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塔

2013-01-07 22:06 | 作者:雨露夏荷 | 散文吧首发

大雁塔我去过多次,但凡有亲友来访,我定会介绍他们到大雁塔走走。不是么,大雁塔是西安文明古都的标志性建筑,能不去么?2013年的第一天,时令虽在季,可是阳光很好,晴空澄碧。午时,我和家人又一次来到了大雁塔。

大雁塔修建于唐652年,原是唐高僧玄奘为藏经译经修建的,塔高七层,取自佛教“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之意。虽是严冬,这儿游人如织,人们的脸上洋溢着节日的喜气和天般的温暖

我们首先参观了陕西民俗大观园,民俗大观园由威风凛凛、双眼圆睁,手持利器的“秦琼”和“敬德”把门——这当然是雕塑了。 据说唐太宗时,有盗匪作乱,惊扰得太宗皇帝不能安寝,后秦琼和敬德自告奋勇守护宫门,盗匪早闻二人杀人如麻,不敢造次。太宗皇帝果然能龙榻安寝。可是二位守护宫门异常辛苦,况且还有驰战疆场的任务在身,于是太宗皇帝叫画家仿二位的模样画了像贴在门上,那画像如真人般栩栩如生,盗匪慑于二位的威力,亦不敢夜里作乱。后民间效仿,挂秦琼敬德画像于门前,称为“门神”,沿用至今一千多年。

进入民俗大观园,游客的心情会愉悦起来,一组组粗朴简约的铜雕塑,召唤着你,吸引着你。这儿有陕西有名的“八大怪”:面条像裤带,房子半边盖,帕帕头上戴,辣椒一道菜,锅盔像锅盖,姑娘不对外,老碗和盆分不开,有凳子不坐蹲起来。这些栩栩如生的人物雕塑,形态逼真,憨态可掬,从他们的身上总能找到我曾经生活过的村子里人的影子,甚或能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家老人的影子,它们艺术而真实地再现了改革开放前期陕西人的生活,再现了厚重淳朴的民风民俗民情。游客们不厌其烦地奔过去,抚摸,端详,拥抱,甚至把自己变成一尊雕塑,站着或坐着,和它们一起合影,于是真假雕塑都是一脸灿烂。

除了“陕西八大怪”,这儿还有一些其他的雕塑,“母子抬水”塑造的是一个农村的母亲和自己的儿子抬水,母亲背上的小孩子正在酣睡,抬水的大孩子由于吃力,裤子滑到肚皮低下,咧着嘴,使着劲,他的勤劳和淳朴显得很可。“小两口浇水”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陕西的半边房为背景,女人揭开草帘,端着放搓衣板的洗衣盆从门里正要出来,准备洗衣。男人一边摇着辘轳打水一边和女人说着什么,使人想起小两口和和美美的田园生活。还有“剃头”“学童”“娶亲路上”和“车子全家带”,再现的场景和人物都活灵活现。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场景大多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但令游览者在享受美时,感到亲切,触动人们心灵深处对于陕西古朴秦风的美好情感激发着游客内心深处的自豪,加深了陕西人对于脚下黄土地的深厚情愫。难怪有网友发帖子赞:“ 大巧如拙,妙趣横生;历史文化,内涵丰富;俚俗市井,扑面生风;赏博观景,美不胜收!”其喜爱、赞赏及自豪之情溢于言表。

走出陕西民俗大观园,穿过大雁塔广场,来到对面的陕西戏曲大观园,这儿陈列着以秦腔为主的各种陕西剧目的雕塑。秦腔作为最具代表性的陕西地方戏,是地域文化的精粹和集大成者。秦腔的起源可追溯至《诗经·秦风》,被称为百戏之源。其慷慨激越,豪放悲壮的唱腔特点,鲜明地体现出秦人的性格特征和秦地的文化特质,而委婉细腻的眉户、碗碗腔,欢快流畅的花鼓戏、秧歌戏,巴蜀风情的弦子戏、端公戏等地方小剧种,则展示出秦地文化的多样性。 在戏曲大观园的门口,迎接你的是“生”“旦”“净”“丑”四大名角的巨幅雕像,走到此,你的眼前会呈现出“生旦净丑”叠印变化的舞台画面,耳边会响起秦腔优美的旋律。穿过小道,你会看到四组秦腔优秀剧目的彩塑。第一组是《三滴血》,只见五台县官晋信书、李遇春、李晚春、王妈妈和其他人物的眼睛都盯着滴血的盆,糊涂的晋信书还用左手的两个手指指着盆里,让在堂的人观看盆中血滴的变化。第二组是《斩李广》,那李广身躯伟岸,昂首提胸,气宇轩昂,表现出铮铮的铁骨傲气。第三组是秦腔有名的剧目《五典坡》中《探窑》的一段,此剧讲的是后唐时,王相国的三女儿王宝钏因执意要嫁给彩楼飘彩迭中的薛平贵,其父嫌贫爱富,执意悔婚,王宝钏不从,父女二人三击掌后王宝钏被父逐出相府,在长安城外的曲江寒窑和薛平贵成亲。新婚燕尔,薛平贵领命进疆征战,一去一十八载,王宝钏一人在寒窑艰难度日,其母思女心切,领着家人带米粮前来寒窑探望。这组彩雕淋漓尽致地再现了母女相见催人泪下的感人场景。第四组彩塑表现的《柜中缘》的舞台场景,说的是宋代,岳飞屈死风波亭,其子岳雷被官差追捕,万分危急之际,农家少女翠莲将他藏入衣柜,方免被捕。而翠莲为免被发现柜中私藏一个年青男子引来的误会,千方百计不让哥哥开柜,兄妹之间发生了一场惹人发笑的吵闹。幸好他们有一个深明大义的母亲,平息了风波,并为翠莲与岳雷缔结良缘。这组彩塑中翠莲和岳雷的高大形象与哥哥阴暗猥琐的丑角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雕塑中巨大的柜子特别吸引人的眼球,使整个画面显得妙趣横生。

穿过秦腔彩塑,来到戏曲大观园的另一侧,这里是陕西地方戏曲人物雕塑,有枕头木偶《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那齐天大圣高居山头的亭子里,说唱跳骂,好不威风,精巧的造型颇具趣味性和观赏性。地方戏曲雕塑中还有合阳提线木偶《周仁回府》,利用夸张的手法将提线的两手臂再现出来,虽未见提线,却分分明明看得见巨大的灵巧的手指提着一个穿蓝袍的摇帽翅的甩白袖的进退两难、痛苦不堪的周仁在回府的路上,耳边仿佛听得见周仁的哭音在悲唱。地方戏曲的又一代表雕塑是弦版腔皮影戏,该剧目流行于陕西西部乾县、礼泉、武功、兴平一带。此雕塑表现出台前台后的演出场景,台前是巨幅的皮影人物在表演,台后是夸张的挑杆的灵巧双手和戴着眼镜正用浑厚沧桑的嗓门配音的老艺人。站在这幅雕塑前面,游人会肃然起敬——为那些传播和弘扬“秦之声”的老艺人们。 雕塑家们在呈献给陕西人“秦人秦声”人物群雕的同时,没有忘记那些在秦腔的发展史上,为秦腔的发扬光大做出不朽贡献的戏剧家和表演艺术家,在戏曲大观园的一角,我们看到了这些活在秦人心里、与秦腔一样不朽的人们的雕塑,他们是王九思、康海、李十三、孙仁玉、范紫东、马健翎、魏长生等,他们成了今日陕西戏曲大观园中的“秦人秦声”人物雕像的代表。

参观完陕西民俗大观园和陕西戏曲大观园,夜幕已经降临,但我们游兴未尽,匆匆在周围买了点吃的,来到大雁塔北广场。正是花灯初上之时,霓虹闪烁,各色的光柱如彩虹般或横贯或四射或滚动,高高的天幕被辉映得神秘而瑰丽,以夜幕做衬,大雁塔的四周轮廓闪耀着黄色的光芒,在周围的“火树银花”和仿唐街红色宫灯的映衬下,雄伟而壮丽,神秘而静穆,这美丽千年的巍巍佛塔!

古塔前,今晚将上演水景喷泉,据说这是亚洲最大的音乐喷泉。此时,这里人山人海,熙熙攘攘。中国的外国的,城里的乡下的,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地上走的,怀里抱的,轮椅里坐的台阶上跳的,人们怀着激动的心情期待着,期待着水景喷泉的表演。

八点钟左右,音乐响起来了,从大雁塔处喷薄而出的几束淡紫色光柱,自南向北,将北广场自北而南阶梯状排列的九个水池映得光彩夺目。随即每个水池里的地灯都睁开了明明媚媚的眼睛,池与池之间的台阶下的光带也亮了起来,如各色的彩虹自东向西横贯在水池之间。广场上的人们停止嬉闹向水边的看台聚拢而来。

音乐徐徐响着,轻轻柔柔的,无数的喷泉踩着音乐的节奏,自池底而出,高高细细的,地灯的光芒变成黄绿黄绿的,满池细细的翠绿的水柱,如春过后山间破土而出的竹笋,那竹笋长,长,长,再长,长成无数挺拔纤细的竹子,灯光如阳光般照耀着细竹,细竹摇摇曳曳,尽显生命的活力,让你忘我地观竹形,听竹风,品竹节。这时灯光变成了淡紫的,无数的水柱喷薄而出,喷至一人高,哗哗然分散,款款然下落,如有无数神奇的手,在高空中合着音乐挥舞着无数条锦缎,轻柔曼妙,婀娜多姿。音乐的旋律明快了,灯光变成红色的了,无数的喷泉急速地窜到空中,在空中爆破,化为晶晶亮亮彩色的雨滴,纷纷扬扬,轻轻盈盈落下,二万平米的大池中,飘渺着粉红色的雨雾,如幻般濛泷而玄妙。水池如偌大的能照出人影的舞台,乐队似从天上而来,灯光师似在大雁塔周围的某一角落,他们配合默契,所有的精彩纷呈至自北而南由低而高的九个水池中,这边是绿莹莹的田田荷叶,含露带雨;那边是瞬间绽放的硕大无比的金黄色菊花,片片花瓣在秋阳中抖动;这边是头挽高髻舞动水秀的领舞者,那边是双膝跪地,扭动柳腰挥舞手臂的伴舞者;这边似瀑帘明明亮亮从空而降,那边似错落有致的涌泉,汩汩地,不断地涌动而出。突然间,地灯的眼睛变成五光十色,音乐变得轻快悠扬,那一池中孔雀展开了五彩洒金的羽翼,向观众尽显高贵;这一池中海鸥扑闪着银亮的双翅,欲凌空飞去……人们观赏着,赞叹着,拍照着,年轻的情侣们在池边嬉戏,孩子们沐浴在雨雾中追逐……这变化无穷,美轮美奂的雁塔喷泉!

如若你认为大雁塔可供观赏的就是这些,那就错了。北广场两侧罗列着唐代诗歌天文医学等方面的代表人物雕塑,南广场矗立着唐高僧玄奘的巨幅塑像,唐诗书法如星星般洒落在广场的角角落落,广场的地面铺展着许多巨大精致的地雕,街两边林林总总全是仿唐建筑,使你滋生处太平盛世,享大唐繁荣的梦幻。这一刻我感觉民俗淳朴着秦人,古老的秦腔滋养着皇城根下秦人的精神,摸秦砖汉瓦,品大唐神韵,历史就在脚下,就在眼前,就在指尖。于是,亲切了心头的一份情感。

已经九点多了,归去,浓情定在今夜的梦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