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依依雪霏霏

2012-11-17 00:50 | 作者:南极冰雪 | 散文吧首发

柳依依霏霏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雪霏霏”。这是诗经里的句子,如若的两幅素描,简约、静美而伤感……。

在一个雪花纷飞的里,独对青灯的他乡倦客许亮想起了妻子袁碧琪,若是又上心头来这么一句诗经,那般心情滋味怎堪消受!回想今年春节刚过,出门打工时,正值春暖花开时节,轻烟般的杨柳一路扶着春风,深情款款,袅袅婷婷。在车站,一对年轻的夫妻俩依依作别,极其的缠绵悱恻,呜……,一声长鸣,车轮滚动,挥挥手,凝望的身影已被天边的云驮去,千里的烟波一片凝噎,空怀一腔惆怅!这是什么?这便最是那百媚千红中独的那一种!等到春节将近,浪人归来时,已是雨雪霏霏的冬日了。

都晓得“小别胜新婚”,那么一年的离别胜什么呢?久旱逢甘霖,干柴遇烈火,那场景该是远胜过洞房花烛夜吧?是火山爆发、是爱恨交加、是如胶似漆、是酥软、是销魂……!

许亮和碧琪是同村一起长大的,这个村叫碧水湾,是太行山东面的一个小村子,没什么副业,村里经济条件很差,多数年轻人以外出务工为主,村里剩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和一些带孩子妇女

许亮和碧琪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自小学到初中,他俩都是同学。我和许亮是打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们一起掏蛋,下河摸鱼,还偷过白大爷的西瓜,钻过新媳妇儿水杏儿的尿盆儿,在小花儿老师的卫生纸上涂抹过红辣椒……。还有一个秘密就是我妈还曾托媒人找碧琪父母给我提亲,因为他俩早就心已默许,我知趣的退出了。因为琪琪是我们那儿远近闻名的一朵花儿,身材高挑,肌肤细腻白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里流转着乌溜溜的黑眼珠,嫣然一笑便足以摔倒面前的小伙子。许亮娶了琪琪后,一下子破碎了无数“癞蛤蟆”的,伤了不少人的心。多年来我和许亮的关系一直的很铁,他有秘密就跟我一个人“开天窗”说亮话。

婚后,第二年春,许亮就去北京打工了,在北京安装楼房的门窗玻璃。碧琪留守在家,照顾身体不太好的公婆和一岁多的儿子,还种着三亩地,喂了两头猪,每天忙忙活活的。

安装门窗玻璃,有几道工序,立框、喷泡沫胶、打钉、割胶、打内墙胶和外墙胶、装玻璃、塞玻璃胶条,对于许亮来说这都已经是轻车熟路了。最累的活儿要数装卸和搬运玻璃,他安装的大都是钢化玻璃,玻璃有大有小,大的重100多公斤,要两个人抬着安装,50多公斤重的都是一个人背着上下安装。开始手磨破了皮,后来茧子长得厚厚的一层。有一次他抬玻璃脱了手,将脚趾甲连一块肉一下砸掉,疼得他钻心的叫,医生包扎处理好后,当天下午就照常上班了。一天下来累的够呛,但挣钱还不少,平均一天能挣180多块钱。

工地的伙食不很好,天里,好几个工友食物中毒,弄得他拉了好几天肚子,肚子疼得刀搅一般。输了7天液才缓过来劲。他没给媳妇说,怕她担心。原来是承包食堂的李师傅进了价格便宜的过期变质的肉菜。

夜里,实在腰酸腿疼,寂寞难耐的时候,他就给老婆发个信,或哼个歌给她听,他说他经常唱那首罗大佑的恋曲1990,

乌溜溜的黑眼珠和你的笑脸

怎么也难忘记你容颜的转变

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

……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

……

他说他唱这歌很有感觉,老婆一听他唱,就跟挠她咯吱窝儿一样,会咯咯咯的笑个不停,最后还会掉下几滴泪来。他喜欢听电话里老婆笑的声音,更思念她笑起来的娇美容貌,心疼她“梨花一枝春带雨”的模样。他晚上不敢惊动娘,只是悄悄地问爹娘好吗?他最放心不下的是他的老母亲的哮喘病!他还让儿子电话里喊他爹,虽然孩子叫不太清,但一听到娃儿的声音,这时候他就感觉不到累了,满心的欢喜。

老婆笑说他半夜发神经!女人嘛,总好正话反说,其实她很喜欢他这样!说这是他男人最真实的一面。

去年临近春节,许亮回来了,在一个雪菲菲的晚上,他约我到他家,开了一瓶特制的2斤装红星二锅头,碧琪弄了几个菜,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三个就围着炕前的红泥小火炉,边喝边聊起来。许亮说起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也很无奈故事,脸上一阵的兴奋又一阵的沧桑。碧琪谈她在家的新鲜故事,我则更多地是一个聆听者,三个人聊得投机,喝得尽兴,掀扑克牌、猜火柴棒、划拳……,变着法儿的玩儿,醉的天翻地覆,醉的一塌糊涂。

人醉了,话头就更多了,一时趁琪琪不在跟前,我就悄声问:“哥们儿,你长时间的摸不着老婆,那方面真的憋得住吗?”

“想听真话吗?”他鬼鬼的一笑。

“废话,那当然”,我嘿嘿一笑。

“那你先喝一杯”,说完,他给我倒满一大杯。

我一仰脖子,干了个大吊顶。

他抹了抹嘴,娓娓道来。他说现在的民工思想也在与时俱进,开放得很,谁能天天的当和尚?夜里,自己偷偷被窝里打飞机那已经过时了!原来他们大都有一个“宝贝”能帮忙解决问题。到许亮的民工宿舍看看,会发现很有特点,宿舍里虽然住着很多人,但每人都用各色的布匹界开了,成了一个个单元的小布屋,这布屋大都是他们的老婆手工缝制的,里面内容很丰富的,除了衣服、餐具等日常用品,还有一个盒子,盒子里有个人,是个充气娃娃。许亮也有一个,平时藏在行李箱里,晚上夜深人静时悄悄拿出来……。他说工友基本上都有,很多是结伴从成人用品店里批发来的、有苍井空、瓷娃娃等明星,也有一些爱国的民工给他的宝贝起名为野田妹妹、野田姐姐、佳彦姑姑等,这玩意儿充足气,跟真人一般大小。

我问:“你的宝贝叫啥名字?”

“你嫂子的名字呗”,许亮说她挑拣的这个娃娃长得很像他老婆,呵呵呵。

许亮还说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村里的二黑年轻力强,头一天晚上就用爆了,后来许亮和他做伴找到店里理论,店主是个东北的娘们儿,很刁蛮,开始不给换,说他家的货没问题,是人为的使用不当。他俩死缠烂打,还说若不换就找消协告状,最后店主妥协了,二黑添了些钱,换了一个价格贵的,都怪他贪图便宜货。听得我都笑喷了,同时,我心里又很不是滋味,觉得他们很可怜!更让我吃惊的是,他说他老婆琪琪也有,是他去年回家时北京捎回来的,开始琪琪臭骂了他一顿,但她没扔出去,一直在她自己的柜子里锁着,鬼才知道她用过没有呢!怎能只管州官放火不叫百姓点灯呢?君不看,现在的成人用品店在县城里已不是啥稀罕事了,并且生意很不错的,从多个角度来说,我倒觉得这是一个社会的进步,仔细想想不是吗?

我又问:“你们民工既然有这么个得意玩意儿,那就都不出去找小姐了吧”?

“假的能跟真的比吗?若是有真的,谁愿意用假的?我们是没办法啊!个别民工是断不了去小姐那儿“打野食”的。但还是这宝贝节省啊,出门挣钱不容易,咋能都添了小姐那“无底洞”!许亮无奈的说道。

这种凄美忧伤的故事在农村是很多的,为了生计,男人们要出去打工挣钱,若是老人身体好,年轻夫妇还没生养孩子的,小两口儿可能都会出去闯荡一番。若是父母生病,带小孩的,女人是要留守在家的,这就是沿袭几千年的传统“女主内,男主外”型。大多数人去的是大都市,离家很远,这样两人海角天涯,天各一方,一年顶多回来一次,来了顶多在家待上10来天,一般过正月初五就又走了。

在农村电脑还没普及的今天,平时联系都是打打电话、发个短信啥的。白天忙忙碌碌的过去了,但一到漫长的夜里,当月亮悄悄爬上来的时候,远在天边的丈夫和孤枕难眠的妻子会是怎样的一番心情?宋代李之仪的《卜算子》里写道:“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那般“碧海青天夜夜心”的断肠是如何煎熬到天亮!

夫妻双方还都有些怕。琪琪怕什么,倒不是怕丈夫出轨,怕的是工地、厂房附近的洗脚房、按摩店,怕的是老公一时性起押不住,“工作”起来不穿“工作服”,万一把病带回来咋整!

村里兰兰的丈夫大强和许亮是工友,去年年节,大强没回家,他一次和工地边的洗脚妹妹激情,导致后来的下身一直不舒服,他怀疑也害怕得了啥病,在一家医院做了血液化验,结果是梅毒,不是艾滋病,他一直在打针输液,家里人都不知道,两个月下来,治疗花了4000多元。他媳妇儿上北京看他,知道了真相,狠狠的闹了一场,差点离婚。所以,有的思想开放的妻子知道约法几章也不灵,索性在老公外出前就交代好防范措施。

她还怕工地出事故,有一年,一个民工因为没按要求系好安全带,导致从15层楼的窗户掉下来,当场毙命。

丈夫呢,在想念老婆的同时怕妻子上演一出“一枝红杏出墙来”的事来,给自己弄个绿头,因为林子大了啥鸟都有,村里难免一些专爱偷腥的猫。村里一个副主任常以工作为名,拿着一个茶杯去碧琪家倒开水,到了水还老是磨叽着不走,问这问那的,其实他是垂涎琪琪的美貌。有一天深夜里,他听见自家的门有动静,像是有人用刀子拨门闩,她赶紧拨通了许亮的手机,门才不响了,当时她的手和心都在颤!弄得许亮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在外挣着钱,也不怎么心净,生怕后院起火。

当今有些官二代富二代的、大富大贵的、有权有势有钱的,不但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家子其乐融融,外面还三妻四妾的围着,活得幸福滋润,就如老百姓说:“人家生在了蜜罐儿里,是天生的享福命”!或许他们根本就不理睬草根这些鸡毛轻的屁事,觉得很无聊,但谁又体谅“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

人是有七情六欲的高级动物,农民工也是人,也有提高幸福指数的权利,怎能回避和无视问题的存在。所以,政府在关注农民工的钱袋子的时候,能否再花些心思关心他们“被窝儿”的冷暖,给民工多创造些探家的机会,有条件的要允许老婆前往,好使有情人鸳鸯戏水,恩爱一回。再就是做好“凤还巢”文章,政府多方铺路搭,优惠政策,大大鼓励在外学有所长的青年回乡创业。并且大力发展私营经济,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使广大青年在家边就可以实现施展才华,发家致富的目的。同时,关注民工的心里和身体的卫生健康,深入广泛的宣传性病、艾滋病预防措施,全社会免费发放安全套,设定站点,定期或不定期检查民工工地附近的休闲场所,统一发放健康体检证。扫黄打非不是唯一手段,更不是挡箭牌,社会需要的是标本兼治的方法措施。此外,公司企业的老板们不要一味的为着利润,无限榨取农民工时间、空间,剥夺他们的人生快乐,以至于上演员工跳楼的悲剧。全社会都要多些包容和关爱,“爱人者人恒爱之”,社会幸福指数的提高,民工是一个大群体,尽可能的多给他们一些关爱和尊重,这样社会不更人性化、更和谐了吗?

原创:陈尚岭

笔名:南极冰雪

地址:河北省邢台市委宣传部办公室

电话:15131396106

0319-3699500

QQ:592841390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