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梦

2012-12-30 12:39 | 作者:洛晓年 | 散文吧首发

(一)

在观楼看了一的绵绵的雨,丝丝好似那无尽的愁思,荡漾心怀。扬州的春天来的笔京城要早些,此刻地京城应该还是积满城吧。想到京城的雪景,心口就隐隐作痛,那柔水般的她,永远不会是当初的那个雪儿了。从我离开京城的那天起,当初的乡,早已遥不可及……

京城,那个好熟悉名字,又好陌生的地方,自从我主动向皇兄提出来江南,而被封为江南王的时候,它已经从我的记忆中,便开始慢慢模糊,慢慢消散,江南王徒有虚名的空架子,我又何曾在乎呢……手握重权的我,在帮他平乱登基之后,变成为了他最大的隐患。树大招风,我又何尝不懂?臣子对君主的威胁,会有什么样地结局。我不想位子兄弟反目,而主动交出了兵权,当时我只想着能够和她在一起,然而她却选择了留在京城,留在了皇兄的身边,或许我早就应该料定,也不会凭添那么多的怅然。现在的我只能在这扬州坐着孤独的江南王爷……

王爷,酒已经凉了,我帮你换一杯吧。应妤提着一壶煮好的梅酒过来说道。这时我一阵猛然,才发现杯中的酒儿早已凉透了。

浓浓的飘香,带着腾腾热气,溢满了整个屋子,应妤是煮酒的高手,在她的身上,我有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她略含深邃的眼神总能让有有些遐想的神思,想起朦胧中的那个她。

她再次替我斟满了杯中的酒,我一挥长袖,将那清醇的长泓倒入了口中,我似乎喜欢这种感觉,也不知道是曾几何时。

应妤,告诉我,为什么你可以煮出这么与众不同的酒来。我不由好奇问道。其实以前我并不喜欢和梅酒,嫌她味酸,不纯正可是当喝到应妤煮出来的梅酒,少了几分酸味,多了几分醇劲,不可挑剔,感觉正中,也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开始慢慢的喝上她的梅酒来了。

应妤一边细调着手中的酒壶,轻抹一笑,嫣然如靥:那是心意,用心煮出来的酒。

心?对我而言,竟是如此的茫然,到了扬州一载有余,而我的心又何曾在此逗留过呢?似乎是早已被积雪冰封在了那遥远的京师,那已经不属于我了。心,到底该归何方?

应妤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王爷并封为江南王,好似并不情愿,应妤不懂,王爷为何又要主动要来江南,你和皇上不是亲兄弟吗?

兄弟?我一声冷笑,是的,以前我们是最好的兄弟。然而自从平定叛贼,登上皇位之后,他和我之间就有了一道无形的鸿沟,难以逾越。我的存在,直会让他不安,以前并肩作战的时代,早已经不在了。

也许,以前是。我凉凉的说了一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从何时起,我竟然也变了许多了。

以前是?现在就不是吗?应妤有些愕然,一双似水的美眸,痴痴地望着我,感觉稍稍有些微妙。

是的,以前我和他是最好的兄弟,那时候他还是太子,官锦天作乱,也只有我坚定地站在他的身边,那时候我们同生共死……但是叛乱平定之后,一切就开始慢慢地变了,登上皇位,他天子的威严,不容任何人侵犯。从此,我们之间也有了一段难以逾越的距离。我怕淡淡地说着,以前的日子,我和他层相互依靠,度过了最难熬的时期,我陪着他,就两个人……现在那已经成为过去了。

我不明白。应妤摇了摇头,继续煮她的酒,那腾腾的热气,散发出来的浓浓酒香,看着那张朦胧的脸,令我心头一怔,那神韵,的确很像,可是应妤终究不是她……

可是我还是忍不住带些醉意,上前去拉住她手:我带你去个地方。

她娇柔的身子被我生生扯起:王爷,我的酒还没好呢?

回来再煮!我非常强势的说道。

曾几何时,我竟然对起码已经是如此陌生了,记忆中,到扬州一载多,几乎是没有出过王府,骑马也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以前的我,是马上的传奇,在战场上也曾留下了辉煌的一笔,没有我,皇兄更本就不可能打败叛军,顺利登上皇位。而如今,我竟然已经对起码如此生倦,往日真得如烟尘一般吗?还是这本就是一场不应该做的梦?现在梦醒了,一切都是虚幻?

我强打起豪情,应妤蜷着身子缩在我的怀中,让我不由地回想起以前的时光,他就喜欢坐在我的马背上,这种感觉好久没有过了,突然而来,竟有些愣然。马踏着泥泞的山路,如流矢一般穿过一个个山头,劲风打在脸上,的确有些凉,裹着狐裘的应妤揽着我的腰,蜷缩的更加厉害了……

(二)

我居然已经忘了,在扬州,发生过那么多的事情,在这里我和皇兄同生共死,也是在这里遇见了雪儿,扬州竟是她的故乡!

雪,跟我一起去扬州好吗?在花下,我紧握着她的手,请她和我一起离开京城,陪我来扬州。

可是她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神色有些木楞,我当时完全呆住了,记忆中和她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也渐渐模糊。

我问她为什么,她却没有回答,但却看到眼眸中一滴滴的泪珠滚落而下,嘴唇也在发颤,梦呓一般不断反复念叨着扬州。

我没有强求,她的故乡,扬州也从而成为了我们之间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一般,将我们二人隔在了两边。也许在扬州,她的经历是痛苦的,我也孤单地踏上了这条路。也是从那一刻起,我的心也仿佛被冻结,扬州虽是个好地方,却也寻找不到我的心有一丝逗留的痕迹。接着没多久,我接到了她进宫的消息,她终归是选择了皇兄,从此扬州的满城风光,再难融化冰封的我。

王爷带应妤来五里坡做什么?应妤立在我的身后,寒风撩拨着她那如绢的秀发,微微波动的衣袂,竟在我的影像中如此的清晰,是她一直陪在我的身边,煮着这人世间最美的酒,我也曾想努力把她当成那个人,想找回自己失落的心,然而却谈何容易。

在这里,我曾和皇兄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我向着风沉沉说道。

听说扬州是王爷和皇上胜利的开始?应妤声音有些低沉的问道。语气有些不自然,我能感觉得到,她心中有事。

是的,在这里,我和皇兄赢得了第一场大胜,知道吗?那一战有多么的惨烈,叛军的主将就是那战场上的神话,赫赫有名的舒天翎。说到这里,我显出了一丝的冷笑。

应妤似乎有些触动,眼中闪过一丝的绝望,虽是在瞬间,我切看得一清二楚。

你能讲讲吗?她发颤地说。

我有些虑色,可也没有多想,谁都有选择沉默地全力:当时我和皇兄谋划着必须攻下扬州这座大城,来做我们的垫脚石,就是在这里,五里坡,我们和舒天翎展开了战斗,为了皇兄,我必须地和舒天翎交手,可是战神毕竟是战神,我竟然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交手十几合便撑不住了。在他手下,我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后来呢?

望着应妤,我浅浅一笑,是皇兄那一箭来的及时,如流星一般,穿过了我的左肩,同时也贯穿了舒天翎的胸膛,我从未见过他那般的果断,那依然的眼眸,那破天的一箭,射杀了那个战神,也为他赢得了那场大胜。当时我想再往里偏一点的话,或许就没命了……

讲到此处,我发现应妤的眼睛已经湿润了,我不由一怔:怎么了?

没……没事,只是被风吹到了……她避过我的目光,拭去了眼角的泪水

我没有再问,我知道那并不是风那么简单,他也并不知道我带她到此的真正用意。

应妤立在山坡上看得出神,不,是失神,我从未见过她如此失神过。

其实说起来,当初我和皇兄也是在这里遇上雪儿的,那是叛乱平定后的第二年。我陪着皇兄重到此处,那是的扬州还显得十分萧条,雪的出现,仿佛从天而降的仙子,超凡脱俗,同时惊住了我和皇兄两个人的心弦,或许也是因为她,我和皇兄两个之间也有了裂痕,那次她被我们带回了京城,就再没有回到这扬州来了。

(三)

扬州在我的生命中竟然如此重要,却给我凭添了无数的伤感,远在京城的皇兄和她,是否也会偶尔想起孤独的处在扬州的我,江南王,我又何欢?

自从那次纵马归来,这几天我的心情稍稍有些舒畅,才感觉到扬州还有许多值得回忆的过去,虽然现在想起来有些伤感……

只是应妤回来之后,变了许多,我可以察觉到,她的心是乱的,煮的酒味道变了。不似以前,到此时我才真正的发现,我真得喜欢上梅酒了!

喜欢搭在观雨楼的清净,所以之力除了应妤之外,没有人可以进来,除非有我的特许。我喜欢咋观雨楼看着扬州城,还有不知道从何时起,我居然也开始慢慢注意应妤煮酒时的样子,心中总能勾勒出一副画卷来,那一举一动,便是心得投入。

应妤告诉我,如何用心?我不再看扬州,我只看她煮酒时的专注,抓住他的香肩,问道。

王爷,你……也许是我太突然,应妤意识尚未反应过来。

应妤,告诉我,怎样用心。我反应过来,松开了手,正了正色,刚刚的确有些失态。

如何用心?应妤微微翘首,沉吟道。

是。此刻我迫切的希望从她的口中能够得到答案,现在我已经不知道心为何物,早就已经失去它了。

半响,应妤才慨然说道:这我是不上来,只有找到它,才能明白它,只有明白它,才能用好它。

找到它?我一脸的迷茫……

找到心,才能够用心,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心,应妤放下手中的酒匙,意味深长地说道。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找到自己的心……我不断的沉吟,心却在何方?

王爷的心,应该不在这里吧?应妤有些慌张地望着我小心翼翼地问。

我一阵愕然,真的,我的心,又何曾在这里逗留?是她,我的心,因为她而被积雪冰封留在了不属于我的地方,在江南,江南王何时能够找回自己的心?

应妤,你是否愿意一直陪在我的身边?在扬州或是日后又机会回到京城去。那一刻我终于鼓起了勇气,现在我唯一能想的也只有应妤了,从她煮的酒中,或许可以找回意思的安慰。

我知道她是明白我的意思的,并没有说话,只是泛出两处红晕而继续煮酒,我看得出来,她嘴角挂着微笑,那是窃喜吗?她默认了……

我从她的手中拿过酒匙,仔细打量了一番,我记得,我来扬州的时候,是那般的孤独,却无意中品尝到了应妤的手艺,那初次的味道,最是难忘,至今犹记,从此应妤也只为我一个人煮酒了,从酒坊搬进了王府。

王爷在想什么?又是京城吗?应妤望着我问道。

我微笑了一个,放下酒匙,将她揽在怀中,他并没推就:不是,我在想我们初次见面。

那时候,她只是街头卖酒防里的煮酒女,而我也只是个孤独落寞的王爷,两人的相遇,也是因为酒,她用心煮出来的酒,给了我震撼,从此爱不释口。

你知道,我是个孤独的王爷,有几个人明白我的心,在你煮的酒里,我能感觉到一种温度,一种慰藉,这就是你所谓的心,我知道你第一次就看懂了我,理解了我,因为你会用心。这是我第一次敞开心扉,那一刻,我似乎隐隐感觉到了自己的心。

那应妤今后就总是陪在王爷的身边,为王爷煮酒。她就螓首靠在我的心口,扶着柔顺的青丝,如果然青丝如梦……

(四)

我决定寻回自己的心,寻回那颗因为雪儿而被冰封的心,应妤,我给了她我所能及的最高贵的名分——江南王妃,这并不是一时冲动,那个她是永远不会属于我的,一个会用心去待人的人,我想,也只有她或许能够帮我找回自己的那颗真心。

我头一次感觉扬州是如此的美,如此的亲近,而我江南王可以尽享这方美丽,生活无忧,突然间明白以前活得如此劳累,那般沉闷,以前何曾想过有这般的心境,是应妤,也是上天注定,命运的邂逅……

然而生活终究不会这般的安逸下去,平静恬适的生活总是不会太长久,京城传来而来消息,皇兄病重,官锦天余党沉默几年之后勾结北地羌族作乱,祸患北疆,直逼京都而来,势不可挡。我朝北疆宋钰大军,一败再败,锐气尽失。

皇兄终还是派人来了,可是送来的不是诏我回京的圣旨,而是伴他多年的那柄战剑,平定叛乱中他一直伴在他身边。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曾被誉为江山的靠山,如今战火又起,皇兄病重,我就成为了唯一的救星,此刻我有些犹豫,第一次感觉到心是如此的难安。我才过上那舒畅恬适的生活没几日,他却再度有了危难。

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固然是美的,但是我不能有负于他,我注定要回到战场上去,找回当初的自己。

应妤也的确是一个良妻,并没有阻拦我,战场是最不可测的地方,刀光剑影的生活是最冰冷的日子,死亡总是在转眼之间,明天会怎么样也是难以预料。

她主动提出随我一同进京,我没有阻拦,我没有理由拒绝她的心意。

再次踏入京城,然一切竟然都显得那般的陌生,仿佛初到扬州时候一般,无从适应,从这一刻起,我也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是属于江南,属于扬州的。皇兄依然没有召见我,传命的小黄门只称他身体抱恙,不能见我。其实我也明白,我想要的,斯沃平定叛乱的捷报,应妤被安排住进了宁王府,宁王,那是我之前的封号,那里自我离开之后就是空的了,评人说只有皇兄就在那里进出过。我有些触动,那一刻,我更不想辜负他,这一战,我必须胜利。

我和副将快马加鞭奔向了前线,为了我和皇兄拼命夺回来的江山,我也是义无反顾。

赶到我军大营的时候,我传了皇兄的谕旨,要替下宋钰,其实皇兄并没有谕旨。宋钰疑惑了,但是望着我带着杀气的眼神,还是轻易地交出了兵权,他确实是个聪明人,如果他再犹豫半刻的话,我手中的宝剑,会毫不留情的划破他的喉咙,他知道我一定会这么做,为了皇兄,也为了我自己。

第二天,我召集了所有的前线将士,各个将领大部分曾经都是跟着我和皇兄平乱过来的,许多的面孔,我十分的熟悉,也能叫出名字来,我的到来,确实也令军心大振,他们都相信我,我可以带着他们打胜仗,从前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是的,我可以,也是不许可以,不然,所有人都是死路一条!

第三天,我胜利阻击了叛军和羌族人马的联合进攻,军心再次大振。

一个月后,我打破叛军和羌族人马,开始转守为攻,士气空前高涨。

三个月后,我攻下了叛军最后的一个据点城池,并俘虏了羌往,叛军主帅绝望自杀,羌族向我朝臣服,并表示不在叛乱。而这一刻,我并没有马上进京,在等皇兄的消息,不管怎样,皇兄都不可能再沉默了。

几天后,京城来了消息,虽然对我有些责怪的意思,但我明白,那只是一种形式,以代替我的罪责,然后又有了很多的封赏,并诏我回京。

然而我居然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五)

回到京城,我就立马被诏入了宫中,当然应妤是陪着我同去的,以她江南王妃的身份,自我当初离开京城,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皇兄,看着他一脸的病象,果真不如从前,然而我们也不像从前那般,不仅仅是因为他身边坐着雪儿,还有他天子的威严。

皇兄再次请求我留在京城,辅佐他,治理江山。然而我拒绝了。

难道京城不好?

不,当然不是,我说,打仗的事情,我还行治理天下,我不行。皇兄还是让我回到扬州去吧。

那是皇兄的脸色异常的难看,重重地咳了两声:皇弟,有你在我身边,我更加安心现在我……你更不能离开,这江山……我却淡然说道:皇兄,如今的我,只想回到扬州去,因为我的心在那里,请你成全。

心?

是的,心,我笑着说,然后我也看到应妤笑了,我早就知道,我可以找回自己的心,因为我有一个用心带我的王妃,江南,扬州,从那一刻起,便成了我梦归的地方。我希望真正感受一次,扬州的春天,我想,那应该是最美的。因听紫塞三更雨,却忆红楼半夜灯,下次听雨,又是一番什么滋味呢?

皇兄终是没能留住我,因为我执意要走,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不能留下一个心已经不在这里的人,乃便是留下来,又有什么用?

我也答应皇兄在京城逗留几日,因为他是我同生共死过的兄弟!

京城再次迎来了满城的风雪,我心中一颤,这万里的白雪,曾经是我的最爱。然而此处的红颜不属于我,因而也成不了知己,此刻我的心一片豁然,此时的扬州,就要迎来一个新的春天,满城的春色,我定要好好欣赏一番,弥补我生命的那些雪色的空白。

禁不住脱口而出:应妤,你说,扬州的春天美吗?

应妤确实猛地怔住了,我又见到了那绝望的眼神,即使不过只在瞬间,又是那种眼神,我心中一寒,她始终忘不了,就算我给了她最显耀的名分,甚至是我自己的心……

王爷有何以如此呢?应妤慨然说道。

扬州的村田会很美的,那是我想去的地方。我轻轻的回道,江南,扬州,从何时起我开始总是将它们挂在心中,京城漫天的飞雪,又是从何时起,开始渐渐变得陌生,寒冷起来。

从应妤手中接过斟满的梅酒,我看到她犹豫了一些,但还是交到了我的手中,我桌子道她咋杯中下了药,她始终放不下那段仇恨吗?我没有一丝的忧郁,接过酒,想那扬州的春天,此刻在心中就像最苦的毒药,拌在我身旁。

我和她一同将那梅酒缓缓倒入口中,很熟悉很温馨的味道,却犹如她的心,涩涩的,我无所畏惧,这用心煮出的毒酒,若真是她心中所想,就如她所愿又何妨?

(六)

接到皇兄的召见,我就匆忙入宫了,我已服下这毒酒,也许在临死之前还可以见皇兄一面。

皇兄看上去较之前又憔悴了许多,即使披着厚厚的裘袍,人却在发抖着,不知道是身寒,还是心寒。有些心酸,曾几何时,英姿飒爽的他,竟成了这般的模样。再想想自己,也是命不久远矣,只那种等待死亡脚步的心情,有些糟糕,有些感慨,然而更多的是坦然。

皇弟,告诉我,你是不是真得甘心,做那江南王?皇兄忽然问我。

我懂他的意思,却只能凉凉一笑:京城,本就不是属于我的地方。

难道你没有想过要继承这个皇位吗?皇兄确实心急了,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失态过,哪怕是在平乱之际。

皇兄,我想我只需要做好这个江南王就够了。我不适合这皇位,我没有那种气度,更没有那种睥睨江山的雄心,我淡淡地笑道。我的心已经是伤的,冰的,更何况我已是个将死之人。

皇兄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闭上眼:告诉我,你是否真心喜欢你的王妃。

不仅他想知道,连我自己都想更清楚吧,在之前,确实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娶她或许也是填补自己的一无所有,然而这个女子,却慢慢地走进了自己的心里,让我对生命变得欢喜,让我爱上了那春色洋溢的扬州,把我的心也紧紧地拴在了扬州。拴在了那个春天。

我一字一顿地坚毅回答:是,她是我江南王名正言顺的王妃,唯一的王妃,无人可比,无人可替……

那,雪儿呢,皇兄追问,她在你心中是否还一如从前?

雪儿,我有点迷茫,无可否认,她曾令我心痛如绞,可红艳有主:我的她会在扬州等我。

如果我让你带雪儿走呢?去江南,会扬州,你会答应吗?

我没有料到皇兄会如此想,要我带走雪儿,京城满城的积雪,记忆里早已经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从那扬州传来的无边春色。

不,我不能带她而,我和她,早已是过去的事情。我痴痴笑了,这一刻或许我真正明白了……却察觉到皇兄的脸色特别的难看。浓浓的神伤,挥之不去。心中满满地是不理解,他何以无缘无故要我带走雪儿?他一直深爱的也只有她,况且他明知我已有应妤。

(七)

看到那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惊讶,我知道他是应妤,也早料到他会这样做,在她带着乱贼攻至殿外时我就应该做出选择了,他和皇兄,我只能择其一,这是我反倒希望体内的毒,尽快的发作,那两个人,无论抛弃哪个,都只会让我更加痛苦,所以我渴望解脱。宫内大部分已经被乱贼占领了,殿中也只剩下我和皇兄两人,我看见她的剑直取皇兄,我几乎望了,她会用剑,战神舒天翎的妹妹。剑法又会差到哪里去呢?两剑相击,伤的,是我的心……

我只能选择皇兄,他是我的兄弟,这江山的主人,我不想,也不能让任何人伤害他,她也不行。她想要的,不是江山,不是皇位,而是为了她哥哥,如果要一命抵命,就让她拿我的命去抵吧?这使我依稀想起了当年的扬州一战。

其实若不是舒天翎,我和皇兄早在扬州就可能一败涂地了。也就不会有今天。舒天翎,叛军中的战神,却在最关键的时刻,成全了我和皇兄,他用他自己的命,成全了这天下的百姓,皇兄,的确可以成为一个好皇帝,这些年国泰民安,风调雨顺……我还记得他在那一箭飞驰而来之际,在我耳边说的话:如果可以,找到我妹妹,带她走,替我好好照顾她,就当报答我这一命。

所以自我见到应妤那一刻起,我就知道她是舒天翎的妹妹,我装作不知,答应她留在自己的身边,还记得她说她煮的一手好酒,留在我身边可以为我煮酒,我知她别有所图,却还是带她回家了,就当是履行自己的承诺,许是从那时起,他就开始想着今日吧。

我知道她是带着仇恨来的,却仍然将她安置在最贴身的位置,甚至是让他成为我的王妃,吧一颗心交给了她,我以为会让她一点一点的淡忘,却还是没有如愿,如果她要我死,我会心甘情愿。

我明白应妤的心是在我身上的,我那么明显地看到她眼中仿佛可以触碰的绝望,如果我死了,我知道她不会开心,我不想她为了恨,放弃一切,我想告诉她,仇恨并不是人生的全部,它只会让更多人痛苦,她却放不下。可是这就是宿命,我们,无能为力。殿外,原本渐渐稀疏的刀剑之声却又异常激烈起来,是援军到了,副将奉我之命前来救驾的,不能再见扬州,那就让我们共赴黄泉,从这个时间解脱吧。下辈子,我还等你

我不知道体内的毒何时会发作,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撑得了多久,她的剑,寒得伤人,伤心

皇兄骤然出手,全然不似刚才的样子,我到此刻才明白,他一直都在装病,殿中只剩下我们三人,我忽然觉得好乱,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朝着怎样的轨迹在发展,皇兄从我手中接过了她的一剑,姐姐紧逼,我闭上眼,不想看见她死的样子,副将带着人马冲进了大殿,她败了……

皇兄脸色却骤然大变,场上的形势也陡然扭转,皇兄一个失手,竟被她抄了后路,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她的剑已经架在了皇兄颈上,弓弩手全部都将箭头指向了她和皇兄,谁都不敢有一丝大意,唯恐伤了皇兄,我接过弓箭,拉成满弦,箭已在弦上,我劝她:罢手吧,你输了。话里没有一丝的情意,冰凉冰凉的,我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我怕自己会下不了手。

皇兄脸上却是极其不安的神情,他不说话,没有任何反应,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箭走偏锋,我终究还是射出了那一箭,就连着弓弦仿佛也在不住地悲鸣,齐齐绷断。那支我故意射偏的箭,穿透了皇兄的肩口,射穿了她的咽喉,在她倒下时,我看到她眼中的几丝恨意,几丝解脱,还有些陌生。

然而我错了,当她到底,皇兄转身抱住她的时候,我见到了她的那张脸,很熟悉,但不是应妤,我愣了半天,方才想起,她竟然是雪儿!我把她始终看成了应妤,我终于明白皇兄为何要我带她走,又何为要装病,刚才皇兄还故意失手,他情愿用自己做挡箭牌,从始至终都在维护她,却因为我,皇兄留下了一生的痛!

她是雪儿,那么应妤呢?我身上的毒为何还未发作?我飞奔回到宁王府寻找应妤,却已是人走楼空,原来一直以来我是错怪他了,她放下了,放不下的是我,他走了,带走了那段仇恨,也带走了刚刚找回不久的那颗心。

后来我才知晓,雪儿竟然是官锦天的爱女,也是舒天翎指腹为婚的青梅竹马。和我一样,皇兄早就明白了她的身份,却还是把她留在了身边,他爱地比我深,我赌的是自己的一条命,他赌上的却是他的性命和整个江山!

(八)尾声

又是一年春来到,我却依然独坐观雨楼,应妤子那次之后,便再没有在我的生命轨迹里出现过了,没有一丝的消息,找不到她,我只能再次做回那个孤独的江南王,此时的京城,还有一个同样是寂寥的皇帝在睹物思人吧。应妤,我永失我心,皇兄又何尝不是孤独的看着那一城的雪呢?

后来,我有尝到了那熟悉的梅酒味,我知道,那煮出来的是心意,从此我的府上又有了一个会用心煮酒的女子,我渴望那熟悉的醇香,十年前它就牢牢得拴住了我的心。

有一次我不禁也问她:怎样找回自己的心?

她却反问说道:王爷为何这么孤独?

我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不懂……

放下过去,就能够找回自己的心。他想了想自信慢慢地说道。

我先是一怔,是的,我曾经放下过,如果又要我放下过去,有谈何容易?况且我的新娘早已经伤透了。

她却笑着说:我师傅有个秘方,叫忘川,传说它可以让人放下过去。

我此刻才终于明白了,原来当日应妤在酒里加的,就是那忘川吧。我痴痴一笑,忘川并没有让我忘记她,却反而使她在我的生命中更加深刻,用心真切怀念的过去,如何放得下?那个曾说要为我煮一辈子酒女子,放下了她的承诺,如今又身在何方?

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扬州的春天,来得这么早,来得那么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