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真好

2012-10-22 23:14 | 作者:望者 | 散文吧首发

小的时候经常会发一个,那个梦是黑白的、肃穆的。有间老屋,门边挂着挽联,门里有一副棺材,我认识的亲戚和一些我所不认识的人都静静地站在棺材的旁边。我的母亲也在,而我,站在母亲的身后,紧紧拉着她的衣袖,被肃穆的气氛压的不敢作声。然后会有一个我听不真切的声音,让我睁开双眼。于是整个晚我就会望着天花板发呆,带着莫名的感觉。

后来和母亲说过这个梦,她有些许诧异,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跟我说那大概是外公葬礼的时候,可是那时候我还很小,并没有带我去那。提起外公,母亲满满的都是怀念,母亲说外公的脾气很好,从来不和别人起口角。对家人也很关心,经常会亲自下厨来给大家吃。外公为家里操劳了很多,所以老的很快。在天气好的时候,外公喜欢戴着一副金框的眼镜,在院子里看蓝蓝的天,看着看着就会睡过去。然后外婆就会披上一件外套在他的身上。母亲还絮絮叨叨了很多,我虽然对外公的面孔没有一点印象,但也能想出外公的和蔼和儒雅。

我问母亲,葬礼是干什么的。母亲说,人死的时候是需要葬礼的。我问,死是什么呢?母亲沉默了一会,轻轻的说,就是和你一直在一起的你知道的人突然不见了,在哪个角落都找不到了。我想象着,想象着我的父母、兄弟、朋友一个个从我的回忆里消失掉,脑海一片惨白。我紧张的抱着母亲的腿,跟母亲很认真的说,那我们都不要死,我们都要活得好好的。母亲笑了,把我抱在怀里,却没有回答我的话。

现在想来难免会失笑于自己当时的傻,人哪有不死的呢。不过还是很感谢当时母亲没有将它讲破,而是让我心安。

看过一个帖子,内容是越长大越孤单。接贴的人有的只能默然,有的只能言之一声叹息。这些成长所需要付出的隐痛是大家都明白的无奈。很庆幸的是在那帖子的下面我看到了一句话:在付出代价的同时,我们渐渐变得成熟,获得成长。岁月是转轮,我们的手在陶泥上驻留,却不经意的留下一道道纹路。有的陶泥成型了,有的却依旧是一团糟。我们的手让它被上釉或舍弃。

从出生到现在,我也走过了不足人生一半但已很漫长的一段路。一路上,有流云溢彩,有阵阵的柔和的风。也有过荆棘、风霜,有过日落星沉,无家可归的忧伤。但就像有些人说的,寂寞了,就惆怅一下;迷茫了,就守望一下;累了,就休息一下;待到天明时分,便该抖擞精神,向着冀愿的地平线走下去。

陶泥纵使被烧制成了雅致的瓷器,也依旧需要有人细心地呵护。亲人,朋友,喜欢的人。是动力还是枷锁,我说不清楚。但我很清楚的明白我的回忆经历都是由我所在乎的厌憎的和陌生的人和他们的事所构成的。我之所以成为我也是各式羁绊的缘故。在某一个分岔的瞬间,若是遇到了不同的人,此时的我便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死掉了。所以,那些活着所要付出的代价,那些旁人带来的伤和痛便是无足轻重了。

瓷器也会老的,但不会那么大张旗鼓。它只会在不经意间添上几条裂纹。直到一天,破碎成满地的花,人们才恍然,它已陪伴着他们很久了。外公是好人,在那些经济困难的日子里,从没有怨天尤人,只是默默着为家里付出,知足的过日子。听母亲说,外公就连走时也很平静,悄无声息。现在回老家,陪些老人说话时,还经常会听到他们说到我的外公。我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笑,仿佛看到外公也一样眉眼含笑。

有时会想自己死时会是个怎样的场景,考虑了很久。我希望我葬礼的那天,没有人会哭。我只想他们就那么微笑着看着我的照片,说上一句,他这辈子,活得也算舒坦了。那么就够了。

死的时候我会嘱咐人在我的墓碑刻上一句话:活着真好。

评论

  • 白雪草木:活着真好,珍惜生命,不要想的太远,苍天的上帝,早也为你的生死设计好了,一切都是命运。
    回复2012-11-11 0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