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日,彼岸暮葬花(三)

2012-12-02 10:28 | 作者:白如云 | 散文吧首发

第三章夙识

1

如果说我的命运中真的出现过一个令我心疼的人,除去冷紫琼就非白如云莫属了,虽然我知道他是一个不惹人喜欢的怪小子,脾气不好又不懂得讨好别人的喜欢,木讷的脑袋不擅言语的表达,重要的是没有浪漫的细胞,对于我这最美的年纪他从来就没有说我好看之类的话语。他就是那种无聊的只会严肃的呆子,只会不看眼前的大美女还四处看那些没有我漂亮的女孩子,反正他不讨好偏就是一副欠扁的样子,怎么看就是一坏小子。

上个星期的聚餐那小子死皮赖脸的蹭到我的面前和我高谈怪论,还时不时拿着那本自己买的小说吹嘘。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这般的脸厚心黑,吃了我的饭还要了我的钱,简直就不想让我活。这不那小子又和几个女孩子在一起大谈《白行》无非又是一些渴望和女孩子一起手牵手阳光下散步,虽然亮和感情令人感动,但让这样的坏小子去帮他们实现,真的是天理不公,真恨不得拿雷公的锤子劈了他这到处带坏好女孩的祸水。

“姗姗,上周的小龙虾很好吃哦,今天我们去吧”那小子不只什么时候从一堆女孩子中抽身而出,真是难得啊。不过这最后一句话让我生气,:“本小姐今天没空,小地痞你还是少去带坏清纯少女,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的。”看这这身黑皮,怎么也想不到他怎么那么脸皮厚的叫做白如云,世间什么都有,这么死脸的仅此一个。

“其实这样的活着,还不如真死了的好,只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个女孩子为我哭泣?”他说着看了一下那遥远的天空,“少爷我做事向来不需要解释,死或许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的解脱,只是我还没看到那个能够让我死的人。”未岚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在这样,我一定让你死的很惨。”

“这个可以考虑,不过你不行,但我还是期待。”他看了一下未岚珊,“你真的不去?”

“不去。”

“你的决定,那我尊重。”说完就转身要走。

“喂,你个大笨蛋,等着我。”说完就跟了上去,我未岚珊没什么缺点但是有一点说到吃和睡是没有人比的过我的,这算是我的优点也是缺点吧,不然那坏小子也不会笑的那么嚣张。

“云,我们去吃饭吧。”许静叶一路小跑对着白如云说道。

“抱歉,我刚吃过。”说完转身拉过未岚珊走了,留下许静叶一个人站在那里。

“喂,你吃过了?”

“没有。”

“你,你太过分了,你早知道许静叶喜欢你,你还这样对她,是不是太伤她的心了?”未岚珊气愤的说道。

“那与你无关。”白如云淡淡的说道。

“你无耻,我讨厌像你这种把别人对你的好的人任意践踏,别以为人家喜欢你你就可以这么做,我就不知道是什么让你存活在这个世上,苍天你收了他吧。”未岚珊头也没回的走了。

珊,你永远不会知道我的心里,你是多么重要有了你也就没了别人,我知道许静叶是喜欢我,可我能为她做的太少,因为我的心全在你这里,白如云看着远去的未岚珊心里默默地说道。

2

独角的八亭下,一个女孩翘首望着沿湖畔岸,杨柳毵毵,映照着一个少年的落寞。未岚珊就想不明白,一个自称风流的才子那么漂亮温柔溫文尔雅的许静叶喜欢,他都不领情。那个惹人心疼的许静叶啊,我真希望有天有一个大神出现替你灭了那坏小子。也算是帮我解决一个麻烦。

夜晚的降临总是让人感觉到一丝寒冷,特别是这数十天都不出太阳的鬼地方,不过夜晚的到来倒是令我有了白天所没有的宁静,我喜欢这夜,看看小说写写情诗,对自己喜欢的人发几条信,幻想在他耳边说说情话,想念着他就进入了乡,好惬意。若不是白如云的出现我肯定会喜欢像辰南那样帅气的男孩,帅哥也不是没有花痴相伴,自古帅气的哪个又不喜欢,可我未岚珊就是脑子差根筋看上了这么个榆木,悲催啊,无语啊,苍天啊,你饶了我吧。

许静叶来找我时,我正在路边看两只蚂蚁搬那只早已死了的大毛毛虫。“岚珊,你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许静叶夹着课本看着我。

“哦。”

从来就没有发现我们的学校原来也是这么大,和她走的一路我感觉腿都快散架了,她说的我也没听进去只是感觉这样的转圈真的很累,所以我决定以后不管怎样我都不去压马路了,真是累死了不偿命,划不来的。我心里这样想。

“岚珊,你知道吗?在我十岁的时候我就认识如云,那年他们一家人到山西做生意,我和他是同学,你不知道他有多倔,他每一次回家晚了,他妈妈都会打他他也不跑,就那样和他妈妈犟嘴。那时的他好傻。”许静叶像是回到从前,脸上带着微笑,看着远方仿佛这一切就在昨天。

“我喜欢他,他是我见过最古怪最熟悉而又最陌生的人,他们家穷,所以每次放学他都会去捡拾塑料瓶去卖;他也很用功的读书,那年我们学校举办的“英华作文征文”他就获得了三等奖,他是那么的优秀那么的能干,他会在她妈妈进货后独自摆摊,独自做饭洗衣服。他小时后经历了很多可他从来都不说,我知道他在家里挨了很多打可他又是那么的坚强,什么事都自己扛着不说出来。”许静叶说着眼圈红红的,“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对他好,我知道无论我如何对他好他都不会接受,拜托你了,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男孩。”说完就走了。

“我并不知道你说的一切,只是我相信你这样的付出是一定有所回报的,天下任何事都是要求回报的。”未岚珊对着远去的北约那个说道。

白如云的过往我是不知道的,但是有一点我很纳闷,每一次在班上或是在其他的地方他都是沉默不语,一副自以为是的表情,那仇视的眼神像是谁欠了他八百万没还似地。对于女孩子他从来都是不理不问,偏偏怎么就到处来找我的麻烦呢?许静叶和他是这么多年的同学,又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为了他才考上这个学校的。可是他却一次次拒绝人家,真不知道他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未岚珊边走边自言自语的说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