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之履

2012-10-25 14:55 | 作者:美妙&感伤 | 散文吧首发

天空中阴云深沉密布,浓厚得似要压降下来一样,遮天蔽日,看不到多少明亮。野外羊肠小道上,一个书生打扮,呆里呆气的年轻人,背着个竹篓,此时正步履蹒跚,一脚深一脚浅地赶路。四周荒僻,看不到一户人家,显得是那么空寂。忽尔天上打起一抹闪电,刹那间白晃晃的光照亮了四野,紧随着阵阵闷雷滚滚,让这寂静空旷的荒郊野外更显恐怖。书生似也见怪不怪,照常心无旁骛的走着自己的路,也无暇他顾。

只是脚步略显忙乱,嘴里不时在嘀咕着:“在集市上站了半天,想要出售自己的字画,奈何名气太低,至始至终都无人问津,如此才错过了时间,这下可好,唉!”

“但愿可别下,不然...”书生惶然抬头看着天上那厚重的乌云,脚下依旧速度不减。

说什么,来什么。这天色,想不下雨都难。

顷刻间,滂沱大雨倾泻而下。

紧接着又是闪电一瞥,照的书生脸色煞白,书生解下背上竹篓,抱在怀里,想尽力遮挡,发足狂奔。可哪里挡得住,四下里都是空旷的荒野,何处又可以遮风避雨呢?

一时慌乱,脚下不甚,书生脚下一滑,滚下斜坡。

爬起时,满身泥垢,污秽不堪。竹篓都散了,里面的字画在雨水的洗刷下,尽皆烂成一团,书生面色惨痛,无力跪在地上,此时面上流的也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了。

自己布衣麻履,寒窗苦读十载,至今未有功名在身,父母还需赡养,又无一技之长,只能靠变卖字画为生,奈何名气寡薄,赚得利润不够笔墨纸砚费用不说,还要倒贴钱给街上的那些恶霸地痞,奈何?

心下哀叹之际,目光随意看向自己的四周。突然一道闪电划过浓厚的幕,四周景物转瞬可见,离自己脚边很近的地方正躺着一个人,雨水浸没了视线,且漆黑一片,看不太真切!

书生壮大胆子,慢慢凑近去瞧。眼睛紧盯着那人的头部,想等闪电来临时照看一下。

当闪电照亮的那一瞬间,书生吓得“啊、啊...”大叫,身体后仰,连连倒退。

且说那人面容似常人一般红润,但是胸部以下,包括四肢,都诡异地变成了惨白的枯骨,衣衫褴褛,靴子却出奇的新。

书生镇定了一下精神,毕竟刚才自己凝神专注之下看到的情形太过诡异吓人了。

“子不语怪力乱神”书生喃喃道,然后又恭恭敬敬地跪在尸体旁接着道:“今日小生,无意冒犯了尊驾,真是唐突!若是你有什么冤屈可托告知,小生毕当竭精殚智已使沉冤得;若是你的尸骸无意被山洪冲走至此,小生虽无力购置棺木,但好歹也会掘土埋葬使你安息。”说完这些,便十分诚恳地叩拜了三下。

又是一道闪电划过,书生刚抬起的头忽尔看到尸骸脚上的靴子在动,又是吓得趴伏在地上片刻不敢动。且说此刻山风阴冷,书生衣衫尽湿,又连番遭遇恐怖场景,不知不觉间竟昏睡了过去

当清晨的阳光照射下来,书生渐渐转醒,第一时间看了看自己四周有没有尸骸。结果并没有,当下无比轻松地呼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做恶梦了。不经意间看到自己的双脚,“呀”书生惊惶地叫了起来,自己脚上所穿的靴子不正是昨夜暴风雨中那具尸骸所穿的那双靴子吗?

书生惊讶地呆坐在地上,连番发生的事都太过不可思议,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当书生想要脱下脚下靴子的时候,一阵阴测测声音响起,“别脱靴子,小子,你的福缘到了,别傻到让它溜走。我可以给你带来无尽的财富,美女,还有权势…”

书生扭头看了看四周,这荒野偏僻,哪来的人和自己说话呀!

书生自顾自地摇了摇头,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接着去脱靴子,可当他还未脱下时,一只凶猛的野猪朝自己冲来,书生立马爬起就跑,野猪夯夯地在后面紧追不舍,书生此时慌不择路地不知跑了多久,看到前方有座山神庙,就冲了进去,反手将门栓住。

野猪“哐哐..”地撞在破旧的木门上,尘土飞扬,但始终无法撞开。约莫半个时辰左右,便听不见动静了。

书生神色方见缓和,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庙中杂乱不堪,到处都堆满了厚厚的灰尘,蜘蛛网纵横交错,遍布在倾斜的房梁上,地上坑坑洼洼的疮痍满目,山神像满是斑驳,一片破败的景象。

书生无奈,走到山神像前,寻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下。

却在此时,空寂的山神庙中传出一阵阵“嗝嗝…”东西挪动声。书生惊异地看着山神像方向,可未发现有何异常啊?就在这时,山神像忽就倾倒着向书生砸来。

书生吓得软倒在地,就势一滚,险险躲了过去。也是倒霉,接二连三的厄运让书生倍感头痛。书生爬起走到山神像下仔细看了一下,想从中找出原因。

在山神像下有个小洞,一个锦缎丝绸似乎被老鼠咬破了几个好大的口子,白腚腚的银子露在外面,书生拿起,顺手称了称,足足有50两纹银啊!

这荒郊野外,破旧古庙看似荒废已久,从银袋的损坏程度来看,想来原主人因为某种原因已经无法取用了。这可不就便宜了书生,虽说君子不贪恋身外之财,但是只要不是偷抢得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书生回到家里,便沐浴更衣一番,修养精神。而对于意外得来的那50两,书生却只拿出10两来给父母双亲。毕竟这钱财得来的太过不寻常,况且50两对于贫苦家庭也算巨款了,财不可外露啊!至于剩余的那40两,书生藏在自己床下的泥土里小心埋着,以备取用。

是夜,灯火映照下。书生专注地读书,丝毫没注意到自己身后的影子十分诡异的扭曲,当要靠近书生之时,却被书生读书时的圣贤之音逼退。影子凶恶狰狞地绕着书生转,想恐吓他,可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光影的定律,也就是说影子只能存在于书生的身后。

几个时辰过去后,书生伸了伸懒腰,十分困顿地走到床边,脱下靴子,又慎之又慎地将靴子放在书柜里,便上床安睡。

在书生沉睡的时候,靴子突然放出诡异的黑光,向着书生延伸,可是却怎么也无法靠近书生。

第二日清晨,书生醒来。一大早就听到外面吵吵嚷嚷的,就想着要出去看看。

走到屋外,便听隔壁人说道:“听说没,王老家的闺女二丫昨夜死了。”

一人惊异道:“哟,咋死的啊?二丫她年纪轻轻,又不常在外走动的。”

隔壁人小声说道:“死得可恐怖了,直接变干尸,只是脸还是活生生的水润。”

又听那人说:“呀,不会是招妖孽了吧!”

隔壁人默默点头应是。

书生听后也觉得诡异,但没细作他想。

可没过几日,诡异案件又再次发生了。接连几个人,不分男女,都是头脸正常,身体却都腐朽干瘪了。

书生也大觉此事不同寻常,就同那些凑热闹的人一同去案发现场。

头部与生前无异,身体却已干瘪腐朽。这样的诡异景象让书生想到前几天暴风雨中的那具尸骸,不是正同这几具尸体一样吗?又联想到那双尸体身上的靴子,自从自己穿上那双靴子,自己的周围都莫名其妙地发生了诡异的事情。想到那双靴子还在自己的书柜中封存,书生就莫名地一阵后怕。

官府的人早就在明察暗访了,他们也意识到一个很离奇的事情,也可能是连环凶杀案的关键。

那就是受害者都是书生附近范围内的,发生了这么多诡异凶杀案,而书生家却相安无事,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猫腻呢?

想到这些,官府的人也不得不开始着手调查书生一家了。李捕头是这件案子的经手人,最近也是头大,案件接连发生,离奇诡异,上头也是给的压力很大。哪怕只有一点线索也要抓住寻到源头。何况这李捕头平日里收受贿赂,贪赃枉法,用来花天酒地,平日里吃穿用度根本不用花钱,街上的商铺全都当是自己的,随意取用,嚣张跋扈到极点,百姓商家们都敢怒不敢言,谁叫人家李捕头是县太爷小舅子呢?

李捕头带着一号人,冲着这仅有的一点线索寻去。

房子很破旧,家设很简陋,就连书生母亲端出的平日也不怎么舍得喝的茶,都被这李捕头呸呸吐出,骂作是马尿。

书生父母很是难堪,李捕头也不说什么,直接就切入正题,道:“你们都知道前几日发生的连环凶杀案吧?”

书生父母点头应是。李捕头眉色一挑,接着道:“那今日我便搜查可疑人家,寻找线索,也是应该吧!”话是询问,但语气很是肯定,不容辩驳。

书生父母虽是意外,但也是无可奈何!

李捕头冲几个手下,打了个眼色。这瓜皮一家,想来也是捞不到什么好处,就尽可能制造点证据诬陷予他,以便早早结案。

几个手下自是了解,毕竟类似的事情可没少干。

半个时辰后,一手下报告:“在书柜内发现一双新靴子疑为证物。”

李捕头看着那双靴子,神色都为其所夺。在众人不经意间,一股黑光融入李捕头背后的影子。刹那间,李捕头的影子变得更加不同寻常,时不时的做着诡异的动作。

李捕头满脸狰狞地对着手下道:“给我狠狠地搜,不要放过一丝一毫的地方。”

身前几位,都被李捕头突然地转变吓了一跳。

一个时辰过后,另一个手下捧着一个布袋呈上,神色欣喜地道:“在床下发现埋藏有白银40两,在衣服包裹中发现另外10两。”

李捕头面色凶厉看着书生道:“此时你还有何话好讲,贼赃俱在。来人啊,带走!”

书生想要辩解,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是神色慌乱地叫着:“冤枉啊,冤枉!”

过堂审问,少不了一阵毒打,书生在痛晕后被人强制画押认罪。

却说李捕头得了那靴子后,只不过短几天便大发横财,更是直接就做了县令,乡绅土豪纷纷厚礼相送,可这些远远不够,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

夜半,李县令吭哧吭哧地骑在自己的小妾身上作乐,一阵高潮迭起的喘息呻吟声过后,小妾就没了声息。李捕头厌恶地踢开已变作干尸的小妾道:“这已经是第七个了,你什么时候帮我做更大的官?”

回到他的是背后扭曲的黑影,这个黑影相对在书生那里的时候更加凝实,似活物一般,扭头对着李县令道:“饭要一口口吃,只要你提供给我充足的血肉精魄,一切都不是问题。”

李县令无比贪婪地笑着:“好!”

离奇失踪的人越来越多,渐渐人们意识到问题不是那么简单了。

就在书生快要被处决的广场上,百姓乡亲们悲悯地看着这个替罪羔羊,书生的双亲更是哭的死去活来。李县令身上黑光一闪,狞笑着道:“斩”

书生看着李县令脚上的靴子,在生死关头悟透了人生的真谛,原来利欲熏心会使道消魔长,邪恶的力量才会强大。于是开始朗声背诵圣人经典《道德经》《论语》等,这无疑不激发了场上众多才子读书人的共鸣,就连那些刚识字的孩童也背诵起了《千字文》。

一股股圣人名言至理,汇聚成汹涌的书海不停地在广场周遭传荡。

李县令身上爆发出强横的黑光,汇聚成一个狰狞的黑色人形实体,凶狠地对着众人咆哮。

书生大叫道:“大家快一起背诵圣人经典,驱除邪妄!”

越来越多的人壮起胆量,一起背诵。黑色人形渐渐不敌,在不甘中被圣人至理冲垮。靴子当众焚化。

至此人们多读书,明道理,辨是非,天下大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