惆怅的回忆,温暖了寒冬

2012-12-25 09:45 | 作者:秦岭北麓 | 散文吧首发

日里没有温度阳光怯怯地散在操场上,耳边的寒风尽管微微,但是有种刺骨的冷。

午饭后,校园里那些不知疲倦也没有哀愁的孩子在操场上尽情的撒野。望着他们欢快的身影,我固执的想从中找出一个当年的自己,但游离于喧闹的尘世渐行渐远,且被时空隔离了这么久远,我竟然无法从那么多的孩子中影出自己,哪怕是模糊的轮廓。我知道,无论此刻有多么年轻的心态,也走不回自己的青。唯有等到晚上,静下心来,趁着色暂时绝缘红尘,一个人如老牛反刍般打开记忆的闸门,把那些该忘记的不该忘记的回忆,就着房间里的炉火,重新温故。。。。。。

所以,我喜欢夜晚,尤其是冬天的夜晚。喜欢她的宁静,喜欢她的深邃,甚至那份凄冷。

每当夜幕渐起,华灯初上,我感觉空气都变了味道。有一种淡淡的夜的暗香弥漫四周。在这悄无声息的暗香里,将记忆的触觉伸向灵魂更深处,尽管,张玲说过,回忆永远是惆怅的。但我仍然情愿熬过喧闹的白昼,等夜拉开她没有边际的幕,遮住一天的浮躁,独留惆怅的我去回忆流年里的点点滴滴。

一个人,燃一支烟,品一杯茗。透过茶杯上袅袅升起的雾霭,依稀看到了被岁月的山长水远阻隔在红尘世外年少的自己。一副不识愁滋味的样子,想笑就开怀大笑,想哭还有泪能肆意流淌,说我想说,做我想做。

那时的我,尽管因物质的匮乏,少了些许衣食,但是精神却不空虚。会一个人看着世界微笑,不知寂寞为何物。

那时的我,总觉得天很高,世界很大,渺小的我总怀着虔诚的想,憧憬一切的未知。那时的我,有很多的梦想期待实现,总以为,长大的那天,就是我的梦想实现之时。

那时的我,世界总是太简单,总以为这个世界只有好人和坏人,总以为,所有的事情不是好事就是坏事。

那时的我,因为年轻,眼里心里,没有自私和名利。

那时的我,因为太年幼,太无知,所以总期盼着快点长大,总期望着长大最好是一夜之间的事情,等一觉醒来,自己能顶天立地,振臂呼,应者云。

那时的一切一切,都觉得开心、快乐。因为年轻,所以总想长大,那时,只想到了长大的好,根本就想不到,也无法想得到长大的诸般不好。但是,时间并不因为我想到或者想不到而改变她的节奏。我尽管没有当年预期的那样一夜之间长大,但我的确是长大了。

走过岁月的万水千山,沧桑代替了无忧无虑。老去的不仅仅是身体,还有那颗日渐麻木的心。经历了太多的人和事,当尘埃落定,漂浮的心在这寒冷的冬夜也能将息下来。不再为白天的工作挣扎,不再为逝去的时光慨叹,只想细细地对接儿时的梦想和现时的境况。

在烟雾茶霭中,不觉眼睛有点湿润。逝去的永远逝去,追忆不仅是惆怅,有时候也很惘然。儿时的无忧无虑被时间成长的荡然无存,旧时的梦想也被现实残酷的近乎于无。在这宣泄烦扰的世俗里,有些事,原来一直都不曾忘记,只是被小心的封存起来,放在心的一隅,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曾忘记。

曾经走过的那些人和事,都如折子戏一般,曲终人散。唯留下孤寂落寞的自己,不知是该继续演戏,还是做一个观者,静等时间变换成沧海桑田。或许,当所有的执着都终成遗憾,所有的刻骨铭心都被时光凄美成天空中艳幻的彩虹,纵然心里有柔情千般,也让梦无处可栖。

这一夜,终是凄风萧瑟,我仍然选择闭口不语,让文字做我最亲密的人,自问自答,自说自话。让心中仅存的温暖给我继续前行的勇气和力量。

秦岭北麓于2012-12-24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