

我想生活就是如此,到处洋溢着诗意。这种诗意,从接近它的那一刻便开始和人的心灵相互猛烈撞击,然后彼此交织如网,难舍难分。于是,在我们的世界里便生长出了淡淡的忧伤、深深的倾慕。它们都将促使我们诗意地成长

有些东西,即便我们不懈地追求,也不一定能得到。有些人为此遗憾终生,而有些人依然会保持最初的淡然。遗憾常有,平淡难求。而诗意地生,或许能减轻痛楚。在现实中隔绝,在灵魂里相望,便是一种诗意的生。

我不喜欢失去,因为失去了就很难重新得到。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无法摆脱失去。因而我把一切失之交臂的邂逅、匆匆而逝的韶华、没有尽头的追逐铸造成一段诗意的。在这个梦中,可以有相别千年后的不期而遇,可以有时光回转后的故事重演,可以有万里随行后的回眸一笑。梦或许恍惚朦胧,但却能给人诗意的希望。

然而,怀有一段诗意的梦往往会使人陶醉于虚幻。这种虚幻的感觉会助长人的畏惧。畏惧是文人的通病,但文人并不一定都会为此而退缩。能诗意地对待畏惧的人,一定是一个真正有风骨的人。比如行者和渔夫,在他们的眼里,崇山峻岭便是充满诗意的画,狂风巨浪便是充满诗意的帆。

在痛苦、悲伤忧愁甚至是快乐幸福面前,我也曾尝试追寻一种平衡心灵的“道”来度化自己。也许现在我无须寻觅,因为当心灵触摸到诗意的神经、体会到诗意的真谛时,便获得了诗意的人生

(qq:1943064166)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