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洒脱

2012-12-05 18:54 | 作者:雪花飞舞 | 散文吧首发

无 法 洒 脱

我被单位派到成都学习。

来到府南河边,靠着一棵依依垂柳坐下,看黄昏里的夕阳

那一轮夕阳,斜挂在鳞次栉比的高楼上空,润润的,红得好妩媚好温柔,似刚刚飞上娇羞的新娘面颊上的那抹绯红,与空中那些五彩缤纷的气球比起来,那些气球也太热烈了吧!落日映在在河面上,是那么淡雅、那么俏丽,使水波不兴的府南河也变得生动起来。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景致,这样的黄昏,应该属于那些相依相偎的恋人们。

不知怎的,蓦地想起我的丈夫来,想起他的怜、他的拥抱、他那男人的气息,想起常在我心中涌动的那份热烈、那份依恋。也不知怎地,“永远不分开!”这句新婚时靠在我耳边所说的话也飞进了耳廓,就因了这句话,我俩结婚十多年了一直未分开过。几千个日日夜,相濡以沫,耳鬓厮磨……虽然他不善言辞,虽然他不曾有我少女时代期待的浪漫,就因了这句话,我俩这么多年感情笃厚,无论是阳光彩虹,还是风交替,一直不离不弃。

夜幕低垂,喷泉、假山、石座……一切都变得五光十色。我呆呆的看着这如诗如画的美景。“妈妈!快来呀!”稚嫩的童音,多像我的儿子在呼唤。我惊诧地扭过头寻找。看到的是一对年轻夫妇手牵手徜徉在美景中,不远处,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正在向妈妈招手,爸妈妈一同跟上去,欢声笑语弥漫开来。我也情不自禁地笑起来。远方的儿子,此时此刻,你们在想妈妈吗?老大头发肯定长了该理了,老二这些天妈妈不在家你自己吃饭吗?晚上睡觉踢被子吗?千万别着凉了……不知不觉,眼角已经润湿了。

我不禁哑然失笑。回想离家时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再也不每天为老大的学习操心、为他的不听话闹心;再也不在老二的尿布、喂乳、哭闹中旋转。是的,回想过去的日子,简直都有些力不从心。我暗问自己:你不是常常都盼望离开工作的劳累、抛开家务的繁琐、祈祷上天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把全身心放开、回到属于你自己的空间吗?现在,你不是已经实现了愿望了吗?那为何还这般缠绵悱恻,在这里念叨这念叨那的?

我终究发觉,我终究无法洒脱,我有太多太多的牵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