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2012-10-20 10:14 | 作者:忆夕 | 散文吧首发

静寂着,深宵落

月如钩,寂寞梧桐

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

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题记

满心欢喜,却是荒芜了寒月拂晓的痕迹。

荼糜的月色,寒凉如水,淡淡地倾洒窗台。我的目光略略迷离,望向遥遥的天际,漆黑长空静默无语,星系沉匿,月芽静谧,心里却是寂然欢喜。素手捻来一串又一串典藏于脑海中,已然泛黄的旧记,你的容颜,朦朦胧胧地在我澄沏的瞳孔中,渐渐活泛,明晰。

曾经嫉恨着自己,花费半生的光阴,努力将关于你的一切风花月,搁浅忘记。奈何情根深种情缘难灭,终究敌不过瞬间的回忆重愆,一切的努力皆为枉然。

色渐渐疏移,光阴在指间沙漏沉淀,我听见时光的心脏,穿越沧海的摆渡声,时而嗟叹,时而凄喘。那一把褪色的旧和弦,是否记忆着不曾老去的誓言?

时光荏苒,岁月的痕迹被时光的刻刀,无情地刻烙于脸上,每一条细纹的交错纵横,无论是深是浅,或明或暗,呈现出逝去的每一度年轮,在时光的长廊中,无休无止的飞逝,辗转。

此刻,我又想你了。莫名地想起了你,独自临窗,寡漠地怀抱着自己,静静地倚着寂寞的小轩窗,仰望着深不见底的漆黑夜空,默默地念你。

好想燃一根烟,祭奠曾经的过往无奈烟已断,指间亦寒凉。那一片曾经静止了半个世纪的思忆湖泊,又再次倒影出你的名字,你的容颜,你的轮廓越来越清晰,你的笑靥越来越明媚,还有你那双顾盼生辉的眸子,深邃得一如从前,浅浅含笑,又那么的脉脉含情,我想从你深邃的眼神中,捕捉到那么一缕清浅的气息,馨淡若兰的气息,你却闪躲如昔。

有人说,右半边的肢体受控于左脑室的控制。我常常用我的右手执笔,挥毫关于你的一切,墨迹于我的心笺,一遍又一遍撰写下许多许多个你的名字,凝视着那些由陌生而变得熟悉,再由熟悉演变得陌生的名字,我竟然失去了继续描摹下去的勇气。我害怕,一次辗转间,或是一次轮回中,一不小心就弄丢了你。

我想,我已经失去了自控的能力。我讨厌这样不争气的自己,常常无缘由地忆起那一段与你共度,璨若蔓珠沙的日子,不管开心或快乐与否,我们只是安静而平淡地相处。只是,而今的你我,早已各自了天涯。你有你的沉寂,我有我的安逸,平衡而过的两条水平线,无可交集的支点。或许,我已不该再无礼地扰了你的平静,哪怕是在一片惘然的追忆里。

红尘漫漫,记忆莫名洄溯,我们最终还是敌不过岁月的蹂躏与蹉跎,时间篡改了历史,也删改了曾经,幡然醒悟时,你已在灯火阑姗处,含着淡淡的嗟怨,遥望着我落单的幸福

红尘阡陌间,曾经有你相伴碎步徜徉过尘世中的每一步,我并不孤独。蜿蜒的心事也被拉往很远很长…灰色的风,拂过悠悠红尘,落在我冷冷的指尖,红尘有泪亦轻弹,为我的痴心怨对空嗟叹。此生,我能舍下前世,亦可忘却今生,却无法割舍下你我凝眸对视的曾经,那般的幽怨而缠绵。

光阴暗散,时间如梭辗转,每一个轮回的里,都欠着一份不曾许完的夙愿。来来回回,觅觅寻寻,辗辗转转,你始终是我要守候的终生眷恋。不离不弃那一盏青灯伴黄卷,无法安抚我独自的沉眠,因了尘缘难了的那一缕牵念。

幽幽夜来暗香,透过空气的涤荡颤动了窗檐,氤氲一场荼糜花开的嫣然。惠风齐拂,满屋里酝漾着不浓不腻的逸香,沁人心阑。你在,或者不在,我心依然为你空了久久的等待

披衣独坐,夜阑下,轩窗畔。一袭晨风沐,轻濯寒冷窗,离人心惆怅,暗泪指轻弹。

弹一曲琵琶韵,心绪付瑶琴,箫音系,曲难终,人已散,怎奈此情无处可消寄,暗魂绡鸳装,屡屡悲泪殇。终还是剪不断,理还乱,犹是那离愁。别是一番滋味,绕心头。

忆夕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