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过年,年年过!

2013-02-17 11:44 | 作者:蕙质兰心 | 散文吧首发

心情一直很不平静,也许是生活太累的原因,我连过年的心情都没有,一直都是那么忧郁。年年过年年年过,过了一年又一年。

当缤纷溢彩的元宵礼花随着渐行渐远的红灯笼消散了最后一丝颜色,当一年一度的元宵晚会闭幕时又响起了熟悉的旋律,当早行的人们又收拾心情,重新踏上工作岗位时,我感叹:这年终于过去了!

现在这年,难过啊!

三十而立,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龄,囿于单位与家庭的围城之间,属于自己时间空间精力自由和心情是少之又少的,更何况这年月“住房、看病、子女上学”这新的三座大山早已把工薪阶层压得喘不过气来,“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这三高人士把人们唬得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所以,三十岁的人过年心须具备二十岁的体魄,四十岁的大脑和六十岁的嘴巴——能象年轻人一样挑灯战,象中年人一样去精打细算,象老年人一样去食不厌精。

年前准备,就得有“月光族”的勇气。拿着奔波了一年所赚得那点年终奖,常常会在商场柜台前困惑,为什么工资总是没有物价涨得快?原来感觉绰绰有余的预算怎么就经不起市场经济的考验呢?那一刻,真能切身感受到《多收了三五斗》里粜米的农民的心情。唉!贵就贵吧,但孩子、老人一个都不能少,过年了,自己可以不穿不戴,但老孩小孩总得有个新样!一看动辄上千的衣服,想想自己还是换季打折时再买吧,人家不是说“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嘛,把自己买衣服的那一份剩出来,不正好可以给孩子报明年的书法班和英语班吗。其实,买衣服仅仅是个缩影,过年了,总得给老人敬点“银子”吧,往年的五百到今年这么也感觉拿不出手,一桶油都涨到七十了,总不能就让父母吃几桶油吧!于是,今年孝敬老人的标准也涨到了一千。还有孩子们的压岁钱,得先预支出来换成新钱,儿子早就声明了,压岁钱是移动通信——“我的地盘我做主”!还有正月里的待客费,已经提前到酒店“踩过点”了,节期饭菜上涨20%,不禁让人气愤,连铁路部门春运都不涨价了,可酒店偏偏要来个“霸王条款”,气归气,可想想节前高得吓人的菜价肉价,这么高的生活费用我们也只能硬着头皮接受了。

等把过年所有的费用准备停当后,才发觉前几天领奖金时的快乐心情再也找不到了,唯有王杰的《是否我真的一无所有》,成了安慰自己的最后一颗药片,哼着熟悉的歌词,和老公孩子,大包小包,回到了快乐老家,去享受久违的天伦与亲情之乐。

囊中羞涩的尴尬还没有褪去,形体之苦又毫不客气地席卷而来。过年有“扫家”的习俗,家政公司倒是可以排忧解难,但是,越到节前,商业化的服务质量实在不敢让人恭维,所以,抽个周末,只能捋起袖子,自己搬床倒柜,摸灰拖地,洗窗帘,擦灯罩,忙了个天昏地暗,不得须臾休息,一直到晚上十点,才显现出明窗亮几,新年新气象的味道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