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世现报(记实性小故事连载)

2013-02-11 09:45 | 作者:江河惠 | 散文吧首发

现世现报(记实性小故事连载)

一、父亲的故事

父亲懂医学,晓风水,不信神鬼,可他对一桩亲历的事件无法圆其说。

我的老家天寒地冻,一年种一季庄稼,庄稼光长草,产量低,当地人称为“草包”庄稼。农事闲暇,忙半年闲半年,每年正月,从初二到十五,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村村社社车水马龙,张庄耍龙灯,王庄力扭秧歌,李庄唱大戏。

他说他十八岁那年正月,和同村的小伙伴们去看大戏。那晚是十五,月光皎洁,如同白昼。他们走到一座水磨前,突然一个小伙喊,你们看,前边有个新媳妇,夹着个包袱,怕是淘气的……我们追!

“在哪儿?”同行的小伙伴们笑问,“你怕是想心!”

“在那儿,在那儿,已经过了……你们不断我断!”

我们老家把“追”叫“断”,我现在不知是哪个字,权且用个同音字。老家的水磨天水冻干了,磨主将门扇卸到家,不面管它,只等来年暧河开,重新将门扇安上,放水磨面。

他于是追过桥,朝黑洞洞磨门里,甩了几个石头。

这个小伙子及其家庭的行为有点不规,家贫寒,老大的小伙子,没有有到娶妻。一起的伙伴笑他想婆娘想疯了。明明什么也没有,却硬说有个淘气有女人

第二天,这个伙子开始发高烧,口里乱说,家人无法阻止,疯狂地满村跑着,大吃大叫地说出了一件他和他父亲、叔叔们前年所干的一件坏事:

这件事发生在1935年,红军长征路过我们那儿的时候发生的事情。我们那儿人称“跑红军”,这词意不含褒贬,就是说,一但有大兵路过,村民携带细软离家躲避。这时村里行为不规的人家便剩火打劫。这个小伙子的父亲以及叔父便去一家富户家抢掠,不巧的是被一个牙茬口快的妇女看见。她不顾一边喊叫:“抢人贼,你们是谁我认下着哩……红军跑过了我给大老爷说哩……”一边从水磨桥上逃跑过去。他们见事败露,小伙子便举起土枪,一枪将这女人从桥头打翻到河水中。

跑过红军后,人们见这女人死在河中,兵荒马乱的死个把人,不是他说出谁

二、二叔的续篇

“大,”当时我好奇地问父亲,“你到底看见那个女人了没有?”

“没有?当时在一起的一邦人,不仅是我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只有他说他明明看见一个穿红龚身子(红棉袄)的女人勒着个包头,夹着包袱,——可能是错觉,或者是心理因素吧。”

我的家乡当时水磨很多,据老人记忆和县志记载,收磨课(税收)的就有七十二盘。这座水磨的磨房建在紧靠我们村子的路旁。我父亲他们当时一起刚走在磨房前,从视角上讲不会有误差的。

“神鬼的有无,目前的科学水平还难以断定。”二叔插言:“唯物主义不信神鬼,只是口头上不信,不一定不存在。”

“大哥说的是里见鬼的事情,我给你们说个白天活见鬼的事。”他装了锅旱烟,吸了两了口慢腾腾地说:“这件事也是跑过红军后,我去城里上学的时候课堂上发生的。”

二叔高中毕业后放弃上大学,却匆匆忙忙的出仕,走上社会,曾当过伪乡长、校长,是国民党员,三青团员,当时是“五类分子”,因此他平时言语很谨慎,这天是一家人,他稍微放开自己。他记性好,将三大名著能从头到尾背诵,阅历丰富,挺会讲故事的。

停了会儿他接着说:“跑过红军,复课后,教室里曾经停过伤员,墙上到处有血迹。一天在上第一节课时,老师板书后,正要开讲时,他突然将脸又转向黑板。过了会儿他又极快地转过身扫视了一下教室,背着身变声变调地问:‘同学们,你们看看,前排空位上坐着的是谁?’这天第一排有个同学请假没来上课。同学们齐声说:‘没有呀!’老师将脸用教课书遮着,偷偷地又看了一下,赶快转向黑板,又让同学们好好看看。前排同桌站起来,从桌子底下,像寻针般的到处看了会儿,回答说真没有。”

“然后呢?”我那时才十多岁,性急,打断二叔的讲述发问。二叔说,这个老师再没敢将脸转过来,让我们自己复习,他就匆匆离开了教室。第二天替课的老师说,这个老师发高烧说胡话,暂时不能上过课。再后来,全校传言,那个老师因为那天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有一个血淋淋的人坐在前排的坐位上,吓出了病。没过几天,这个老师也就死了。再后来风言风语传言,这个老师在红军围攻岷县城时,得过一个伤员的不义之财。

也不知这个女人的死因。

说来也难以相信,这个小伙子身体强壮如牛,没几天便一命呜呼了。你说怪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