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单身

2013-02-03 20:48 | 作者:林小雨 | 散文吧首发

客人:“您能给我一粒安眠药吗,我想在飞行途中睡觉。放心吧,如果我想自杀的话,按照我的体型,得飞行500个城市才能攒够自杀的量。(这是一头大象所需量。)”

客人:“什么,您这里没有安眠药?”

客人:“那么,您能打晕我吗?只是我的座位号。”

空服:“抱歉小姐,行李托运在换登机牌处。”

客人:“我。。。。。。”

。。。

我很怕乘坐飞机,从18岁第一次飞上高空就没淡定过。记得那年飞广州,飞机升空遇到气流颠簸的很厉害,我惊慌失措的双手紧紧抓住前排座椅,隔壁一西装革履的商务男斜我一眼后很不地道的说了句:

“真要掉下去,你抓那有用吗?”

。。。

二十多年来数不清的空运记录,依旧无法摆脱对‘飞’的恐惧。过去独自飞来飞去,现在有了臭臭先生陪伴,没有改观。这小子也挺不是东西的,每次我抓着他的手,他就嫌弃的丢开。于是心中暗自喋喋,哼,要是老娘有个男人,也用不着抓你这个小王八蛋了。然而仅仅为了不害怕飞行就去找个男人匆忙摆脱单身,那代价也太大了。况且,纵使身边多了个男人,难道就能医治机舱恐惧症吗?!

不可能。

要是飞行能像电影上的星级旅行就好了,上了飞机,每个座位设定个按钮:睡眠模式,按下它便可进入沉睡直至飞机到站。当然,不需要的人可以不按。那样的旅途于我来说,真是妙不可言。毕竟沿途没得可浏览的风光,所以还是借助外力入眠最好。不是我这个人依赖性过强,而是一旦进入机舱,真真想睡也睡不着了,那种足下无依托的畏惧煎熬谁能懂。

只要飞机还在地面上,等待航道也好,等迟来的客人也罢,总觉得昏昏欲睡,一旦进入跑道开始加速,瞌睡虫便被吓得四散而逃,抓都抓不回来。起飞后,始终手持念珠的人便开始各种念经祈祷,不是我不虔诚,只是那颗惶恐的心,始终不受控制的在机场内上蹿下跳无法安详,仿佛关进笼子即将送入试验场的猴子,吱吱嗷嗷~哀嚎着直至虚脱。

虚脱也是睡不得,无力更加重煎熬。

听说许多人都有机舱恐惧症,名人亦然,可见我不是少数,只是有些人怕的潇洒,心跳紊乱的同时还口出狂言:“一跳一跳蛮有趣,哈哈,好像海盗船。”这种人最贱,自己难受不说还让听的人更难受。

。。。

一生中极偶尔的时段会在脑子里蹦出个想要‘摆脱单身’的念头,仿佛路常行愿望有个伴,相互照应、慰藉着前行,即使路迢迢也并不寂寞。开初是如此打算,一旦年过三十此种念头便渐渐的越发消淡,诸多不适应的理由萌生脑海:若果然身边多了个人,那种种的不习惯不适应便会为难着下面要走的路。比如生活的差异,言语的不合拍,脚步的不和谐,思想的鸿沟如何跨越等等。

当然,沟通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最好办法,然而情之间的沟通于我来说,真是浪费时间。有没有人可以:步近即合拍,免去谈的罗嗦。这种人大概少之又少,或者根本就无。我相信这世间必然有人如此幸运遇到了那个不需要说也能合拍的人,只是我,不是那个人。

还是一个人好,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去哪儿去哪儿,想不动就待着,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无庸顾虑,无须商量。

总有害怕被剥夺自由的思想作祟,于是这‘摆脱单身’的念头便在日复一日中消磨殆尽。终于,如今步入不惑之年,当然,此时想要摆脱依旧不迟不晚,只是念头彻底断除,再不回还。

。。。

近日买了本书【禅的行囊】,一老外写的,比尔·波特(看清楚,不是哈利波特),很有意思,此人亦是【空谷幽兰】的作者。一开始我并未知道这两本书,本来想在网上购买【迦陵頻伽】,可是因为不会使用网购,于是到处乱点时顺道看中这本禅的旅行,再一翻,还有空谷幽兰也一并收入囊中。终于下了单,三本,原想要的还未来到,这不经意点到的两本却在第二日就来了我家。

这也是一种机缘巧合,也正是这种机缘巧合让我知道自己已经走到开启‘禅’门的时间。

翻开书第九页有一小段讲到他借住在朋友的地方,朋友开车带他经过一栋别墅时小声的对他介绍那别墅的主人,是个台湾女人,离过婚,还很漂亮。他说:“我不知道朋友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而且还是压低声音。不过他们没有让我就地下车——我只能按照他们的提示往下想,想象自己敲开房门,跟女主人搭讪说:能跟你喝杯酒么?”

又讲到一高僧大德邀他参与某寺仪式《大般若经》的集体念诵,他说:“我最痛恨仪式,小时候痛恨教堂,后来痛恨军校。。。。。。而现在,我坐在一万尊佛和数千名也许即将成佛的人中间,向十方神灵祷告,乞求法会得到护佑。。。。。。我猜想所有的仪式目的都在于此:聚集更多的参与者,让众人形成一种集体归属感。而我一旦意识到自己成为了集中的一部分,就立刻生起夺路而逃的念头——这一定是我前世的业障。”

到第十二页时:人家都在做仪式,他却决定将檀香像点燃篝火那样层层叠叠的架起来,好让它烧的更旺些。最终一名和尚发现了他的小动作,走过去把篝火扑灭了。仪式期间不准贪玩。 ”

无可否认,这些东西与我是多么的相似呵。

也正是这种可以随意凭空想想的写作方式吸引了我,我们的目的地在那里,不是这里。这里就是这里,那里就是那里,不干扰,不烦乱,一路行走脚步不停的同时,也并不影响随处看看。这就是我喜欢的写作方式。

我不喜欢太过一本正经的写作,或者故事情节过于严谨、节奏过于紧凑,我喜欢一种较为松散的而又具有寓意的读物,说明什么的同时会带出一些似有若无的插曲。关于这点,学校里的教科书大多做不到。

。。。

禅素以轻慢甚至藐视语言著称,禅师们常说:“不可说,不可说。”“一说便错”。然而禅宗的文献却远远多于其他任何佛教宗派。这也为我们这些初学者大开方便门庭,欲求学习,师傅难寻时就能找到诸多文献可以功课了。

有些人为了摆脱单身的苦寂而学佛学禅,我却是为了能够更加安稳的,更加全身心的学佛学禅而遁入单身的轨道,虽说出发点不一样,结果却是相同的。虽途中经过大相近庭,然目地的却毋庸置疑会成为相同的终点。

有人觉得单身是苦的,烦恼的,那大概是因为单身多容易堕入‘空虚’之境地,是呀,没有家庭等等圈子的束缚,人心忍不住会东想西想、东奔西忙,最终一事无成、一无所有。所以一旦忙起来,就不会有苦的感觉了。

如何‘忙起来’?学习,学习,这是一种最好的消遣方式。人活一世,若仅仅满足于学校教师,那余下的日子便太可惜了。无论多么学识渊博之人,总会遇到不懂的东西,所以学无止境,学海无涯。

。。。

说到学海无涯,有句老话叫:学海无涯苦作舟!老话说了几百年,虽然如此,我却真正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泛起苦的小舟才能感受学海无涯,难道风花月、轻舞蹁跹中便感受不到了吗?

以前看到一位名家著:文化苦旅。光听这题目就觉得好痛苦呀,如此艰苦、困苦的旅程,我不要。所以这位名家的著作我一本也未读过,大概我从字面上就彻底误会了大师的本意,选择不读,只是害怕被误导。误入歧途,才是真正学海无涯的苦。

永远成不了名家大师,我的需求单单只是慢慢的走,看到佛门洞开便进去,看到禅门开启便接近,那是能够让我学会聪明的道路,因着爱好,所以便不觉孤单。这种感悟,是一种天分,也是与生俱有天下困难皆折不断的本领。如同无须向导就知道从哪儿脱出母胎,奔向人世。

。。。

我单身过吗?仔细想想,自从出生便在人世各种簇拥纷扰中忙碌至今,从未空闲过呢。身边从未缺少人类相伴的我总忙碌着学这些,想那些,做这些,看那些,没有一丝得空,亦无机会‘单身’。

所以,既然无单身,何需要摆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