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脆弱

2012-11-10 18:48 | 作者:安知鱼之愁 | 散文吧首发

我曾多次问过自己,人的生命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也许是年龄太小,也许是阅历不够,直至今日,我似乎仍然没有找到满意的答案。但是陪母亲在。医院的的那些日子,似乎让我有了些许意识:在疾病面前,人的生命是何等脆弱。母亲所住的是肿瘤区,那是一个死亡率极高的病区,每天都有人在呻吟,每天都有人在哭泣,在那里,我已看惯了生死。和母亲同住一个病房的是一位老人,已经。癌症晚期了,每天都在忍受着无法想象的疼痛。有一次,我去医院看母亲,母亲说在医院里晚上睡不好,邻床的那个老人每天晚上都翻来覆去,呻吟半,医生和家属都建议注射"安乐死",可老人就是不同意。老人宁可每天忍受着巨痛,也要活着,仅管没有丝毫的享受,不知道是对这个世界的留恋,还是因为对死亡的惧怕,宁可痛苦等待生命的终点,也不想在睡中就这样糊里糊涂的死去。后来母亲说,有一天夜里,老人哼着哼着就没有声音了,然后亲属叫来医生,再然后,老人被盖着头推走了,不知道是推到了什么地方,也许是停尸间,也许是火葬场,母亲吓的半夜没睡着。再后来,手术完成,化疗结束,母亲就出院回家了。人呐,最终难免会有一死,可是却又恐惧死亡,就和母亲一样,看到和自己得相同病的人死在身边了,就吓得半夜没睡,也许是怕自己和别人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死了吧。也正像我一样,十三岁那年因为割阑尾手术而吓得号啕大哭,那不是怕疼,而是怕死。后来,我在空间中写道,死亡并不可怕,我所怕的是,有很多事没有完成。其实这只是一个借口,也许有一天当死亡将要降临到我身上时,我也会像母亲那样,坐卧不安,甚至吓得大哭。在医院的走廊里,那些来来往往的,盖着头的,没有盖着头的,流血的,没有流血的推车匆匆地行过,我总觉得死亡是如此之近,也许医院正是和天堂或者地狱。连接的路口吧。后来听说在床上死亡的人数占死亡总人数的70%以上时,我甚至想过,是否以后不要再睡床了,然而结果证实,我实在离不开床,即使床离死亡也是如此之近。

生命如此之脆弱,也许有一天无缘无故地死掉了,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所以哟,把每一天当成是生命的最后一天,然后第第二天庆幸昨天没有死去,如此,当有一天真正面对死亡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