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望远,处低听潺

2013-01-05 20:30 | 作者:活着,是一种手段 | 散文吧首发

登高望远,处低听潺

到不了的都叫做远方,回不去的名字叫家乡——引

文/活着QQ/434500342

窗外的寒风依旧在不停的叫嚣着,天气依旧阴阴沉沉,远处的风景在半掩的窗帘下若隐若现,打开手机看到今天竟然是“2013/1/4”,谐音过来就是“你一生一世”。

想想这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是美好的一天。若是喜欢某个人,今天是个表白的好日子——山盟海誓、海枯石烂;若是两情相悦的情侣,便可共赴婚姻、相约终老;若是一路搀扶的伴侣,亦可制造些小浪漫,牵手“银婚、金婚”到白头。

今天对于我也有特别的味道——爱家、思亲、恋故乡。

【登高望远】

早上吃过早餐,便坐上车子,目的是工地,必须途径一条50公里的环山公路。车子爬到半山坡的时候才发现草地上、树枝上、房顶上层层碎碎的要化未化,顿时觉得在这同一片天空之下,尽如此的不同——“天上人间”。爬的越高,积雪越厚。在下坡的时候,积雪也变少了,直到没有了雪姑娘的踪迹。

一个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第一个目标点的山脚下。右手领着仪器,左肩背着脚架、手还领着些吃食。半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山顶,架起仪器,我变仔细打量起来周围的环境,抬头凝望,太阳害羞似的披着薄纱,定眼细看,你还会发现周身飘飘摇摇些絮雪,“头悬太阳复飘雪,若说有晴更无晴”。天是寒冷的,青竹总是低着耷拉着的脑袋簇拥在一起,似乎那样可以借助彼此的体温来温暖自己的身子,一阵寒风过来,“索索”作响,又像是我们摩擦着双手来御寒。时间过的不快不慢,看着翠绿山间白色的房子,是那么的显眼,此刻,还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给满是雾气的深山增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看着看着就饿了,而现在只能吃着这冷冰冰的食物,脚下的枯草把绿意深埋土里,长得高些的枯草还发出“沙沙”的响声,还有旁边的油菜花,正是生长的季节。

偶尔飞过的白鹭不忘的叫唤,我站在高山之上远眺着故乡的方向,我想我回家的时候将会是油菜花开的季节。

【处低听潺】

下午搬着沉甸甸的东西来到了另一个点。恰好在山涧的一根田埂上,稻田里有的是浅浅的细细的”牛毛卷”,电线上站着的几只小像是粘住了似的,一动不动,更像是在酝酿、在作词,要在这电线组成的五线谱上弹奏一首“牡丹江”。山上的松树、杉树故作坚强似的依旧挺拔的身姿,依旧伸展着满是针刺的枝体,那不就是游子?“混不好我就不回来了”,那句外出时留下的话还萦绕在耳边。那古老朴实的小依旧弓着身子给来往的路人提供方便,那身子是不是在家弯着腰板辛苦劳作的父母亲?这条不大不小的溪流,水面很静,若不是飘落的叶子在水面漂浮着,你真会以为这水是静止的。在有落差的地方还是发出“哗哗”的流水声,两旁的竹子,或三五成群、或簇拥在一起有条不紊的排着队听着溪流弹奏的思乡曲,百听不厌。

不知名的小鸟在叫唤,似乎是呼喊着在外玩着忘归的孩子。那两只脖子上挂着铃铛的小羊也被主人拉着回家了,叮叮当当悦耳的声音就这样越走越远,飘散在了蒙蒙也的雾里。铃铛是主人怕小羊走丢了而作的牵引。

父母无时无刻的惦念就是漂泊游子的启明星,才不会迷失在形形色色的人流里。夜,很安静,倾听溪流独奏的相思曲。

收拾完行当,坐上车,看着璀璨的路灯,我的心也星辉斑斓,看着那故乡的方向,想象着一家人团聚的情景:奶奶、妈、大哥、二哥还有我可爱的小侄子,嗑着瓜子,谈笑着……

于2013/1/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