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2-12-24 17:58 | 作者:司马焱枫 | 散文吧首发

我知道会有这一天,你我变成了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而那份最深情的思想早已注定最你的人是我。

终于发现,年轻的心最薄最轻,承受不住一丝肮脏的玷污,以最骄傲的姿势转过身,以为成全了自己最高贵最敏感的灵魂

怎知,爱就在低头抬头的一瞬间,冻结,封存。

我们还是分开了,在这个最热情的季。你用沉默取缔了一切。

于是,最丰美的记忆划开了最疼痛的隔阂。

没有了你的声音,跷跷板仿佛失去了平衡,我从最边缘处狠狠地摔落。

最后,我用整个的天来埋葬自己,以及那些龟裂的记忆。

永远忘不了那花,就像忘不了雪花般美丽纯洁的你。

我说你是雪花,你说你喜欢雪花。

雪花,像绽放的烟花。

烟花,我最薄命的红颜。

红颜,今生今世都不会改变。

最爱你的人是我。最慈悲的救世主呵,高山和流水是最清楚的证人,你可曾知晓?!

你说,“最好的朋友”。

难道,这是你最后残留的一丝热情?难道,东风真的最恶,欢情真的最薄?

我说,“最爱你的人是我”。

最爱不会随着熟悉与陌生的间隙而溶解变淡。只是,你我真的愈行愈远。

最爱你的人是我,我又怎能愿意化作水,从冰的牢狱里逃脱?

最爱你的人是我,我又怎能愿意接受“一切尽在不言中”的古老传说?

于是,寻寻觅觅,寻寻觅觅,只想寻得一个答案:身边的这个女孩,到底离自己有多远?!

十字路口的中央,我曾大声地呼喊“你在哪里啊”,用最嘶哑的嗓音。

最爱你的人是我,你怎么舍得我难过,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没有说一句话就走……

我知道,你的沉默是为了最好,可你曾知晓,这情节恐怖的让人死掉。

但愿这无声中谱写的最动人的恋歌,最爱的你还能够听得见,听得懂。

呵,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什么?

是我最熟悉的你却在镂刻着最陌生的记忆呵……

飛心隨月美,志與秋霜潔。(潔:最後寫給妳的文字,妳雙怎麽看的見,看的懂?!……

所属专题:2012年七夕情人节文章专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