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出现,是劫,是缘?

2012-11-13 13:43 | 作者:梦醒时分 | 散文吧首发

我常想,在你出现前,我的灵魂就是游离于空气中的水蒸汽,无形无向,随风飘移,不知道这宽广的天际是不是就是赖以存在的地方,不知道那广袤的大地会不会是最终可以投向的归宿?也许我拥有的有很多,可是自己却不知道,别人也看不见……那天,你就像是一粒飞向天空的尘埃,经过我浮动的轨迹,也许感受到我的彷徨,轻轻停驻下来问候,于是,我把满腹的彷徨,一点点,一片片,一缕缕展示,随着倾诉的慢慢堆积,它们把你给牢牢围住,我多么希望你能捋清这满腹的彷徨,让我知道自己的样子……于是,我囚着你,成了一滴微

也许,在你出现前,我的灵魂只是躲在污泥里河蚌,慵懒地享受着静静的时光,宁愿伏在皑皑的沙堆里,如果感受到有一点点喧扰,就会紧紧关闭自己的心门。别人看到的只是我污浊,顽硬,丑陋的外表,也许闻到的只是不可理解的腥臭,只有我自己欣赏着蚌内的洁白和芬芳,我想这样闲云野鹤般日子过一生,也是安乐的。只是,那天,四周照样清静,我在清澈的河水里落落地小小地打开那扇心门,不想会遇到从天而降的你,带着你的风采和力量,于是,搅乱了蚌内的平静,刺激着我的灵魂,原来我能散发出的欲望是那样强烈,充斥着翻天覆地的渴望。一层层的珍珠质将你这粒黑石团团包紧,我只是想让你带我走出这片死静,看看想中的天空是什么样子……于是,我依着你,成了一粒珍珠。

只是,你的出现,是劫,是缘?是让我变成一滴微雨,投向大地,暂的亲吻大地后,在烈日下被打回原型,然后与你分离?还是让我变成一粒珍珠,被世人发现,珍藏,光彩夺目地享受着无尽荣耀与辉煌,然后与你世代相拥?

当我期待着你的回答,我想起远在南方的那株木棉,现在正是寒慢慢侵袭那座城市的时候,它一定是开始光秃秃的迎接着它一年中最萧条的季节。那时,在两年的工作之余,我看着它的四季变化,明白了它一定是用四季不同的艳丽来吸引留住某个人的目光,它早的红艳似火,春天的翠艳欲滴,春交替时的飞絮漫舞,都只是因为在这萧条的冬季遇到了一个让它是劫是缘的人,才会让它耗费如此的心思和力气,活出这么艳丽的一年时光。

其实,不管是劫是缘,遇到你都是这一生中最感恩的际遇,许是短暂的邂逅,但至少让我有了明白的样子,有了不同的方向和形状;许是能有幸得到你的相伴相拥,能够成就一些辉煌的过往,我最留恋的也只是有你,而不是辉煌……如果要像木棉一样,耗费所有只换来一个萧条的冬季,那也是种生命的历练,是值得等待岁月

佛云,和相的人,做快乐的事,别问是劫是缘。既是能够相互陪伴的人,不管相伴的路程是长是短,也不管这一程中付出的多少,还是这一程中最后的分离,曾经快乐过,就是种快乐的缘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劫难,福祸从来都是相依的,所以,劫与缘也是因果轮回着的,现在的劫,也许若干年后就是种幸福的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