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贵本真文贵高雅

2012-11-24 16:02 | 作者:研墨 | 散文吧首发

——读当代青年女作家胡韵作品集《烟云参禅》札记

最近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和中国诗词协会联合推出四川成都籍女作家胡韵的个人作品集《烟云参禅》一书。“胡韵是当代女作家中很有才情的那类”,这是诗词界的很多朋友对她的一致评价。凭借多年从事文字工作的经验,我想这肯定是个实力不俗的作家。于是,通过熟人索要到了她的作品集《烟云参禅》样书(注:因为此书预计到11月下旬才正式上市发行)。

对于散文诗的印象,那是我最早接触文学的学生时代。湖南出版有一本《散文诗》杂志。当时只是感觉散文诗这种文章篇幅,读起来很有意思。我也尝试着写过这种文体,不过没有起色。究其原因,是诗学的功底太差。于是不再写,不过读的也不少。我的文友伊帆、彭白衣等人似乎对这种文体情有独钟,且成绩不俗。断断续续读完胡韵的文集,才发现她的散文诗不但很唯美,而且极具哲理性。于是就认真的读完了所有的作品。

在我看来,散文诗和新诗一起,成为倡导文学理念、实践文学新形式的迅捷有力的手段。但是,由于受地理条件和文化发展水平的限制,散文诗这种外来的文学形式并没有在国内作家群中得到发展。虽然国内的诗歌创作人数多,数量大,但散文诗创作基本上是空白的,好在作家胡韵一直在散文诗的创作上不懈的坚持着。

读胡韵的散文诗,能从从创作方法上感受到她多运用意象来规避散文诗清浅的观点。然而,散文诗作为“文无定体”和被“抒情散文”所淹没的状况下在作者笔下有所突破,是难能可贵的。我是从“落笔一厥情思,诉点点愁/平铺一席卷轴,道滴滴忧/恒古的月,浅浅印染流水/遥远的曲,轻轻入耳琴音”这样的人间绝唱开始阅读的。

胡韵的散文诗创作,无论从文体实践,还是思想的开拓,都具有示范性,如《论道》、《金刚经》、《禅诫》、《禅恋》、《禅悦》、《道儒之诗文经纬》、《执笔者》繁密的意象群构成了汹涌的情感激流,表达了不可扼止的大自然力量,以及涅槃于生命哲学思考;《心殇》、《静悲叹》双重话语结构,以具象的形赋抽象的意,节奏舒放,意象灵动,曲折的表现出自由张扬的情,以及爱情乖张的宿命;《参谬而新风生》、《三生三世情缘序》、《告亡魂,慰生者》、《离留叹》则是用意象进行叙事和抒情的实践,叙事从容,情感充沛,在生命有形、亲情易逝的体验中升发出对生命的珍惜与尊重的大爱思考。她的这些思考与创作实践,直接引导出当代文坛散文诗现代性的探索方向。

她的创作极具细腻温婉的女性写作文本特点,她的《落日剑门,别样柔情》、《烟江南,一缕青丝染》、《蓉城序》、《江城颂》、《江南》、《雾山极景》、《归图》等作品立足于中华大地大文化背景之下,女作家敏感忧伤的情怀让她表达了个淋漓尽致。从与生命契合的形式中感悟历经洗礼的命运,并从中升华出坚定的信念。她的散文诗有非常清晰的抒情成分,在对生活的感悟中选择柔软、粗犷、冲突剧烈的意象来构筑作家的精神世界,诗中的哲理体现出个体生命与历史责任的融合,象征手法与主观抒情的自由调度与转换,使作品的情、意、象得到充分的展开,具有了独特的审美意蕴,为散文诗摆脱清浅的实践作出了贡献。她的创作,对于当代的文学女青年的散文诗人的创作,具有了观念的启示与直观的示范作用。

胡韵是一位长期生活在巴蜀地区的作家,她创作了大量反映西南百姓生活和情感的散文诗作品。从部分作品中能感受到她对所生活的土地的眷恋与热爱。她质朴、热情、美好心灵,通过所描绘的巴蜀风情传达出对土地、对大自然、对命运的讴歌与反思。当然,我对胡韵的创作还有个见,她的散文诗大都没有取材于三秦大地。在三秦的这片土地上,我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够真正的深入下去。将陕西特有的人文地理和民俗风情渗透到她以后的作品品中,深入传统文化内部深层结构中,展现民族精神并对其进行现代性的思考。如此之见,并不是教化胡韵要有彭晓强的某些东西。这样多多少对胡韵的创作,使散文诗的表现的视域起码能得到进一步拓展,为巴蜀本土散文诗的创作展现了广阔的空间。

如果说胡韵凭着对散文诗的挚爱与厚重的情感,在天府之地点燃散文诗摇曳的火焰。那么,她的散文诗背后总是有一双眼睛逡巡在世界的每个角落,在存在的虚实之间闪烁,眼神变幻出焦灼、寻问与沉思。顺着她的眼光,你会看见一种智性游荡在空中,从过去到现在,从具象到抽象,从孤独宽容。气魄在滋生,胸襟在扩展,精神在逐渐趋于坚定与安稳,如水之轻漾。

从她的文字里可以看出,她面对世界的态度,也是她意象构成的主旨。她在诗歌中抒发了对现实的无奈、对理想的憧憬、对真善美的呵护。她作品中所表现出的细腻忧伤的审美有时让人动容,但那多是残缺之美。我们面对残缺的时候,是否该容于一些大刀阔斧的美。就如同小吃大餐一起上,让人五味杂陈,回味无穷一样。不知道散文诗是否可以故事化,如果能的话我想尝试一下未尝不可。不知胡韵君为然否?

她散文诗的意象构造已从散文诗描绘风物、心灵化的主观意象,转化为日常具象的哲学观照,河流,江南,剑门,禅院,道观,牡丹等等意象,无不呈现出生命存在意义和人类良知的拷问。由于这些日常生活表征化的意象,她的散文诗将心灵化意象体现出来的对理想的期待,以及生命追求理想化形态的构建转化为现世存在的焦灼与承担,将审美功能的理想化抚慰,转化为坚韧的寻找与发现。这些意象组成了她的散文诗对存在过程的思考,体现出一种动态的生命生长力量。表现方式采取了象征、变形、移情、通感、拟人等多种手段,诗意空间自由展开。其审美形态投射出现实与梦幻、日常与理想、寻找与发现之间相互纠缠、裹挟、绽放出来的激情沉思。

总之,我在阅读散文诗,写作散文诗的时候不能不为它今后的发展考虑。在文学作为消遣的时代,散文诗写作出路在那里?这个问题评论家提出已经时日甚久,的确不好回答。我可以简单的说,这其实不仅仅是散文诗面临的问题,而是整个文学发展面临的问题,当导演们正在用纪实的方式记录着社会的大变动,小说家正在提出“底层视角”,散文家都在以不同的方式和派系在突围的时候,我们应当感到,散文诗的再次寻找必将开始,而且无法逃遁。在这里,我们期待胡韵的作品华美转身,期待胡韵这位文坛的牡丹仙子二度花开。

彭晓强

壬辰年作於古都长安白鹿原

(作者系: 中国诗词学会陕西分会副会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