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西安羊肉泡馍

2012-11-27 11:18 | 作者:庞锋 | 散文吧首发

晚上,我的一位广东朋友来坐,一谈到国庆节去西安游玩,我的这位朋友顿生北方人的豪气,大声赞道:“西安羊肉泡馍,真好吃!”。去西安之前,他除了知道秦始皇兵马俑,再就是羊肉泡馍了。南方人这几年喜欢到西部旅游,好吃的他们除了游览当地的名胜古迹外,当然就是要亲自品尝一下这带有西部色彩的小吃了。如果是在广东,恰巧碰上了一位西安老乡的话,他提起羊肉泡馍时眼中放出的光,言谈中的兴奋劲,让你在想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食物,以致于让他眉宇间仿佛都包含着浓浓的思乡之情。不知这吃食到底有多解馋,叫人如此难以割舍。

到西安不吃羊肉泡馍,就像到中国不登长城一样,是非常遗憾的。外国友人对吃羊肉泡馍也是着迷。他们来到西安,走丝绸之路,观骊山、登华山,观看兵马佣,再吃一碗羊肉泡馍,听一曲秦人的秦腔秦韵,以他们特有的方式触摸着西部那座古老的城市。正如我的那位广东朋友一样,对陕西的小吃如此豪赞,更何况我这个土生土长的陕西人呢?人都说陕西人恋家,也许他们丢不下羊肉泡馍的醇香,离不开关中那片古老的土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嘛!

一种饮食总是与一个地方的文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羊肉泡也是如此。西安的羊肉泡馍,迄今已有百年历史。大诗人苏东坡有诗曰:“陇馔有熊腊,秦烹唯羊羹”。在西安盛行吃羊肉泡馍可能是宋代的事情。相传,大宋皇帝赵匡胤称帝前受困于长安(今西安),终日过着忍饥挨饿的生活,一日来到一家正在煮羊肉的店铺前,掌柜见其可怜,遂让其把自带的干馍掰碎,然后给他浇了一勺滚热肉汤放在火上煮透。赵匡胤狼吞虎咽地吞食,感到其味是天下最好吃的美食。后来,赵匡胤黄袍加身,做了皇帝,一日,路过长安,仍不忘当年在这里吃过的羊肉煮馍,同文武大臣专门找到这家饭铺吃了羊肉泡馍,仍感鲜美无比,胜过山珍海味,并重赏了这家店铺的掌柜。皇上吃泡馍的故事一经传开,羊肉泡馍成了长安街上的著名小吃,流传至今,象有名的“老孙家”就是老字号的泡馍馆。

写到这里,我的那份思乡之情油然而生,故乡的村庄,老屋里袅袅升起的炊烟,儿时的欢快笑声,还有爷爷带我去吃羊肉泡时,边吃边用手擦着胡渣上汤汁的一瞬,古铜色的脸上荡漾着老人家舒坦的笑容……想到此处,我的目眶渐已潮湿。

屈指算来,来广东这片土地上十余年了,常日里忙于生意,无非以米饭为主食,四菜一汤,正宗的陕西小吃在这边是绝对吃不上的,但妻的厨艺绝棒,闲瑕之余,我们心血来潮时,认认真真地做一回,味道也着实解馋。我们从选料到配菜每一关都细心入微,生怕做不出家乡的那种厚重味。于是夫妻一同下厨,她和面、烙馍,我煮汤、掰馍,九岁的儿子也在边上瞎忙活,弄得全身是面,象个“小丑”,一家人真是其乐融融。说到馍,挺有讲究的,九分死面,一分发面揉在一起,待面团光滑圆润时,用擀面杖擀成圆形,放在平底锅上慢慢地烤干,我们叫它“托托馍”。掰馍时,要一块一块地掰,馍要掰得碎、大小均匀,这样煮了才入味,吃着才叫地道。不过,在家乡现在几乎所有的泡馍馆,都用机器绞馍,绞出来馍的大小,和用指甲掰的大小差不多,但机器绞的味道确实不及手工掰的好吃。

羊肉泡馍要好吃,贵在于一个肉和汤,汤是高汤,将羊肉、羊骨头放进滚水里,加入大料熬制而成。馍掰好了,煮时还要加入蒜苗、粉丝、黄花、木耳等配菜,大火煮几分钟即可盛碗飨客。它绝对算得上是一种诱人的好吃食。吃的时侯,用筷子从碗周边开始边拨边吃,那吃食肉烂汤浓、香醇味美、粘绵韧滑。我们一般吃的时侯就一些糖蒜、涪陵炸菜等佐菜,如果你还不解馋的话,可以再放些正宗的油泼辣子。一碗泡馍下来,吃得人满嘴流油,红光满面,食后再饮一小碗高汤,余香满口,回味悠长,心中充满甜美幸福,感觉世界真的很美好

至此,我终于明白梁实秋先生的《雅舍谈吃》为什么就洋洋洒洒地写了整整六七万言,明白了他笔下那些老字号的大馆子,还有那琉璃厂的那个《信远斋》。想想看,一种看似简单的美食,它虽不及山珍海味丰盛,不及满汉全席排场,但它质朴凝重,却被赋予了一种生命,有着灵性的美。一碗羊肉泡馍融进了人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也记载了几多历史文化的沧桑,一千多年古老而又神秘,羊肉泡馍却历久弥鲜,深入人心,没有失传,其独到之处,只有你亲自尝了才知道。

我仿佛又听到了那熟悉的秦腔,咬字运腔,高低宛转,豪放亢腔,我终于明白了关中大地上的一种美,一种粗犷的美,一种厚重的味道,厚重的文化。

作者简介:

庞锋 男,1971年生。陕西礼泉人,现居广东。作家,资深媒体人,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学院,从事过期刊编辑、首席记者、报纸评论员等职业。迄今已发表各类文学作品400余篇,137万字,作品曾多次在国内获奖、评介,散文诗歌入选30多个版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