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叶之灵,凭心而受

2012-10-24 21:19 | 作者:曲径通幽 | 散文吧首发

已是深秋,桓仁五女山红枫如屏的小径上,一片寂静。一棵棵红枫,虽不是先前盛大繁荣的光景,高挑着几枚黄、红的叶子,倒也有几分从容。树下,满地落叶,黄的蜷缩,红的伸展,依恋着老树虬枝,静听渐行渐远的秋声。一切都显得沉静安祥,而一切又不似秋深清冷时的脆弱。

我们慕桓仁的五女山而来。五女山上的老树,紧挽着稀疏的叶子,似有沧桑历尽,又极近生命的庄严。萧瑟清冷中,带给我们一份不言而喻的惊喜。桓仁虽然很小,却风景如画,秋深时,落木萧萧,一片苍黄,一点红晕,应该是繁华过后的一份静美。我们穿行在瘦枝横错、落叶红黄的小径上,剪不断树间一缕缕莹动的阳光,望不断桓龙湖秋水荡漾,心中却不知不觉地泊入一湾安宁。这时,不须对月劳酒,也无须凭栏吟咏,就算秋深风冷,却还是一番秋碧又洗心胸的恬淡。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山,是最妙不可言的去处,没有尘世喧嚣,也没有俗事纷扰,静谧之中,红叶,轻轻落下,飘过眼眸,又掠过草尖,不经意地一吻,施即又轻轻飞起,而我竟然找不到一句贴切的词语来形容落叶的轻盈。如果说此刻,内心被某种热切的希望所动,该会有一番孜孜不倦的找寻,只为那秋色散落之中,凭心而受的余韵。

我无法捕捉那一叶在那一刻的清灵。所到之处,总会遇见一枚红叶在扑簌簌的秋风中飘飞,或飘飞于眼前,或停留于发间。红叶唯美的舞动,带给我一种欲望,我索性坐在小径的石阶上,山岚、风静、澄澈之中,看石阶仿佛是一方小小的舞台,看红叶穿过虬枝瘦树,以最潇洒的飘逸,用最优雅的快乐,释放的似乎有点忧伤的美丽。红叶付出一生一世的情怀,蔓延着秋的深沉,而我在一份陶醉中,感受一份厚重,也感受一份平凡。

我忍不住轻轻地接住一枚红叶,让它在掌心里舒展。红得透亮又有均匀铁绣斑痕的锯齿形的红叶,仿佛历尽沧桑。若说人生就像一片叶子,就应了那句“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的禅语。红叶上,长不一的脉络就是生命的轨迹;纵横交错的纹路就是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看似杂乱无章,却又极有定数。

秋风轻拂,我顺着风向,将掌心的红叶轻轻一托,红叶婉如一枚蝴蝶,划着优美的弧线飘然而去,此时,秋心一动,一份伤怀之美也在不觉中溢出。想想,这也许是深秋所能极尽的别样情怀吧。

如果说树木永恒,站成了没有悲伤姿势,倒不说一叶之灵,却能窥尽全秋。秋起,是一片落叶的飘舞,秋深,还是一片落叶的孤零。盛大与繁荣、萧瑟与寂静,落叶也许不再是莫落失意的代名词;秋深草细、断雁孤鸿,秋愁与感伤则是映入眼帘的悠然而恬淡的静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