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刻相逢,淡然别离

2013-01-20 18:27 | 作者:婵若兮 | 散文吧首发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杯浊酒尽余欢,今宵别寒。

——李叔同 文 婵若兮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已不记得何时于一个秋意阑珊的午后,邂逅这首《送别》,此后,我便再也无法忘记。这首曲,散发着一股流年的暗香,岁月的味道,深沉而又清淡地诠释着尘世间种种离愁别绪,哀而不伤。又似一位面目沧桑,历经风霜的孤独老人,安然地站在足迹斑驳的青石小巷,将你我的过往唤醒。

记得,曾经有一位好友问过我,“在这温暖而又薄凉的尘世里,你是喜聚不喜散,还是喜散不喜聚”?我答道,我们皆如空中聚散无常的烟云,带着各自的使命与追求,以匆忙或缓慢的姿态行走,用明媚或忧伤的心情感受。却不知,每一天的你我都在错过,也都在探索,蓦然回首,才发觉那些曾经许诺不离不弃的人,如今,都已守着自己的清宁天涯各自安好,那些曾经许下的山盟海誓,都早已幻化成烟云,随风飘荡,任意东西。

我曾不止一次,在无数个细飘飞的日子,独倚在窗前望着雨中寥落的来来往往的过客,欣赏着雨中陌生又朦胧的背影,莫名的伤感起来。明知道,聚散离合,花开花落,阴晴圆缺,缘起缘灭各有各的劫数与宿命,如同这擦身而过的你我,偶然的相遇必然的分离,各有各的驿站与归宿,而我又何必要追问天涯的你从哪来,海角的她又将往哪去?

“悲欢离合”,乃古往今来、大千世界的永恒主题。“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是对分离的凄迷,“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是对朋友的劝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是对友情的珍重,“年年柳色,灞陵伤别”是对别离的伤感,“金陵弟子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是别离时的苦闷。

始终相信,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各有各的思想,理念,信仰。面对别离,自然会用不同的方式去表达心中的情感。有的人喜静,面对离别依旧从容挥手,淡然微笑,无需言语,无需拥抱,只需眼神的交流便可心领神会。有的人喜聚,面对离别总是眉头深锁,眼泪泛滥,便忘却往昔的美好,明朝的憧憬。我不否认,面对离别难免会有消极的思想,低落的情绪,却又不得不忍痛割舍昨日的眷恋,故作坚强与今日的好友别离,也许,生活本该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昨日把酒言欢,今日长亭送别,明朝期待相聚,可身在纷杂尘世的你我,又有谁能真正地将生活过的不悲不喜,不惊不扰?

每逢离别的场景,不管是陌生的,熟悉的,温暖的,薄凉的,我都会想起李叔同的这首《送别》,淡淡的笛音吹出了离愁,幽美的词句写出别绪,仿佛看见在夕阳下,长亭外,古道旁,晚风轻佛,一对知心朋友折柳赠别,在这个送别之时,笛声也吹送而来,稀稀落落。遥看远方,青山重叠,芳草相连,不经回首,发觉旧时的知己与好友,如今都各自天涯,大半已无从寻觅,再见又得何时?唯有这浑浊的陈酒,来消解余下的欢乐。虽然朝代更改,物是人非,但李叔同的这首文辞幽美,意境深远,蕴含着禅意,韵味清幽的《送别》,依旧让我百听不厌,感动的不知所措。

这位不仅多才多艺,诗文、词曲、话剧、绘画、书法、篆刻无所不能的弘一法师,而且还精研律学,弘扬佛法,普渡众生出苦海,为世人留下咀嚼不尽的精神财富,更让人感动的是他那颗悲悯之心。曾著有“《华严集联三百》,可以窥见其用心之一斑。”弘一法师一生严守律宗戒律,悲天悯人,生前每次在坐藤椅之前总是先摇一下,以免藏身其中的小虫被压死,其临终时曾要求弟子在龛脚垫上四碗水,以免蚂蚁爬上尸身被不小心烧死,其善心可见一斑。如此细微的举动,充满着不朽的善心,而今,又有谁能做到?

素来都喜散不喜聚,习惯静立于红尘一隅与人淡淡别离,习惯与人隔着山水的距离默默祝福,并非我不食人间烟火,并非我冷漠无情,只因喜欢这种凉。如同我对清淡的兰草怜有加,对幽怨的宋词痴迷沉醉,对清心的绿茶钟爱专一,便形成自己独有的方式去面对悲欢愁喜,聚散离合。

如果有一天,你我要别离,请允许我站在岁月渡口,折一枝庭前细柳,思一段似水年华,数一场烟雨往事,看一段沧海旧梦,从容地与你挥手,静静地把你想起,又将你忘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