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自有真情在

2012-12-17 19:00 | 作者:坐看云起 | 散文吧首发

人间自有真情在

坐看云起/文

我一直相信,世间应该有这样的一种情,绝对的宽容、绝对的真挚、绝对的无怨和绝对的美丽。假如我能享有这样的爱,那么,就让我的诗来作它的证明。假如在世间实在无法找到这样的爱,那么,就让它永远地存在我的诗里,我的心中————

————席慕容

温柔的利刃

;可以挽留一份脆弱、无助的生命;可以唤醒沉睡的灵魂,迷失的心智。

有你,感动有你,给予我一份温暖、真诚的爱!

身已病入膏肓,心又泊舟烟尘,魂魄魇,幽思病染。魂悠悠,恨绵绵,慵懒病榻,菱镜摔。

昔日缱绻,徒留脂粉味,一抹残红墨色浸,惟愿早脱苦海奈何天,随风飞到天尽头,觅得一座香丘掩风流。

本来我是下决心不再住院的,不想再苟延时光,忍受凌迟的苦,不忍拖累家人。要知道,常年病痛的折磨,精神世界的坍塌,足以让一颗脆弱的生命,难以负重、不堪承载。只想怯懦地逃离,太过喧嚣、浮华的尘世,默默地解脱自己,放弃你,也解脱家庭,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惯看秋月、是非成败。

欲葬残心归尘埃,奈何又抱青冢涉尘烟!

你是那么的睿智,从我语无伦次的片言只语中,就猜透了我的心思。是啊!这偌大的红尘,唯有你是最懂我的。你,一次次那么焦急的呼唤,一声声温暖的鼓励,你温柔而又铿锵有力的话,迷醉了我的心智,震撼了我的意识。点燃了那即将荒芜的心田,湿润了干涩,枯萎的泪花;你发的调皮、可爱的表情,绯红了念想,荡开了浮云,解禁了心扉。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是已离我而去了吗?为何又要关注我的生死?你遥远的足音,为何要叩响一朵云的清幽,染红梦想的霓裳?你疼痛的问候,搅乱了我寥落的尘寰。逃脱世俗的心,于绝望的心湖,又撑开一道最初的惊艳。

似看到你魂不守舍,焦躁不安的神态;似见你潸然的目光,袅袅的思绪里依稀着旧时光的摸样。叫我如何心如止水?让我如何抗拒,何忍拒绝?只能于朦胧、恍惚中答应你尽力!要知道,这一声承诺,意味着我要再次忍受怎样的酷刑啊!

从此,再次执笔抒心,独守一个人的盛世清欢,一个人的地老天荒。真不明白,这种欲说还休的梦幻,为何总要纠缠我?不是那场邂逅已坠入时光的断层了吗?你不是已陶醉于山茶花的妩媚、妖娆丛中了吗?为何还来在乎人比黄花的我?为何不让我挣脱魔掌安眠黄泉。

几劫风,原来你一直都在!爱还在,更有女儿声声哀呼。我还能如何呢?只能重拾坚强的羽翼,拼凑散碎的记忆。再捡拾一些绿肥红瘦的心事,浴火重生,战胜病魔,剑斩心魔。我定要以寒梅的倔强,傲然迎着凛冽的寒风,溯河记忆的源头,去寻找【诺亚方舟】衔接断层的港湾,将一叶兰舟上的情愫定格此生。

也专注于孤寂的守候,默默地演绎你编导的没有结局的剧情。而今更添了些许的沉静与感悟。也许这是一种生命的隐忍和厚重。谁说孱弱的生命中不藏深情,只不过是缱绻,蛰伏在灵魂的深处,压向岁月的枝头。

尽管这个季添了凄凉,无奈,可月未残,心还跳,我怎能阻挡这场红尘劫,迷离情。我要赶在更大的寒霜来临之前,删除晦暗,走出忧伤,以最美的姿态装点我倔强、孤单的旅程。留一线生命让你释然、无憾。用我尚有余温的气息,为你燃一盏彼岸的航灯,温暖。照亮你纵横天涯的步履,喂养你多情的流年,不负君遥远的牵挂

释然的你,重蹈覆辙的我

只想不闻窗外事,把你与我的生命同葬。千山暮,只影奈何。慰君心,三上石畔长相依,天外路,断魂声里寄寒衣。为你素弹锦瑟弦音声声慢。就让那份遗憾,悄悄、静静地剥落我的生命,抽丝织茧。不再月逐飞花,不再犹抱琵琶;不再隐忍苦涩......

陌上芳菲,一抹残红在奢华中渐渐枯萎。暮色四合,怆然的我,蓄势待发逃避一场红尘劫,踏上归途,可死亡迟迟不肯签证。“小轩窗,正梳妆”,已是前尘往事。白云飘逝,又遗落黄昏。风声鹤唳、花开如雪,却只听到你,盈盈心语,声声叩击。可恨没有修为、禅定的我,即将沉淀的心湖又起波澜。

尽管,我以后的岁月还会充满血腥,坎坷,更兼凄风苦雨。但心中有爱,红尘有你!有阳光的闪烁,爱的抚慰,就算命运给予我无尽的苦难,还是会感觉到幸福的甜蜜,再凶残的魔鬼也难以斩断我的春梦,大不了,怀抱你的名字,我的书稿,珍藏女儿的倩影,殉情于山崖,与你构筑的小居遥遥相对。

也许,那时我的坟茔会开满一簇簇紫藤般的小花,一直蔓延、盘旋至你的窗前;一缕魂魄会打坐云端,俯瞰红尘于月圆之,轻弹那首【长相依】不知那时是否会听到风声中有人和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