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寸金莲的曾祖母,河一样的流淌

2012-10-29 11:53 | 作者:雏燕 | 散文吧首发

三寸金莲的曾祖母,河一样的流淌

割玉米秆的地里我看见三寸金莲的曾祖母

在我的脑海里,河一样的流淌

星期日,我收割玉米杆

清理杂草,在秋季里反省

自我,行走在秋风里

清理我人生秋天的田垄

秋阳,行走在岁月里的七彩光

就如搬掉棒子的玉米,叶片儿变得

苍黄,就像我童年相册里曾祖母

三寸金莲不肯跨进秋阳里去

访问人生季里的天光

干枯瘦削的身影,后人

还躲在那里纳凉,埋怨

荫翳盖不住无厌的心房

唉,玉米,曾祖母,荫凉

曾祖母现在坟墓里享福

一个城里的千金,曾孙心里一株婷婷的白杨

不肖子孙们,从没想过曾祖母的拳拳柔肠

两只小脚支撑起几代人的分量

叶片枯黄了,杆的根部还有点水分

岁月锋利的刀刃把她和大地割断

那流出的无色体液,尝一尝

一股涩涩的甘甜就挤满我的咽喉,生命通道上

拥抱我的灵魂,不知甘苦的儿郎

根根杆杆疼在我心上

风干水分的穗子,早已失去姑娘时的风采

刘海也不晓得何处去了

嶙峋层叠的峰嶂,是曾祖母的节贞牌

曾祖母的孩子天涯,孩子的父母

在秋风的头上,娘的心

在儿身上,儿的心在石板上

重复崖城的故事,走不出的千秋古谣

走不出祖母唠叨的燕子河水流淌的嘘叹声

俱往矣,岁月的暗流不知道在何处,难提防

不知道怎样去抚摸曾祖母委屈很久的心灵

割玉米秆的地里我看见三寸金莲的曾祖母

在我的脑海里,河一样的流淌

(何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