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

2012-11-28 21:11 | 作者:庞锋 | 散文吧首发

层阴沓至,早的初昏正在渗入左邻右舍。落日淡淡的残照染红了明珠花园别墅区的红屋顶。当瑟瑟秋风轻轻撕开了的天空,拂向大地,树枝摇曳,秋叶纷扬,宛如放飞漫天的彩蝶,舞姿翩迁,那凋敝中带着唯美,萧索中透着诗意。薄薄的枯叶散落在木路边,脉脉的溪流哽咽着发不出一点声响。“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在满地枯黄的沉美与静谧之中,给人一种凄婉中的幽远,绚丽之后终归平淡,平淡之中具有醇美、深情及悲壮。风在发黄的枝条间吹动,那满地的寂寥在空气中祢散开来,远处的山体已近乎祼露,老树阴郁的站着,让褐色的干苔遮掩它身体沧桑的皱纹。一只云雀挥动带泪的翅翼,携着凋敝的颜色卷风离去

踏着松软的落叶,我行走于林间。秋带着叶落的声音来了,像一片片澄澈的迷云,低唱着凄婉的离歌。深秋的夜晚格外让人感觉静谧,更有种说不出的苍凉。我站在一个画满岁月痕迹的老榕树下,倾听它与即将飘落的残枝黄叶做依依的离别伤感飘飞在黝黑的夜空。我数着被风吹散的寂寞和恐惧,仿佛自己变成夜空中飞舞的一朵朵花,飘落到冰冷的大地上,瞬间化成冰水渗透到寂寞的地壳,给眠中的精灵湿润干裂的洞穴;又仿佛觉得自己站立在荒凉的旷野中,被重重迷雾所淹没,看不清也始终摸不到归途的路。也许那刺骨的寒风吹断了我的一条腿和一只胳膊,让自己萎缩在残曳的躯壳里,去点亮那盏残剩的心灯。

夜已深。

乍觉别离滋味。展转数夜,起了还睡,一夜长如岁。

一浮升,落水处,幽幽风去。

残月寒,随波乱,隐隐荡来。

我孤目风景,独赏风光,却难以平静自己的心潮,满心风霜的季节里重温着旧的幽思,抚摸顺着面颊流淌的岁月,那淡薄肤浅的痕迹里却清晰着褶皱里的滋味,那咸咸的瑟瑟的感觉,有一种普通的不舒服,很难用一种可以表达我心扉的词汇来形容那种意义上的沉吟。“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电脑里一直放着一首英文歌,是一个沙哑的男声,在耳旁反复地响起,听得人心酸。我被深深地感动,再疼痛地流下眼泪,感受往日的温馨,只有那棵树目睹了我的眼泪还有我藏在心里的淡淡忧伤

我渴望飞翔,像一枚叶子,静静地待在空中。

树叶一动不动风一动不动我一动不动。

手中的普洱茶凉了,总有另一杯在炉上沸腾。相遇的时候,让我们互相温暖

作者简介:

庞锋 男,1971年生。陕西礼泉人,现居广东。作家,资深媒体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从事过期刊编辑、首席记者、报纸评论员等职业。迄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400余篇,137万字,作品曾多次在国内获奖、评介,散文诗歌入选30多个版本。

评论

  • 对对哥.张剑锋:是谁把梦点燃?在这萧瑟的秋夜里。
    回复2012-11-30 07:33
  • 听雪忆阳:“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回复2012-12-21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