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1-03 19:27 | 作者:梦尘 | 散文吧首发

烦躁的天气,就如今天,连心情也被蒸腾起丝丝雾气,在这雾气中丢失了自己,那一丝丝的青气仿佛要将我吞噬,只给天空中微弱的水分临摹我的样子,在感情的路上徘徊不前......

已不知自己说了多少次淡泊,最后零落了自己自信的身影,只剩那无法诉说的淡泊和那放纵的微笑,诠释着青的浓黑。秋天不再,枫叶也早也烂进了心里,我的心依旧悲凉,哪怕是在这阳光明媚的日子,腐糜的心情也像溶解我另一面阳光,我想逃、想躲,却如此乏力,无论如何,黑暗总是有的,它在眼里、在身后、在心中。可我并不为此诧异,就如我们的感情,衰败、瑟缩,却依旧刻骨铭心,百炼而成钢。

整整四百天,并不是我刻意去计算,而是那每一天都好像深入骨髓,让人无法释怀。流水总是往下流,时光总是往后走。连我的感情也淡漠的悄悄流逝。我开始焦躁不安,那和蔼阳光的微笑也出现了波澜。

我在挣扎、在怒吼,我的心中有不甘、迷茫,我不愿如此,我想伸手揽下青天,我想飘然飞升轻摘星辰,我想自豪地宣布所有鲜花都为自己绽放,我想向脚下不屈的小草致敬,我想指出清水下涌动的浑浊。在心中、在心中闲庭信步,我渴望能够让心羽化登仙,即使想留下我。即使能留下我,但你无法阻止我的内心,穿透和你的隔阂。四季轮回,伤感永恒,似乎那以前滴落拍打尘埃的泪,红尘飞扬、经久不息。

此刻我再也无法做到波澜不惊,我热烈的渴求,我能感受到周遭的空气都被我蒸发,我想淋漓尽致的抒发我的感情,我想用我的感情融化冰。感情、感情、喷薄的感情、积郁的感情,我让狂风送走,让所有人快意我的感情。

可,喷发后的火山,总容易再归于寂静。但我的感情依旧浓黑。

人生无多意,心静自然凉。当我来到学校上课的时候,我这样想着。

当日光很斜很斜的时候,我总习惯独呆在教室内,我们教室的人不多。这时看着金黄色的余光,清新的书香会道出此刻我们相视的心情。我不算好,你也不算好,你总想伸手透过阳光摸着我的脸颊或下巴,而我总想在自己脸上找到你的手指,想把它放在鼻尖轻嗅着,有我不明所以的味道。

你像一杯香茗,透发出意味深长地气息......

感情在金色光影中被悠然映亮的光芒,就像杭绸一样柔和、美丽、飘逸、沉醉。我知道,我们在彼此的世界中是最美的。因为,这里没有隔世的奢靡,我们可以尽情挥霍在世俗人眼里绝不可能生存的恋情。当我们离去,我们也只能成为外面世界成规与定律的一份子,我们便注定会被吞噬掉这份纯洁,注定会被污染了这份惟美。

想到这里,我悠然心痛,便转身离去,离开了你,把你在想象中永远的留在了那里。

阳关洒落闲读书,这该是午后,临轩、独自。书卷翻在桌上,眸光却慢慢的痴了。在心里淘起微醺醉意的时候,浮想联翩的是颜如玉。还有你的脸。我问如何才能把书读成一种闲情,还真少不了你的一丝味道,在书香四溢中找到你的味道,侵入一段闲适的时光里,想入非非。

无论是我把别人留在美景中,还是别人把我留在美景中,都会让我有一种难以言表的酸楚,这般想着,心便淡了下来。

但,我意犹未尽,我表达的,当然不止如此。阳光明艳,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整修的操场上,水分正在不断蒸发,正如我此刻的心情,蒸腾、升华,循环往复、生生不息,就如我所说的,我想表达的不止如此,就像天在破败的操场上愈来愈昏暗,莘莘学子来来玩玩,当内心有泪水打转,当它滑过我每一个器官,轰然坠落时,我知道我离生活很近很近,目光扫视之下,就像只要我伸手,我就能接下面前水晶般的泪珠一样,但是,其实我知道自己永远也无法握住它。尽管这一切很美。它这这样流走流走,却把我留在了那里。

如何为相忆,魂过潇湘。悲思缠绕,凡事荒废,心念如是,你还好吗?你在哪?

火焰暗淡了,在本来应该炽热燃烧的时候。

独自一个人沐浴在这浸透了太古之初的思念,念想的在昏黄的阳光中,人的灵魂也能归于最澄静的宁静,这时心也慢慢流逝了。隔老远传来的声响,把这些移到心中,薄汗微溶了这午后的念头。这让我感到温柔与抚,从这些念想中,心能感到一丝温暖

这种百年孤独式的笔锋,让我在恍惚间无言以对。

我很熟悉这一切:风平浪静的情感水面下的暗流洄涌,外表的恬然自若后不足与旁人道及的惶惑和哀伤

逆流而上的感情,不存在让人血液沸腾的气息,我的心开始躁动,可我还压制着它。

看着此时的操场,没人的操场是一个奇怪的地方,他奇怪的大,有一种极其陌生的潮水漫空而来。这是一种似曾相识、不期而遇的感动,也是一种不能强求、无法逃脱的真情。

这是你的电话来了,我打了那么多的电话,我想你也应该回个了罢。

我本不想接,可我的心就像光滑的玻璃珠子,不经意间溜向了你,我还是耐不住接了电话。你叫我出门,当我出门望见你的身影时,我心底涌出一丝莫名的味道,我心里想:我应该和你说清楚,毕竟我是爱你的。那爱像被一层薄纱隔着,我能感觉到你,感觉到一个女孩子像稚芽一样的气息。

平素我在想,我很无奈,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如意之事仅十之二三矣,但我又在想,或许那未曾拥有的才能永恒的美好

这般想着,我的心便在不觉间靠近了你,那熟悉的味道我轻嗅一口,我很容易满足,就如此刻一般。看着你嘴角噙着的淡淡的微笑,你将给我准备的午餐递到我的胸前。这画面突然冻结,我感到前所未有的美好,一个温馨的画面,似有什么东西在我耳边喃喃细语,给欢乐的我增添了一缕轻柔、一丝细腻、一点神秘、一种意境。

我伸手轻轻拂开你的东西。不!这不可能!我本应该收下的!

我想此时我的心惊诧不已。

我觉得我应该收下,我明白爱情不是灵与肉的结合与欢愉,爱情像一口井,你从中汲取到什么就是什么。你没有生气,只是平静地望着我,我受不了平静的你,然后窃喜的接过你再次递来的午餐。

你赢了,无论是开始、过程或结尾。而且我也输得心服口服,连带自己也输给了你。没有过多的话,至少你没有说什么,只对我说放学等你,我麻木而自然地点点头。你走后,我将一丝斜斜的目光外放瞅着你的背影,看着你的背影远了远了,直至消失在转角,我没有留你,哪怕在想象中,我分明在空气中闻到了眼泪的气味。

这时,我并没有立即离去,我呆呆的回过神来,望着你站过的地方,一时间木然不已,仿佛空气都因为你的离去而哀伤起来,我用手虚抓一把,你确实走了,所以我什么都没有抓到。我低头望着那黑色的袋子,然后转身走去,这是我不经意间瞥见教学楼四合院内的桂花树,我的眼眸顿时流转起来,还有些许未曾凋落的桂花,没有任何动静,许多学生都进了教室,我突然明白,生活就像一颗大树,不起眼的树叶,平淡无奇,但信手拈来,你会发现每片叶子的脉络是不一样的。

回到教室,坐在座位上细细咀嚼,那些记忆依旧鲜活,但我并不满足,在我看来我得到的并不多,哪怕是在此刻,得了,我该让心静下来,慢慢的品味你的爱。你像一杯香茗,茶流转千年,那如清茶的女人也会一直流连在男人心中。

我能对你做什么?我能为你做什么?我问着自己,我应该全力以赴,对你或对我,真正的爱是一种全力付出的行为。

想着想着,耳边的上课铃响了起来。心静心凉,天籁自然临轩而至,我哑然失笑,生活与我开了一个个夸大的玩笑,是对我愚昧的一种绝妙嘲讽。我的女朋友、我的朋友,相继给了我许多温暖与同情,我发现我的反复讲述很像祥林嫂,我清晰地看见心不断收缩以及那触目惊心的裂缝,两个面孔的我站在夹缝中,审视着未来。

我尽力守护心中那一分微凉,那一份清静的月华,让更多的读书的时间梳理心绪。可是我很难守住这样的快乐时光,它总是在无言之中弃我而去。这是第一集晚自习,化学的,老师宣布自习后便在教室里游荡起来,而后他看着窗外,仿佛在想着些什么,老师云者,授业而解惑也,在这个世界,一切事物都需要喂养,在这个喧嚣漂浮的世界里,心有时不是自己的。

外面的天色渐渐的黑了,突然想起那离我几许日子的月亮,连月光我也好许不曾见了,不知是不是我没有可以去感受,还是它在云簇中隐没了身形,我不曾感受到光,可我并不黯然,哪怕此时我喑哑的喉咙无法表达我充沛的感情,我还有笔,执笔之间,总总前尘往事总会烟消云散。

没了皓洁的月光,我用笔轻轻推敲着这黑夜的昏暗,向着无边黑暗述说我繁琐的感情。思想总容易在酣畅之处孜然退怯,下课钟声再次响起,我迫不及待的出了教室,看着无边夜色,对面的楼层是初中的教室,此时已经没了光亮,我用深邃的眸瞳打量着对面,仿佛要穿透一切,看到无人的街市。

我想看见不一样的世界,于是我登上了更高的楼层,放眼眺去,我的心仿佛也飞了起来,我在这世界的夹缝中惘然了,不知是留住精神的我,还是保住肉体的我。精神不断埋怨肉体,两个自我站在没有愈合的伤口前打架,我的欲望越少,现实给我冷脸越多,于是,生命的抉择又站在我的面前。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怎奈何,如花美眷,终不敌似水流年。我想你是一个雅贼,不但偷走了我的情,还偷走了我的心。执手相看泪眼,在无语凝咽时紧紧相拥,还有什么能阻止我的梦?

我释然了,习惯于承受,习惯自己拯救自己,习惯于心灵的奔波,为习惯而爱。

此刻,已经上课,我安然回到教室,依旧自习。

此刻我突然想起王国维先生的人生三境。

昨夜冷风吹枯树,独上小楼,望断天涯路。思念、爱情,我选择了边缘的交叉点,竭尽全力的生活着,为了自己活的体面一些,我看透了,在爱情面前没有神话,有的只是让人手足无措的平淡以及那让人掩面太息的伤感,在两种之间,总有丝丝喜悦在夹缝中顽强抗衡,就如我一样。

我恨你,但我也能继续爱你,虽然不像别人爱你那样爱你。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爱情告诉我,我选择了一个方向、一个故事、一个虚拟的爱情故事,脚下的风尘告诉我,进行爱的旅程路很多,且布满荆棘。

于是我恍若所得,我把与你的爱珍藏起来,把它写成诗稿呈在你这美丽的可人儿面前,美的诗句,让人惬意,让人领略一种境界,让人上升一定的高度,但我知道美的不只是诗或诗人,更美的是那诗中的感情,饱满而雄浑的感情,足以在顷刻间瓦解掉一切。

想到这里,我不觉想到为你写的诗句:

十六岁的天空敲碎了爱

几则信纸躲在笔尖下

疼一个人,好好疼她

刻一堆情节,让你记住

落笔,用蹒跚的步子

走断我的脚趾

拿一只断笔

削出铅来

写下几行清泪

然后用橡皮擦轻轻抚摸

如果思念还能再思念些

当枫叶从眼前零落

飘来的是你,飘去的是你

秋夜有多轻

这爱情该忆起

......

可是如今已过了秋季,感情的凋零没了寄托,我想我还有明月,如果轻呼圆月,只要月空还有,只要思念还有,一轮圆月又何必相见,可是这个日的月却从未在我的视线里展现他那皓白的面庞,没了秋、没了月,我又想起以前的诗句:

一滴泪滴落在黄土上

犹如你该吐露的心语

而你已默默远去

秋天不在,你我之间那似熟还生的幕帘

不时飘动,边角卷翻

想着一去去看花开花落、云卷云舒

我感到无边的惊喜

像泰戈尔一般在布拉马普特拉河上

惊喜的吟诵我第一行诗句

调皮的南风也吹不倒隔阂

无忌的时刻尚未走来

午夜时分

我走进了无可描述的朦胧

我想这就是爱,不乏无忌的时刻,让我把思念融贯成黑夜里的光亮、赏心悦目!我冒着一切危险想记下这一切,我喜欢被新世界抛弃的那种落后的美,感情飘逸,然后记忆的根被噬咬,无论表层深层,根系纠结错杂,感情漂移产生撕裂性的疼痛

那荒芜的心,慢慢的退出你的视野,以其翁蔚葱茏,成为彼此的布景,而后你的任何一个小动静都能传到我这里,让我听到:

一颗小纽扣,从你胸前断线脱落。

一丝长发,打上你原有的气味,等待曾在脑袋埋下秘密的主人。

你嘴上发出悦耳的笑声,夜复一夜的喑哑,偶有突然的啜泣与伤感,就有一滴露水滴落之声,清冽纯明。

爱你、关注你、为你烦躁了心情,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了,我想。

我说“我想”,而不是”我们“想,这是一种需要掩饰的诚实。我感觉到你的爱中,你有一个磁场,我像碎铁屑在磁场中被拨弄了一阵,就丢失了来处,轻如微尘,在一束阳光中直线飞行。

是俘获吗?又像是被抛掷。

我看到你的爱,不是刻意的,隔得近了,感觉更远,不黏腻,有很厚的烟渍尘垢。抛掉是没有疼痛的,可是我有感觉,但我并不会因此而留下一个空洞,它随时充满。在你的爱中,我没能看清一切,看清的东西会灼伤一切,从瞳仁直刺入颅骨,疼痛异常。闭眼又是一道急骤的闪电,背景是惨红一片、没有边缘。

我曾说过,我喜欢感性加知性的女人,可你不是,但这并不影响什么,你比这优秀得多了。我至今还记得你的绰号——绿茶,我喜欢茶,就如喜欢你一样。

如茶的女人是如水的尤物,柔媚而慧敏。

女人是一个神奇的生物,是一种会蜕变的生物,完美的女人如璞玉毫无瑕疵,女人是一种艺术,要品如茶般的品,而经营美丽是女人的天性,我并不认为女人爱美可笑或可耻,做为男人,我想我比女人更理解女人,女人二十美丽,三十成熟,四十风韵犹存,五十雍容华贵,当然这是普遍的女人观。

我欣赏女人,更欣赏女人对爱的态度,女人独有的天真与温柔的天分要留给真爱你的人,敢爱敢恨才是积极向上的女人观。

可我不懂你,我就想象着你是那袅绕的烟雾,绕着我的手,抚摸我,给我无限的温柔。

时间之水缓缓而过,雾水一般的浑蒙,不觉间放学了,我还在奇怪这漫长的一节课,怎不是那般枯燥,反而如我的思绪般活跃,让人难以释怀。出了教室,我决定我去等你。

我将书包松散的挎在一肩上,我在等你,然后你来了,你是淡笑着的、很美,那笑真的很美,美的憾人。身材匀称,表情自然,笑容纯真,真的,这是多年以来你一直定格于我心壁中的形象。这是,我定定的看着你,你也怔怔的看着我。我呆了几秒,然后你说:“走!”。此时你的嘴角依旧噙着淡淡的微笑。

这时的楼道不是太拥挤,大概是因为初中不上晚自修的缘故吧。

我没说话,我的内心其实是想说话的,但我似乎想你先开口,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我猜你是受不了这寂静的气氛了,你说了你今天的一些事,顺便提到你周末有事,我也随声附和着便径直出了校门。

送你回家,这是我每天的必修课了。在我看来女人是需要保护的,因为对于她们来说危险总是如影随形。于是,把你安全的送到家,也成了这个世界对我心灵的一种慰藉。

一个人影寥落的夜,灯光有些醉态,倦怠中略带妩媚。我的手不觉间攀上了一丝温暖,我知道那是你的手,可我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莫不是你认为我冷冰冰的手还能给你带来一丝温暖?

我回头略有深意的看着你,可是你并没有发现,我眼睛里闪烁的微光,坚定而摄人心魄。夜凉如水,四周寂静,你的心却在这天地间向我靠近,我抬头看着冷白的月亮挂在西边的高楼上。

你说着事,拉着我的手,又放开,让我的心中有一丝不舍与惋惜,我感觉到风轻扬你的秀发带来的香气,像是对我心有不悦的一种补偿。这条路印上了我们许多的脚印,那是一种记忆、一种财富。记忆能够穿透任何东西,而使它所保留的一切不受伤害、完好无损,想到这,我的手不觉紧了几分,可是我的手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在执着些什么。此时,一种莫名的孤独感油然而生,哪怕此时你就在我前方,但是大部分时间,我发现孤独是有益的。

不过霎时,便到了你的家门口,你还是笑着的,但是我能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不舍,这时,你轻掂脚尖,在我的唇上轻描淡写的掠过,我能回想到那突然性极大的瞬间,你的唇很软、很热、很清新,这一刻握住了苍老,禁锢了时空,一下子到地老天荒。还不待我有所反应,你便俏皮的转身走了,我也只有转身离去,在望着你的背影消失的时候。

我留着泪望着天空,在这漆黑的夜没人会在意。

我在墙角隐没了身形,双水这边不算热闹,这里的夜晚并没有市中心那里的红灯绿酒,城市很大,但在我视野里的城市却仅仅局限于一张地图、几条与个人生活息息相关的街道。

我看着天空,这个世界真美,这是一种优越的责任感。

我边走着影子便在路灯下逐渐拉长,最后消失......

一大早起来,我将被子掀开,抹一把眼屎,这新的一天开始了,我该去上课了。出门的时候,我很开心,我就这么背着书包一路向西,与太阳赛跑,仿佛从中午的时光被凝固在时空的某一刻,一路享受着这冬季暂的阳光。

还没有遇到你,我知道我还要往前走......

baby悦丶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