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诺倾城,一生相依

2013-01-05 17:45 | 作者:紫鸢 | 散文吧首发

(一)

雾朦胧,青黛相依,谁手执油伞,立于曲院栏,素衣长衫,黑发如瀑,双蛾颦翠眉,红脸如开莲,素肤若凝脂,绰约多逸态,轻盈不自持。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临水凭栏,静如,泼墨山水画。

画中人,入了谁人眼眸,入了谁的心扉,谁,立于雨帘不自知,任雨水打湿华发,浸透月白长衫,袍子襟摆玉青色玲珑古玉泛着层薄淡雾气,一如玉的主人,心思迷蒙空远,早已不知今夕何夕。

佛说,与你无缘的人,你与他再多的相见终是枉然,与你有缘的人,她的存在就能惊醒你所有的感觉。

黑瓦白墙,一纸红尘淡,微风水岸,一溪流云轻梳妆,原来真的能有人让自己一见倾心,原来眉间铺满尘埃,却是为了等待佳人。

立于桥上的女子缓缓踱步而下,走到桥岸,抬了抬手把手中油伞倾出去一半,眉目淡淡,“公子,衣衫被雨水打湿了!”

哲息如初醒,从深思中醒悟过来,收回自己的思绪,转瞬恢复淡雅模样,含笑道:“多谢姑娘!”

“我送公子一程吧!”

哲息没有反对,能和一见倾心的佳人多相处片刻,这样的时光难能可贵,两道身影步入雨帘,哲息接过她手中的油伞,只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让雨水涤尽俗世尘埃,共赏人间刹那芳华。

两人走到亭苑,女子缓缓转身,哲息把手里的伞重新递给她,她莞尔轻轻一笑,接过,重新打伞步入雨帘,望着翩跹的身影渐渐远去,哲息突然问道:“可否告知姑娘芳名?”

“羽若!”女子没有回头,缓缓离开……

(二)

哲息重新返回厢房,刚刚那一刹那他以为是自己做了一场梦,一场不太可能实现的梦,这世间真的有那般轻灵的女子么,纵然有,自己也是不配的吧,于阴谋黑暗里倾轧,自己的心早已冷的如同寒日的坚冰。

“十哥,发什么呆呢?”

哲息突然醒悟过来,自嘲笑笑:“说到哪了?”

十六皇子俊息有点茫然的看着自家哥哥,他和他十哥同为柔妃所出,是以和他这个十哥关系最好,在他印象中,他十哥向来自持有度,温文有礼,这般发呆的模样从来不会让外人看见,撇撇嘴说到:“五哥说江南水患,问你赈灾事宜呢?”

哲息打开手里的绸扇,漫不经心说到:“发放赈灾物资可不简单,最起码要有灾民的花名册,有灾粮的分配方案,物资的运送路线,何时来取灾粮,在何地取,这么多的县市,监督可是个问题,五哥,父皇给你派了个好差事!”

五皇子愁眉苦脸:“要不让父皇派你去?十弟,你心思向来细腻,一定会做的很好!”

哲息淡淡一笑:“君无戏言,父皇说出来的话向来没有收回去的理!”哲息摇了摇头,他这个五哥头脑简单,奈何背后势力强大,否则早就一命呜呼了。

七皇子摇了摇手里的酒杯,一双桃花眼微微上挑:“你们能否别这般扫兴,我们来在风月之地自然是来享受消遣的,提朝堂那些事做什么!”

其他皇子纷纷附和,再也不提朝堂的事,把酒言欢,谈论哪个女子生的好,哪个琴谈的好,说到最后都找佳人一度宵去了。

整个厢房顿时只剩下哲息和十六皇子俊息,哲息看所有人都走了,收起手里的扇子,“十六,这次赈灾你派人跟着去,让五皇子有去无回,死一个少一个!”

十六吊儿郎当的吃着美食晃着腿,抬头看了眼他十哥,淡笑道:“还好和你是同一个母妃所出,否则我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十六心里却明白,他的这个哥哥比他母妃还好,有了他十哥,这些年他才能为所欲为,张扬跋扈,犯了事所有的烂摊子都是他十哥收拾。

哲息露出真心的笑容:“我书房里有一份详细的赈灾方案,解决了五皇子再派人实施下去,我可不希望到时候收回来的江山满目苍夷!”

十六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继而满脸贼笑道:“哥哥没什么事,小的就撤了,这良辰美景的……”

哲息挥了挥手,十六转身离开,哲息突然唤道:“对了,知道这曲月苑有一个叫羽若的女子吗?”

十六满脸震惊的回头,继而满脸意味分明的笑道:“哟,这吹的是什么风啊,十哥你不是一向不近女色么,什么只要江山不要美人!”

十六看着哲息脸色越来越不好,及时打住,郑重说道:“十哥放心,就是把曲月苑挖地三尺,我也把那人给哥哥找出来!”

(三)

一处偏殿的庭院里,成片的梨花开了满院,漫天的花瓣随风而舞,簌簌而落,沾满衣襟,哲息手持一管碧玉笛子,立于最大棵的梨树下,青衫磊落,容颜俊朗,灼灼其华,一袭黑发用锦带松松系着,花瓣落满周身。

岁月翩跹人知否,花开花落又一季,年华如流水,若是青丝换满白头,谁知此生几回眸,心思几人知。

能否有一人共思往事,共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共眠一舸听秋雨,一世的欢颜,只为你一人绽放,红尘辗转,只同你同唱一曲地久天长。

哲息放下手里的笛子,望着空中飞舞的花瓣陷入沉思,一念繁华一念灰;一念成悦,处处繁华处处锦;一念成执,寸寸相思寸寸灰。

自嘲一笑,那初初一眼,已是思念成疾,红尘俗世是否真有一人为自己而来,陪自己梦书西厢,陪自己同醉明月,真真是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难为情。

殿门处所有宫女望着那道风景已是看的痴迷,十六大步走近,咳了咳问道:“你们十殿下呢?”

宫女顿时如梦初醒,慌张回道:“回十六殿下,在,在里面……”

“都散了吧,十哥府邸不养闲人你们是知道的,让十哥知道你们为了偷看他不做事,估计你们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十六挥了挥手,朝着梨院大步走去,宫女顿时一哄而散。

哲息听到身后脚步声,缓缓回头,朝着十六淡淡一笑,“有消息了吗?”

“再没消息就被你劈了!”十六撇撇嘴,把手里资料递给哲息,在树下华丽的锦踏坐下,伸手拿过椅踏旁小几上的糕点,翘着二郎腿说道:“尚源城的一家书香世家,她父亲得罪当地府伊,举家被害,她辗转流落到曲月苑,化名羽若,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卖艺不卖身,见客人都面覆轻纱,没有人见过她真实模样,都在传言,也许长的很丑!”

哲息嘴角微弯,长的丑?那样倾城的佳人若是以真面目示人,估计京都的这些公子们都得疯,看着手里的资料哲息皱眉道:“尚源城是谁的封地?”

“七哥的,十哥你不是不打算动七哥么,不是要留着他制衡二哥!”

哲息把资料甩给他,眼神顿时犀利:“此一时彼一时,吩咐下去,提前动手,十日之内让他消失,十五日之内把尚源城收回来,至于那个府伊,满门一个不留!”

“遵命,小的这就去办!”十六站起身,顺手又拿了两块糕点塞在嘴里大摇大摆的出去,走到院门口又转身说道:“十哥,听说今晚羽若弹琴一曲,若是谁能谱出她所弹的琴音,就共赏明月,十哥别错过哦!”说完满脸贼笑的跑了,他的十哥难得开窍,他可得好好牵线搭桥。

(四)

曲月苑里早已是人山人海,十六带着哲息大摇大摆的走进来,他早就定好了上好的雅间,曲月苑的主事丽娘一看到十六顿时两眼冒光,这可是位有钱的主,一个包厢钱就抵上整个曲月苑好几年的收入,这般大手笔的客人,自然亲自迎接。

丽娘把他们带上二楼雅间,亲自拿来糕点蔬果,还有一副笔墨纸砚,整张脸笑的如同花儿一样灿烂:“公子爷,羽若弹完你们就可以写曲谱了,若是被羽若看上,今晚羽若会相陪一晚!”

十六摆了摆手:“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丽娘一走,十六顿时嬉皮笑脸的对着哲息说道:“怎么着,十哥这个应该难不倒你吧,难倒也没事,若是别人写出来了,那我去打断他的腿,不让他去!”

哲息抚额,知道十六同他开玩笑,但想想等等就能见到日思夜想的人心情倒是颇好:“你干脆把羽若打晕扛到我府邸,这样岂不是更省事!”

十六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怎么没想到这点!”看着他十哥那温柔的神情,顿时打了个寒颤说道:“我要是真把羽若打晕扛到你府邸,那你们就彻底没戏了!”

哲息淡淡一笑:“你知道就好!”

十六翘着二郎腿,时不时往嘴里扔两粒果子喃喃道:“真想见见那羽若,居然能让心思缜密的十哥破坏原有的计划,一怒为红颜啊!”

说话的这会儿,羽若已经在台后坐定,一道轻丝屏风挡住佳人容颜,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屏风后一道身姿婀娜的身影盈盈一拜,清悦的声音传来:“各位公子能来,是羽若的福气,若有人能把曲谱写出,羽若一定兑现自己的承诺!”说罢在古琴旁坐下,轻灵的琴声缓缓传来。

十六继续晃着二郎腿,嘴里塞满食物,口齿不清的说道:“声音都这般好听,难怪有人一怒为红颜啊!”说罢看了看哲息,只见他十哥已经听呆了,十六扔过去一粒果子:“十哥,发什么呆呢,快写!”

哲息如梦初醒,握着狼嚎刷刷在纸上落笔,一曲结束,外头早已有人候着,十六把哲息写的递给小丫头,返回椅踏,继续啃他的果子。

一曲结束,叫好声成片,有些人不顾反对,翻身到台上,竟是想要一睹红颜真面目,羽若弹完就已经退下,屏风后只剩下古琴。

不多时,小丫头含笑跑回来:“这位公子,羽姑娘有请!”

十六吹了声口哨,哲息站起身,拂了拂衣摆俯身对着十六说道:“从我身边调一半影卫守着羽若,不管我在没在,曲月苑都派人看着!”

十六含笑盈盈:“十哥没交代之前,就已经派人守护着了,笑话,我十哥看上的人我能不上心!”

哲息淡淡一笑,转身离开,眼看着就要带倒椅子,十六不知好歹的提醒:“十哥慢点,着什么急啊!”

“回来再收拾你!”

(五)

一轮明月高悬空中,清冷的月光洒满安静的夜晚,依旧是那处桥栏,依旧是那道翩跹的身影,景依旧,人依旧。

是谁曾说过,三千繁华,弹指刹那,百年过后,不过一捧黄沙,是否能寻得一相知之人,流水迢迢共吟唱,共赴锦瑟年华。

羽若缓缓转身,眼里有些了然,淡雅一笑:“是你!”

“是我!”哲息回以一笑。

哲息步上曲桥,自然而然的解下披风替羽若穿上:“夜里寒,别着凉了!”

羽若依旧神色淡淡,“公子以后别来了,这里不是公子该来的地方!”

哲息望着远处清澈的湖面,含笑道:“若我说你到哪我跟哪,你信吗?”

羽若自嘲一笑,上次看到哲息明黄色的鞋就能知道他是皇子,“公子有更远的抱负,这一方天地束缚不了你!”

“你知道我的身份,所以这次以琴声相邀,羽若我知道你的心思,你为何不能顺从自己的心!你希望我来,现在我来了,你又何必赶我走!”哲息缓缓说道。

羽若被他说破心思,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有点局促,低声道:“对不起,我知道自己不该拖累你,可是我想见你,只是想见你……”

哲息伸手揽过她,眉头轻触:“你怎么会是我的拖累,我很庆幸你的一见倾心!”

羽若扑在他怀里哭出了声。

(六)

第二天,哲息撤回暗卫,带着羽若到府邸,两人在梨院里说说笑笑,十六风风火火从外头冲进来,一看到里面的场景顿时又冲了出去,许是不甘心又冲了回来,咳了咳,里面的两个人从自己的世界里醒悟过来。

哲息俯身吻了吻羽若额头,神情温柔说道:“等我回来!”

“十哥你也教弟弟几招啊,这,这速度也太快了点,才一晚就让佳人躺入怀抱,说出去谁信!”

哲息抬手敲了敲十六的脑袋,含笑道:“我们一见钟情!”

十六翻了翻白眼:“你直接酸死我得了!”

“都布置妥当了吗?”

十六恭敬回道:“已经安排下去了,反正这江上迟早是你的,你着什么急?”

哲息含笑道:“说错了,是你的!”

十六跳着脚吼道:“十哥你,你……”继而又懊恼的捶胸:“我就不该帮你,早知道把嫂子藏到一个你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真是自作孽啊!”

哲息嘴角笑容慢慢绽开,最肯忘却千般虚名,求一世清闲,欲问尘中客,浮生能有几年?最愿将那万种风情,皆遥寄江月,共看那长流水,送流年。

正所谓,缘,是一个相遇;份,才是一生相守。

一诺倾城,一生天涯

(全文完)

备注:这篇文是《澈倾天下》哲息的一个番外,需要全本文档的可以加群:244314484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