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

2012-11-10 13:04 | 作者:浅水鱼 | 散文吧首发

几日前,听闻家乡又来台风,学校照旧一片“汪洋”,有好事的学弟学妹把照片发到网上,依旧是三三两两穿着相同校服的少年们,依旧是撑着伞、卷起裤管在水中走着,一如从前的我们,稚嫩而张扬。蓦然念起从前台风时也曾一时兴起拍了一张,待再去想寻起时,才发现那些那照片早就同从前的好多照片一块儿删了。恍然觉得心里少了些什么,一阵阵堵的慌。

我总觉得要写些什么的好,来奠记那些年里也曾一起哭过一起笑过却快要淡去的人儿。

老友们,你们可还安好,是否还会不经意间想起我们从前零星半点的过往

记得11年高中时代最后一场台风来得极大,那会儿高三学校起初不放假的,依然淌着过膝的水去上学,路边还有着些倒了来不及扶起的大树,到了下午,打伞出门实在走不得路,便放了假。也许那会儿实在年少轻狂了些,忍不住拉上几个好友逃出去上网,落的浑身湿透也不顾。回来时已是晚上,风还在刮,倒是停了。我们喝着酒,踩着遍地枯枝烂叶往回走,看着满地狼藉,蓦然有些伤感,我说了句,真的,也许以后再不会有一场这样的风让我们可以因为放假兴奋好久了。A君笑骂着给我一拳,**,本来玩的开心的,被你一句话弄得娘们似的伤感了。

B、C君啥也没说,看了一下我们,低头闷了口酒,咽了下去。

这场景至今仍记得。

也记得毕业晚会那天,我们赤着上身,喝了好多好多酒,醉得一塌糊涂,我和每个同学敬酒,一瓶一瓶地敬,一瓶一瓶地干。我们光着膀子搂着年过五旬的班主任敬酒说谢谢你老头子,我们一起唱着朋友一生一起走直到最后都找不着调了一起哈哈大笑。

我还记得我们回学校后,翻江倒海地吐,然后躺在操场上望着天。

那天晚上没有星光。

天也黑的骇人。

我们都没睡,维持着最后一点儿清明。没说话,也没想什么。

也许想了点什么,譬如,离别

可是我忘了。

回到家猛然觉得若有所失,打着电话给同学说,丫的,我们还没有一块儿哭过就分开了。然后两个人笑骂着就沉默了。

分数出来后,迫不及待互相通知着,或好或坏,相约着一起去哪儿,商量着一定去一个下的城市,可以一起看银装素裹,纷纷扬扬。嘲笑着去工科寻不得女友然后一起儿寻思着必须找女生多的学校。

然后有人去了哈尔滨,有人去了北京上海,有人去了西北,有人在武汉长沙,有人留在岛上,就这么天南海北地散了。

我们都明白,很多人,这一分开也许就是诀别。

很多人,我们明明知道他们还在这世上,可是却再不能相见不能联系。

这感觉,很苦,很涩。

所谓中学时代,到底不过如此,该结束的结束,该忘记的忘记,该走的走,该散的散。

大学,也开始习惯和新的朋友们嘻笑玩乐,还是会偶尔,从窗口往着外面疯狂落叶的老树时,想起某个校园里有颗树下有人和我一起躲过雨,时不时,还是会在来来往往间发现路边偶尔走过的哪个人似曾相识,和曾经某个高中同学长得好像,然后会想起些曾经做过的傻事,莞尔。

还是会偶尔在网上问一句。

在大学混的怎么样?

还好,你呢?

还好。

——2012.11.10武汉大学梅园

随笔:QQ614586565

评论

  • 鱼儿:或许有些事大家都努力尝试去化解过,但是仍然有些无可奈何…
    回复2013-11-14 10:10
  • 微笑的眼泪: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4-10-15 1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