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者,不为屈而怨

2013-01-21 21:02 | 作者:黄昏的和歌 | 散文吧首发

盐者,世之绝佳调味品也。人,不可一日无盐也,若将盐粒置入嘴中,其味难受也;盐之入水化之,尝之,则味之不咸,可也。盐之入菜,多少为准,视人之口味而异,重口味者,多也,轻口味者,少也。若无视各异,同量入菜,欠佳也。盐者,言也,心乃为水,言置于内心,隐而动,蔽而思,他人不见而不伤之,言不出而主动,适也!言之,视其对象,重口味者,多也,轻口味者,少也。若无视各异,同语相对,欠妥也。言出,柔和如细粒,入水轻声,泛涟漪,人观悦之;重硬如铁,入水哗响,掀巨浪,人惊骇之。言之于心,慎出之,可避是非,安身危,切不可恣肆诳之也。

丈夫者,可为屈而痛,不为屈而怨;可为冤而悲,不为冤而恨;可为辱而怒,不为辱而争;可为失而叹,不为失而泣;可为得而喜,不为喜而狂,斯为正道也。丈夫者,宜为小失为不失,宜为大失为小失;丈夫者,宜为小惠于已为大惠,宜为大惠于已为天恩,此为大智也。丈夫者,恩之于人,可忘之,失之于人,铭记之,此为德操也。丈夫者,不为近身杂物所扰,不为他人言行所恼,静心视之,安之若泰,此为赞也。丈夫者,心胸宇宙,肚量大海,不可针眼处一事,应天洞揽众星,不可耿耿于一人,应诚纳万物也。丈夫者,目之虽小,可察观天下,心之于内,可究探世界。丈夫者,登小丘,得花草,登高山,得蓝天;入小溪,得细尾,深大洋,得巨鲸也。

敬人者,人自敬;高人者,人自高;善人者,人自善;顺人者,人自顺;安人者,人自安;福人者,人自福也。

警言是之,谨铭记。

2013年1月16日上午,办公室

《和歌:与子谈心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