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好后生的堕落 郗真文

2012-11-14 17:25 | 作者:西窗深云 | 散文吧首发

小说.好后生的堕落

囗 郗真文

引子

刚刚进入龙年的初,巴河县的人们都还沉浸在春节的浓厚气氛中,门楣上的红灯笼、红对联仍放射出耀的光芒。新街中段的农业银行巴河支行门前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来办业务的、来存款的、来取款的,一切业务暂停办理,原来所熟悉的面孔被一副副一尊尊新面孔所替代,连设在外面的自动取款机早已断电贴上了安民告示。人们议论纷纷,置凝的、猜测的、埋怨的,还有叫骂娘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位须偏分头、脸色有点白晰、高个的男士,表情严肃的来到大厅,巡视了一遍候立在大厅的人们,淸了淸嗓子,带着男中音说:“各位先生,各位女士,今天很对不起大家,因为支行分理处主任与柜员存在挪用公款数额巨大的嫌疑,案件从今早开始已着手介入调查;凡是给各位带来的诸多不方便,敬请大家原谅!”

杵在大厅的各色人等,带着许许多多的疑问,渐渐离开了支行。有人从内部小道消息获悉:新街储蓄所主任与柜员合伙挪用公款达800多万元!

消息犹如一颗重磅炸弹,在小小的巴河县城炸开。消息一传十、十传百,风一样传遍县城的各个角落,成为巴河吧贴与人们饭前茶后的谈资……

快要落山的太阳正要吻着猫儿山垭时,顺水镇青狮村的王富贵刚从本组的老冉头家喝毕喜酒,正往自个家赶的路上,碰见一个从县城回来,认识王富贵的年轻人告诉他,只说顺利哥出亊了,再问就没了下文。王富贵风火般赶回了家,用座机向嫁在县城南关的幺女打电话予以求证,幺女儿哭哭泣泣、段段续续说:“,顺利哥是挪用公款犯的事。” 老王说:“是多少?我和你妈,哪怕卖猪卖牛卖房,你们姐妹四个都想想办法凑湊,把小顺子给救出来!” 幺女拿着手机哽噎着说:“爸,你就不要操心了,800多万元呐,要多少东西便卖呀!……” 老王头只“啊……”了一声,便晕倒在地,不醒人亊。

在巴河县的顺水镇王家,从淸朝末年就很发家,代代不缺银两花,人丁也兴旺,就是没官运,连教私塾的先生也未出过。时上境迁,到了王忠财这辈,也不知过了多少辈,人丁也不兴旺了,四弟兄膝下均是“千金”面世,但日子照旧过,招女婿的招女婿、引儿子的引儿子,团堡梁四周几公里逐渐也就没了闲言碎语。王忠财,在弟兄五人中排行老三,四个女均己陆续嫁人,征得全家人及族人的意见,从远在百里之外的川陕交界的水田坝镇引了一个儿子,引的时候也就是三女儿待嫁的时日。到水田坝与小儿父母见面时,只去了王忠财的大哥、牵线人,王忠财本人及二女儿。因为二女儿聪明伶利,啥事有自已独到的见解,并且思维灵敏,在同辈人中出类拔翠,深得姐妹们的拥戴。四人到达水田坝的时间很紧凑,由牵线人老庞将张家的当亊人、村组干部喊来,写了“永不相认”的契约后,给张家的俩老各自买了三百元左右的衣服一夽、现金六千元后,拿上户口迁移证就将才满三岁的张家六儿引到了顺水镇青狮村。王家便给小张儿取名王继承,小名叫顺利,好吃的好喝的好穿的在顺利身上展现得淋漓尽致,连待嫁的幺女也一度有过意见,但也无可奈何。顺利也很讨人喜欢,爸爸上、妈妈下;姐姐早、伯伯好,深得族家人喜;上学,念书,从不落下,成绩总是排在同级前五名。这样的成绩一至保留到高中毕业,并考上了华南交大财金学院。顺利的争气,让王忠财及王家家族们脸上放了红光,都说王家的祖坟冒了青烟;都说顺利犹如一道后的彩虹,带给了王富贵家、王家族人及青狮沟人喜运绵绵,喜亊多多。四年的学业,顺利很是珍惜,分分秒秒都用在了学业上。家里寄来的生活费,一分当作五分用,十分的节俭,把省下的钱,全用在了买书上,深得老师和同学们的好评;加上他的好成绩,每年的助学金也光顾了他。有人说他是幸运儿,他只是微微一笑;有人说他十有八九要留校,他只是微微一笑;还有许多靓丽的女生要与他交朋友,他委婉一笑巧妙拒之。很多人不理解,一个农民的儿子,还淸高个啥?他心中很透的、很亮的,他要回报王家的养育之恩!因为他依稀的记得,水田坝的穷山穷水,就是因为家家越穷越生的缘故,已经有了笫六个儿子的父母还要再添一个女儿,所以,他被送了人、改了姓,“养生父母大”的道理在他的脑海中已烙下了深深的烙印。毕业时,他选择了回家乡,婉拒了老师们的让他留校的美意,背上背包,乘上了回乡的火车……

小顺利回到巴河县可谓“一帆风顺”四字来形容,凭他的学历,伶俐的口才,很快“过五关、斩六将”,就被农业银行巴河支行聘用。多好的单位哬,让多少人想和向往的单位!多好的单位啊,那是旱涝保收、钱生钱的单位呀!多好的单位呀,福利待遇又好的单位呀!一眨眼,王顺利就成了名符其实的“白领”了,多让人羨慕呀。有人说:“王家是祖坟冒了青烟,引了个儿子还为王家贴了金!” 小顺很是听话,准时上班,按时下班,又不多言多语,对每一位顾客是那样的谦卑与和霭,深得顾客的信赖和称赞,多次受到行长的口头表扬。经过两年多的岗位磨炼,他是行里的业务尖子,领导有培养他作为银行后备干部的意思,正好新街储蓄所柜员因生小孩,要请一段时间长假,加之这个所业务量又大,他被行长选中,他就走马上任了。由于他业务娴熟精通,在短的时间里,就深得主任的欣赏。当年10月,经主任作媒,他与电力局的出纳薛娜结为夫妻。薛娜贤惠,小顺利聪明,人们称他俩是天生的一对,夫唱妇随让人好不羡慕。不久,喜添千金,让顺利一家人享尽了人间的天伦之乐。顺利不玩牌,不搞赌,一有闲时看看书,看看电视,抱抱小儿;陪陪妻子,逛逛街,好不恩爱。不久,他便升任为新街储蓄所主任,官运渐渐向他降临,只要他把握好,前途很是远大。

一天,正在上班的王顺利,迎来了来储蓄所办理业务的马明,马明能言善辨,圆的可以说成扁的,方的可以说成圆的。久而久之,两人就熟络了起来。马明性情豪效,顺利沉稳;一张一驰,一动一静;你眼中有我,我心中有你,嘿,“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话一点都不假,这不,王顺利与马明就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干一行,吹一行”,正所谓“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这是人们通常的秉性。马明每次到所里来办亊后,总是忘不了要向王顺利宣传如何买彩票、买彩票如何能中大奖、最近又有谁中了几百万的大奖等等,这让王顺利有了心热,心热就有了心动。刚巧,一位卖菜的老周,一天路过马明的卖彩票的门口,马明买了十多元的菜,只有8元的零钱,他心生一计,就让老周用剩下的2元钱买一张彩票。开始,老周很不情愿,可经不住马明的三寸不烂之舌,答应了买一张。号码还是马明代填的。谁知,可不得了,老周竟中了400万。让马明后悔了,还与老周对薄公堂好几次,但老周的三个儿子也不是吃素的,几经辩论,马明最终以失败告终。但老周以人道主义精神,送了马明1万元作为代笔费。王顺利更加心热与心动了,一有空就找马明闲聊。但是,马明在鼓吹买彩票好的时候仍然留了一手,那就是买彩票的风险性,这一点,王顺利是不知道的。时间一长,王顺利就动心了,开始时,他就叫马明给推荐号进行小买。也许,王顺利的运气好,马明所推荐的号,很快让王顺利居然也中了5万多元,这让王顺利万分的高兴,从心中万分的佩服起了马明。王顺利很庆幸自已认识了马明,认为买彩票是何等的简单,填几组洋码号,还能赚大钱,对马明的宣传更加信服有加,深信不疑。谁知,马明在王顺利不知不觉中早已埋下了伏笔、挖好了陷阱,只等鱼儿慢慢上钩。马明见时机已成熟,便向王顺利推荐了“追号”的买方式,让王顺利买。也就是说,你选定一个号,天天买这一个号,长时间不变,天天买,天天追,直追到中奖为止;也许中几十万,也许中500万,也许中几千万!也许血本无归,这一点王顺利是不知道的,也是马明有意隐满的。有了前几次的中奖,王顺利对马明一点戒心也没有了,就让马明给他设计了一个中奖计划。马明就精心为他设计制作了每天购买多少,中奖率是多少,中奖额是多少的追号计划,王顺利对这个计划深信不疑,很快就付诸实施。每天,王顺利少则购买彩票几千元,多则一天高达20万元。他把个人的积蓄用完后,还悄悄从妻子的卡中取了5万,还向亲戚朋友处措借,竟然欠了一屁股债,但所追的号码就是不中奖。王顺利心急了,曾多次问过马明,马明说:“兄弟,时候未到,时候到了,一中就是几百万,区区几十万算不了个啥,到时要啥有啥!” 马明这么一说,他也就坚持的份,继续买,幻想着一天中大奖,好翻身。在筹不到钱的时候,他就把手伸向了单位的公款,也就是客户的资金。按照银行的规定,他无法临时在柜上办理转、取款业务,因为他仅仗是分理处的一个小小的主任,他便打起了小汪的主意。

小汪的家住在北关街,几代单传,出生后身体孱弱,经常多病,似家中的宝贝。他父亲系农行的公勤人员,由于勤快、谦和,全行上下的人行都很尊敬他,汪叔上、汪叔下,已成多年的尊称。儿子的面世,这又给他增添了人间的乐趣,老俩口把小汪似为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化了、捏在手中怕丢了”,一切的一切,必须按照所设计的方案执行,不得有丝毫的差错,稍有偏差,就会遭到责怪。从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了懦弱、胆怯、畏首畏尾、一切按照既定的方针办的种子。高中毕业后,老汪凭着自已的老脸,给小儿谋得了一份职业,然后又参加了在职培训,使小汪渐渐成熟起来,慢慢也就成了农行大家庭的一员。小汪人倒是成熟了,成了一个大小伙子了,最大的弱点就是自已沒有主见,別人说好就好、说差就差,将鳖说成王八、将驴说成马十有八九就会产生。面对资金窘境的王顺利就瞅准了小汪的这个“优点”,一切会按照自已的计划安排行亊。于是,他授意小汪釆用伪造账务、和客户对账单的手段,从客户的存款账户上直接转、取出来;一旦客户要取款时,又采取“拆东墙补西墙”的方法,动用另一客户的资金来填补资金的缺口。就这样,王顺利叫小汪咋干就咋干,一切风平浪静。而作为王顺利,他心中犹如“瞎子吃汤圆一一心中有数”,窟窿越来越大、越来越深,如何来填?用什么来填?他收入每月无非几千元,使他焦虑万分,忧心忡忡。这一切,小汪还蒙在鼓里,对自已的领导还是那样唯命是从,乖巧得犹如一只小绵羊。王顺利深深的知道,小汪原地不动一天,不挪窝一天,王顺利就会相安无亊一天。偏偏麻绳要断在细处,王顺利一点感觉也没有。行里要评出席市上“创先争优”先进个人,把名额给了新街储蓄所。王顺利感觉从心中对小汪有莫大的亏欠,于是就用了一个晚上,就把小汪的个人先进材料赶写了出来。材料写得有血有肉,声情并茂,逐级报了上去,深得市上领导的赏识,就让小汪进市上进行交流。谁曾想,这一交流竞交流出了麻烦,市行的领导看中了小汪,要把小汪调到市农行。王顺利得知消息,立刻就慌了神,找出各种借口阻扰小汪的调动,但胳膊总是拧不过大腿,只得遵命。

尾声

王顺利接下来的几天里,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去找过马明,问:“马大哥,我买彩票的计划是你一手给我拟定的,你是拍着胸脯保证过,一定要让我中大奖的!” 马明没了原先的和气,反脸说:“你想发大财才买的彩票,关我屁亊!你说我给造的计划,你拿出把凭来呀?!” 马明的一番话,将王顺利气过半死。是啊,空口无凭,白纸黑字呢?王顺利粗略算了一下,几年下来,自己已挪用公款800多万元,这不是一个小数目。在小县,在地级市,都不是一个小数目,拿什么来还?妻子不知道,养生父母及姐妺不知道,就连一同共亊的小汪也不知道。只有出走,一走了之,走到不让人知晓的地方……他用手机给妻子发了一条短信,谎称要到省里开会,要离开家里一段时间。随后,来到南关的烧烤店,点了20串羊肉串、一碟花生米、油炸土豆片,要了二瓶花醇生啤酒,消消停停品尝起来……酒足饭饱后,掏出了中华烟,刁在了嘴上,付了饭钱,一步步向农行院墙外那一片茂密的树林里走去……

在王顺利消逝的三天里,县城炸开了锅,新街储蓄所开门迎来的第一顾客来转30万元货款,可存折里没了钱。惊动了支行领导、市行领导,随及安排人员彻查;被调到市行的小汪也返回巴河县,可找遍县城,竟没了王顺利的踪影。

第四天凌晨5点,人们还沉浸在睡梦中,东关街的老黄家,因宠物狗娑娑误吃了有毒的猪肉,被毒死了,老黄很早起来,拿上挖锄,来到农行后的树林里想给小狗找个埋尸的地方,结果被悬吊在树上的死人吓个半死。等天亮后辩认,死者正是王顺利。经清查,王顺利先后挪用公款高达820万元!小汪也受牵连,属于伙同犯罪,也被送进了班房;妻子也受王顺利的牵连,出纳一职被免,被调往六十里开外的永溪变电所工作;老王富贵一病不起,在养子上坡后的第八天也见了马克思;被调到省农行、市农行任副行长的黃波、俞华山被免职。就这样,一道绚丽的彩虹渐渐在巴河县的空中消逝了,留给人们太多的回味与思考……

(723600)陕西省镇巴县人民医院宣传科:郗真文

联系电话:13759813631

qq: 675357859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