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下花落风吟枫,风中泪流听风声

2013-01-07 21:58 | 作者:萧飞 | 散文吧首发

一些故难说清楚,几多旧愁谁愿点破。吻别往事,作别往时,告别昨日恨风波,星辉下,月光中,此刻深情才是我。

题记

此时的我,独坐在晚的月光下。这是一个宁静的夜晚,初开的月儿斜挂上空,透明的像是轻纱一样,星空显得格外高远,一切都是静静的…

躺在柔软的沙发上,沐浴在月光的洗礼中,理一理疲惫的心。一种莫名的思绪包围着我,在四周蔓延,静静地弥漫了整个空间。忧愁如水,在无声中溅落…

伴随着时间的步伐,轻踏着悠悠的岁月,不知不觉中我已长大。那托着脑袋幻想的童年早已模糊在我的记忆中。雕琢岁月的奔流,蓦然回眸,才发现匆匆,太匆匆。一直想为自己写些什么东西,在这宁静的夜晚。心里很空洞,又容不下别的什么。那些“歇斯底里”或是“义无反顾”都已成既往,匆匆远去。仍在努力,却漫无目的,才知道原来都是入不敷出的东西。

想,为何我的泪水未曾风干?因为从未痛苦疾泣_泪在心中!

也曾期待也曾守望,总是告诉自己不要把逝去的东西放在心上,却未真正洒脱过。藏在记忆中的那些画面,像是埋在沙洲的贝壳,当岁月带走浮尘沙土,它又露出齿边,或完整、或残缺,都能轻易烙痛你的心!

月下绪满一片美好,灯下存有一室宁静。美好的叫人忘记缺陷,而宁静叫人思想自己。在这夜下无人私语的片刻,是让人彼此倾倒自己,也是自我释放自己。在这如此偏爱损伤的世界里,只感到空虚得是零度!

夜风摇出了细碎的风铃声,似是一串串细碎的纷乱抖落在人的心版上。风铃的清脆,也许正给我点滴的甜蜜,正因为这点滴的甜蜜,才给我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它洒落在一湖生活的静止中,那种静止得过分,又静止的太久的生活,是不愿被拨动,被掀开的__那些涟漪,一个又一个的。

夜漫过围墙,没入重重屋脊,在花木丛中弥漫。

夜,静止。我的心都沉默下来了。而星月无言,冷观世界,俯视尘寰。年代在月色下显得苍白,人却爱在苍白中寻觅,追逐,追逐那闪着耀眼、引人、虚幻、煽动的璀璨的悬了满天的星星似的小梦。

夜,静止的叫我淡忘了生命的喧哗,喧哗里有太多的沉寂。沉寂总叫人苦苦地闷锁着,叫人有着潜在的冲动,潜在的愤怒,潜在的残酷!

沉寂是生命的填充物,填充在快乐与痛苦之间。它更深深地在那不去想象,不去形容,不去解释,不去包容它的心版上,刻一个残缺的美丽标志。

夜,酒,灯光下。有酒,有灯的夜是繁华的。人也走满了这路,以穿戴美好;涂满这酒,以欢声笑语。这灯,这夜,人说,这是繁华。

而且,人们也涂上了一脸繁华,不自觉地在眉梢,在眼角处,倾溢出来,彼此欣羡着。我满以为混合于人群中的是一份平静,是一种淡忘。只是猝然地自我察觉,杯酒中映着的是一张不沾繁华的脸,而我是喝酒的清醒者,会吗?是否?

我时常漫步在小中,在小雨中寻觅,小雨像一首飘逸的小诗,轻轻摇动着我的记忆…

总喜欢夜,喜欢这寂寞漆黑的夜,夜如水,有凉滑的触觉。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夜的分子,我在深夜说话,自己与“自己”对话,找寻灵魂相撞的火花,在梦里微笑。

白日的喧闹不属于我,在白天,是哑巴,说着别人能懂自己却不懂的话语。灵魂、思想、人情飞散于城市灰暗的高楼群中,而我就如一个没有任何意义的存在,添充着人群的缝隙,填补空白。只有在深夜,我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存在,思绪放飞无边。深夜独坐成了我的习惯,心平静如水,将逝去的日子重新拾起,将尘封的记忆再次翻开,将岁月的情愫慢慢沉淀…

月光如水,清风如丝,思绪在飞转…

起风了,月亮躲进云层了,世界也仿佛更静了。

该拾起遗落的梦了,该寻回斗志了,该豪情万丈地踏上新的征途了…

该回去了,安稳的梦,这苦恼的青,这宁静的夜。

不是后记的后记:走着、忍着、醒着、想着,其实胜过醉了;冷的、暖的、甜的、苦的,一点点的麻木了…

文:萧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