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境欲心

2012-11-14 22:43 | 作者:莫夕 | 散文吧首发

情绪滴打了双眼,脚下的路莫名虚空,猥琐着坚强的踩下人生程序的一步又一步!如果选择是该有的境繁和难忘,我愿是麻痹的无所欲念,丢掉人不该有的情愫,然后面对这个时候的天空,无论是漆黑还是深蓝,亦或白的了无所有,我愿放去我所有行囊,荡然大声歌弃。

时而静静而呆,站在二十年蹉跎时光的角落,拼凑着记忆里的十字方块。思绪常常沉淀着一些疼痛的记忆,一束阳光透过命运的水晶刀,射照得我眼睛什么都看不清,模糊的只剩下人残有的感觉,而唯一指导着我方向的手,也却无能为力的握不住我手上的任何一件东西,颤抖着瞎子般的秃废和堕落,一句不甘心也代替不了什么。我憎恶这种落寞的感觉,不争气的只是用这带着青色阳光的刀,一次次的刻向我回头的脚印,素不知拖着的只是一场带泪的欢乐、一场带着红色的斑斑影子,择演着人生骗局里故事的精彩。我只是带着和路人一样的面无表情,经过着和这个世界的人一样的剧本,华丽的穿上和他们一样的上衣,拖着谓所绚丽无比的上衣,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和他们一样没心没肺地哈哈大笑,虚意过着开心的一天然后的一天。

笑过以后才能知道笑有多痛,那个记忆里的背影转身的那一刻起,青的年华就注定定格。谁能知道关于你的故事,就算知道那也是站在你的故事外看你,这个世界根本没人能代替你继续你的曾经和现在。如果有天你遇到和你一样的人,记得怜悯眼光别对着那个人,因为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更别说些你自以很懂的大道理乃至这人生给他听,当你走出这痛定着的痛的时候,你才有资格和那个和你一样的人说话。这世界就是这么样,别跟谁谈谁的悲伤,别带着可怜的面容换取别人的同情,你的悲伤和这个世界一样脏,所以谁都没资格说谁。回忆并不能重叠与有关的幸福。痛成了你唯一拥有的东西。记忆里那个念着注定悲伤痛苦一世转身的背影,然许missourshadow;却griefandsorrowisshadow,成了天空永远画着空白的痕迹,青便好像也定了格。若不曾的再见已经很久很久,何必苦苦又等,只是不想让指尖滑透所有的眼泪,再见即则永别。

只愿,在天各的那方的幸福与快乐,希望与你有关,仅此而已…

四百八十多个日子,不离不弃,四百八十天的四百八十个幸福时光。此生唯念的挚。既便告别亦或继续,痛即如此,默然无赖。

别了。

记忆里不知何时燃起的熊熊烈火,刹然而空僚的断却,浑噩着美好的开始,然后残缺激越于火的外焰后戛然熄灭。折叠着了现实,即便恍然如此,但梦的美好从未结束,就像人还活着,前方即便未知和朦壁却也有方向,脚依然配奏声音,一步…一步…然后又一步。我执念,执念着还有一天,没有里一样的伤悲,不让我的这里一样的眼泪,滴答了所有的余烬的潮水,风平浪尽来诠释我安静的继续。如果既成替换着如果,瞬然幻境,过往继承着随风,就像一点尘埃,还能怎么办的飘然落定。期盼是这世界唯一疼痛的两个字,有一天若刻在心里去了,别想太多,何必暗然伤神,紧闭双目,然后去感觉这个世界怎么样,只是错落的世界答案都那么简单。你就是存在这个世界黄昏与晨曦的交界点最低的一端,生活是对着活着的人,站不起了我们至少还可以爬,得爬的像模像样。若成一天你跌倒,或是你从未曾变过天生根本的老样子,更或许别人眼里你就那么小点,有人说你好贱;没出息,有人说你废物;垃圾都不如,记得听习惯了,你无法忍受了以后,哪怕你耳朵都快听不见了,记得;记得就把他们的话和他们的肮脏嘴巴,当做是对你来说空前绝顶的一个屁,点燃它,慢慢的把这些放上你的天空,然后一声巨响,世界从此安静……

若檀香以尽,愿一切安然如故的境遇,就像这个世界一样…静如初…夜的这里,不悲不喜。 2012年11月14 张永森 QQ:158368731

评论

  • 莫夕:我在这里,一直在这里,一个人,淡沾时间,末生余念,不悲不喜。
    回复2012-11-15 10:44
  • 露露:现在像你这样喜欢写些东西的男生真是越来越少了、加油、问候一下
    回复2012-12-11 1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