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冬天,为你取暖

2012-12-25 14:11 | 作者:明月 | 散文吧首发

文/明月

1。

绿绮鬓影已远,红拂云钗也断。曾以为岁月迁流会把一切都带走,当历经人世沧桑,沙哑退却清音,回首遥望时,彼岸那盏微弱的莲灯依旧是飞蛾借以取暖的唯一奢望……

素锦流年里,一直以为与你的相遇,是我人生情感里最温暖的一段际遇。

在岁月的脉搏里,他细细地寻觅,那些曾有的旖旎,泛着绝然的美丽,飘进年轮的罅隙,徒留一地失意的缺憾。直至在我彷徨失措低迷的日子里遇见了你,才明白这世界还有一份温暖的情怀萦绕在身旁,那充满温婉与真情的呢喃,轻柔一如耳语,那直抵内心的温情也足以宽慰这尘世遗落的所有凉薄……

午后时分,收集一串失落的温情,静静的遥想初心。仿佛一切都在眼前,仿佛故事正在重演。相遇你,那是五月的昏夕,天涯的两端,临屏对晚。思绪之外,一抹红衣飘落,恰是风中婉约的娇客。衣袂沾香,颔首微笑,娇羞的眼波几许清澈,说且愿做个慕名的看客,任流年在他感怀的笔墨中零零落落。

小心翼翼,试探着靠近,那一刻,我曾是你眼里风霜履迹的苍凉者,笔下流转的风情唱尽了漫漫悲歌。入了那断章的城,便再也走不出水墨临笺的悸动。当世事风尘掠过逝如风景,当生命历经淡了心境,不知还有没有这份善感的执着?流年碎事,在文字间起起落落,想起是否还会有些许的冷疼。

循着古老的岁月深巷,展开一卷柔情水的荷苑,即使笔下莲子已枯,你温柔话语所萦绕的地方,依旧是花香满径。几行脚印串起的足音诉说着嫣然女子的雅姿盈盈,只一回身便让西子失色,飞燕成哀,一路穿越唐宋烟雨的古香飘落在紫檀香迹的窗台,淡成一帧清韵流转的画屏,让氤氲的情思,绽放出一曲余情不尽的诗篇。

2。

也说飞花轻似,也望冷一蓑冰。柳枝干瘦的年华,荡漾着客愁的泪眸。

天凉又起风,疏落了清湖纹波一点暗影,不知在寒冬琴音的冷弦下,萧索了谁的心扉,又惆怅了谁的梦。旧年醇香,捋过寸心千层浪,是否还会有太白微醺的醉步?你也许就是那莲池争渡的易安,醉倒在梦的深处,在隔岸的渡口,祈盼着归程,奔赴了这场不知是还是友情的约定。

云来宜清吟,临水始知深。人生难得,几次偶然,那个晚,踏进你空间的那一刻惊诧了我,轻轻打开一篇素墨,你的笔下未有华丽的词句,但丰满的意象与精湛的语言技巧,透析更多的却是你对人生的品悟。相识日久,时未得遇,看着字里行间充满智慧的你,瞬间让我忘记了是该责怪,还是该欣喜……

责怪你的谦逊,欣喜亦是如此,却还是喜欢这样的你。喜欢徜徉在你用温暖谱写的墨痕里,阅读的是文字,品的却是真情,感受你字斟句酌里所带来的每一次心灵的颤动。往后的日子里,我总会轻轻地走进你的心灵世界,在你留下的文字里捕捉你的心情,在你温润的笔触下感受一份逝去的永恒

看过风景万千,我深味,有一种缘咫尺亦如天涯远,花到艳时必凋零,向前一步是深渊。也许男女之间没有纯洁友谊,但有一种爱不能说,只怕它汹涌,有一种情不能讲,害怕各自疼。浮萍浪里风冷,几度飘零,而我们彼此牵引着,不觉竟乱了心、动了情。

沉默的岁月,清冷的时光,微薄的感怀,那些凌乱的笔墨,透彻诉说铺陈了故事,却没有你的痕迹。凄然锁眉,垂首泪落,这让你伤神。往昔的日子,且叹一声随风,随风,今生做一对知心的人也行。

3。

烟雨画卷浸润曾经的欢颜,古老的江南也已被瞻仰了千年。过往有痕,唤梦不回,楼台依旧音痕新,当年的古巷口风铃依旧委婉缠绵,经历了岁月的变迁,不经意失却了几番斑斓,时空之外的身影,也已流落于江湖。苍茫的尘世,难测的风云,人海淘沙逐浪,各自风雨浮沉,莫问归航,怕断肠。

冷却紫毫,墨痕萧然。漫解因果言说,无由愁肠已断。总以为独来独往、随处漂流的人儿是谓洒脱,直到真正体会到孤单,才深晓什么是寂寞。过往的是轻风,易散的为云烟,莫名如我,单在其间,忘了是情浅,忘了是缘绝。经回眸,诵大悲,算几番浮生难破,误些缘情俗扰,酒来杯暖,也已挡不住这料峭冬寒。

流光承载着你的梦,岁月雕刻着属于你的那一缕心痕,你说你不好,我却倍感难过,偶尔你对现实无奈感慨的只言片语,也能让我感到心疼。每一次与你的对话,那温暖而又充满真情的语言总会让我有一种归人般的宿命感,也总会有一份优雅而又恬静的情怀涌上心头。

冬日的寒风,那么清冷,时而扬起的沙尘,也会让天空蒙上一层凄景。衷情不是罪过,忘情亦非洒脱,你用充满伤痕的韵脚,刺入我寂寞的心上,虽只轻轻几笔,却让我看到了深情的决绝。轻叩窗幔,风凉如披,吹冷了小字一笺,轻轻舒展开来:情在来世,守无今生,君临我心,兀且珍重。苍凉回眸,凌乱的墨痕,这几行你留余的书,悱恻了多少风雨兼程,又碾碎了多少相思泪痕

谁满含着深情,绝然转过身任泪偷垂。且看风去留,任凭满腹翻腾的怅惘凝聚着绵绵不尽飘散在红尘的云烟,那些失却的美丽,莫敢相忘,那些曾有的过去,我感恩、我铭记。如果人生不曾相遇,这些拭不干的泪痕是否就不会幽湿了那些美好回忆,眼角滴落的晶莹折射在脸颊的弧度,看起来也不会,那么的心碎……

冬之飘,只一笔婉约便凉薄了心事。我知道,即使青不在,岁月如流,你的余韵馨香也早已在我生命中漫溢入骨髓,让我每每想起便会涌起一种怜惜的感动。这个冬天,在隔岸的天空下用祝愿为你取暖,抱膝自语,就这样祈愿,任这心在风中颤抖,任这身在风里萧瑟。你知我心意,又何须再提,放得下的是你,放不下的也是你……

落笔于圣诞午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