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山水情怀

2012-11-18 18:40 | 作者:杜鹃花开 | 散文吧首发

国庆长假到了,上高中的女儿难得和我们同步享受这个假期,上高中对她来说很长一段不适应,“两周星期一次,每天上13节课,学校伙食太差,”回家告诉我:“高中就是一个“魔鬼地狱”,自己要努力一鼓作气,能上三年,绝不再上第四年。”学校这次这么大方放了七天假,两个孩子在“出去玩”的诱惑下,三天就完成了作业。一家人没有远游得打算,决定就近出去转转,想来想去还是去了付店西泰山。那是我的家乡,带孩子们去感受一下我们生长、生活过的地方。最起码让他们感受一下我们的奋斗史,看看我和她爸走过的山山水水的,听听我们这一代对家乡的不了情怀。 我们先在老家停留了两天走亲访友。第三天和开车的哥哥我们四个大人带着八个孩子一大早就上路了,九点半左右到了西泰山。选好路程我们就开始登山,我们从情侣谷进山,孩子们一路雀跃兴奋,经过简单加工的山、水、路,优雅而又不失本色,孩子们有的像只小叽叽喳喳,有的像只蜜蜂嘤嘤嗡嗡,最小的那个才三岁,像只小白兔,一会儿拉住妈妈的手撒娇,一会拉住我的手叫着“婆婆”。我们几个老胳膊老腿的大人被孩子们远远落在后面,让我不由得感叹岁月无情催人老,想当年自己这般年纪的时候,走起路来一阵风,不是飞就是跑,常惹来妈妈的担心“女孩没女孩的样子,将来谁要你吆!”妈妈如今和我已是两个世界的人,这声音飘在耳边犹如昨天。有时候思念家乡,回到家乡才知道思念的是家乡的人。

我们并不急着赶路,一路走一路看,任凭孩子们玩个够,上山时背的十个馒头不到山顶就被孩子们分光了,走过长长的情侣谷,我们一鼓作气爬到上顶,孩子们一路感叹最多的是“真美呀!”不知道他们感叹的心情,还是风景,也许二者兼而有之。大人们总是深沉不易外露的,有了这种深沉便少了儿时的可,美景幸事在大人的脸上看到的多是肌肉运动,不会雀跃,不会欢呼,一切关乎形象和风度。小时候每个星期天村里的一帮孩子们都会上山、爬坡、检柴、摘果,远的近的山我们都爬过,记得十岁那年的天里,我们到最远的双朵山上去挖小蒜。早上出发,七、八里的路程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太阳没照到上顶我们就到了。小蒜倒是见了不少,也许是山高季节迟的原因,没有达到预期的丰收效果。正在我们沮丧的时候,看见了伐木人的简易小屋,有水、有锅、有盐,我们一群孩子正饥肠辘辘,几个小脑袋一碰,“盐水煮小蒜”吃了一锅又一锅,觉得那就是世界上的美味,是留在我记忆里的“一顿大餐”。家乡的山山水水我都烂熟于心,它成了我生命的基色。到了这个年纪,也看过不少的名山名水,平时也喜欢舞文弄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粗人不懂欣赏,该忘不该忘得随着时间的推移,总是忘了模糊了曾经得激动。闭上眼睛满眼都是那片童年的山、那池家乡的水。有时候思念家乡,回到家乡才知道,思念的其实是童年家乡的山山水水。

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好走,最起码不用心跳加速,两腿沉重,呼吸紧张,就是腿有点发软,我们还在山腰时孩子们已到山下的公路上,年轻真好!农村的孩子天性自然,活泼好动,不会得上抑郁症的。三十多岁时才听说这个词,觉得不可思议,听说过“胆小、木讷、害羞、内向、迟钝”,从没听说过“抑郁",我认为前者是天生的,后者是人为的,农村的孩子和小猫小狗都会成为朋友,对着大山可以倾诉自己的喜怒哀乐,是不会抑郁的,不像城市的孩子,除了冰冷的水泥地,就是冰冷的墙壁,养个宠物比养个孩子还费事,连看只飞过的小鸟都是一种奢望,忙碌养家的父母忽视了成长的孩子,就得了这种病,这是一种城市病。

走到山下已经两点多,都饿极了,走进山下小店买了些面包垫底。看天色尚早,决定去木扎岭看看,一路菊花盛开,簇簇朵朵,玉米丰收,金黄发亮。孩子们田间地头嬉戏打闹,一切都让我心动,不由的想起秋圆圆的月亮,高高的豆垛,伙伴们的不眠之夜。也想起十里、八里听说书,看大戏,一双脚,一群人,嘻嘻哈哈一路欢声笑语......有时候思念家乡,回到家乡才知道忘不了的是童年的事事非非。

回程路很,远离了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我觉得一草一木都长在我心里,在我的灵魂里开花结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