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的香气

2012-10-20 10:36 | 作者:木棉 | 散文吧首发

“我要结婚,定然不要这么廉价的东西。”记得年少时候,多少次我看着那些电视里璀璨夺目的钻戒广告,一脸不屑。

“那你要什么?”朋友们总是一脸不可思议,惊讶的问道"有比钻更贵的戒指?“我知道,钻石并不真的廉价。我不喜欢,只是因为它能估价。

”我要玉石。”

“哈哈。你认为玉石比钻石更贵重?“他们总是嘲笑我的无知,对此,我亦不忙着解释。

那不是一般的玉。

有道是”黄金有价玉无价”。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心郎”,亦记得鱼玄机曾经这么感慨。

我听说过这样的一段故事。古时有一个青年书生,他的人要制琴,听说南方有佳木宜做琴用。此木难求,长于南方深山,那里是猛兽出没的烟瘴之地。青年出发了。他一个人,徒步,背着行李,越过万水千山。那是个盗贼出没的年代,南方多战乱。他穿过了种种困难,险些丧命,最终把那段木头带了回来赠与心爱之人。

这样的一段木头制成的琴,若是你抚着,是什么感觉?

这样的男人,我觉得他才是真正的浪漫天才!这才是真正的浪漫,抵过多少山盟海誓,抵过多少金钱的悉心经营的浪漫。他赠你一片真心,变成刻在光阴里的故事,这就够了。

我对光阴如此着迷,这么偏爱其间的故事。

我希望的玉石,不仅仅泛着玉器天生的温润晶莹,我还希望它带着我的爱人一段光阴。

记得安妮宝贝说:女孩子到一定的年龄首饰盒就该有几件像样的首饰。但我越大,越是没有几样像样的首饰。特别是近些年来,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往指尖耳上脖上挂的东西了。倒不是因为年龄大了眼光就开始高起来。每次兴致勃勃的去逛街,自然满眼所见都是琳琅满目。毫无例外的,每次都两手空空而返。

在心里,我在暗暗的期待有一件首饰带着它的故事和我不期而遇。在这之前,所有的美丽都不能打动我的心。我喜欢这样在不经意中和某个迷人的故事邂逅的缘分。你能想象吗?这世界上有一件东西就是在某个地方等你,等它的知己,等那一刻的怦然心动,你一眼就爱上它。它和你如此默契,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每次双手拈起一件精致的饰品,眼里额惊喜尚未褪尽,心里又升起一股遗憾来了,最终放回原位。我知道,这不是我要的。我闻不到那种光阴的质感。

没有故事的东西。再美也如同只有好看皮相的美女。

我希望有天走进这样的小店:它在秋日午后的阳光中泛着迷人的馨香。店主是个穿长裙的女子,她身上有种漂泊的气质。之一眼,我就爱上她复古的耳环,木质的手镯。

”诺,这对耳环,是我在XX地旅行的时候,带回来的,那时候呀。。。。“她语调亲昵,眼神里满是那个远方的蓝天白云。

这时候,她对着她店里的饰品,像一位品酒师面对着一屋子的优质葡萄酒。酒的香味从她的手中,她的故事中袅袅的飘出,满屋芬芳的阳光。呵!这精致的品味

光阴的香味,此时红酒一般的优雅。

买的,仅仅是首饰吗?

我养着一盆海棠。2年前去川北地震灾重区实习,在寒里的地震遗址废墟中抱出来。而后就一直跟着我,从川北,到成都,到泸州。和着它原来就有的一盆泥土,沉甸甸的。它一年四季几乎都在开花。粉粉的小花,简朴的美丽。

我仅仅是贪慕海棠的花香么?

经久弥香的,只有光阴。

曾经有人送过我一颗石头,一颗鹅卵石。几乎不成形状,极其普通。是他平日里的镇纸石,用钢笔写了祝福语。那天开始,这颗石头就跟着我,在我的行李箱里一起南来北往,不断飘离。

有天,不经意的放在鼻尖下,却惊讶的闻得幽幽的一股香气。

石头生香,你听说过吗?

今年,送我石头的人又在风里追来一片叶子相赠,我收了,放在日记本里。

于我,这都是最美的赠与。诗人般的情怀。

有天,我老了,你问我此生你都得到了什么?我会回答你,我收藏了一个博物馆的宝贝。不是名人字画石头生香,你听说过吗?

今年,送我石头的人又在风里追来一片叶子相赠,我收了,放在日记本里。

于我,这都是最美的赠与。诗人般的情怀。

有天,我老了,你问我此生你都得到了什么?我会回答你,我收藏了一个博物馆的宝贝。不是名人字画,不是金石古玩。在我的博物馆前,请闭了眼闻。那,那些光阴!

,不是金石古玩。在我的博物馆前,请闭了眼闻。那,那些光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