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的诱惑<5>昭苏花海行

2012-10-16 07:47 | 作者:雪域云杉 | 散文吧首发

昭苏花海行

去眧苏大草原观赏全国绝无仅有的百万亩油菜花盛景,领略花海的浩瀚与辉煌,享受花开的明媚与素雅,实在是一次赏心悦目的精神旅行。在花儿开得最灿烂的几天里,从内地赶回来的我、莉、娜、静和接待我们的华、民、宇等汇合,开着车浩浩荡荡向昭苏县境内出发了。

车驶过波涛滚滚的伊犁河大,翻越峡谷嶙峋的伊什格力克山脉,经过特克斯河谷神奇的“八卦城”,便进入了广袤而原始昭苏大草原。沿途林木葱郁,语花香,白色毡房点点,羊群如云悠悠。此时,我们的心早已匆匆飞出,去打前站了,去想象花海的浩荡,去构思花开的盛景。忽然间,油菜花香携缕缕清风悠悠飘来,溢散在车里,不时地还夹杂着阵阵浓香,我以为车里谁用了什么高级化妆品。开车的华告诉我,这香味来自于一种名叫“紫苏”的香料植物,花朵是紫粉色,是昭苏人引进种植的新品种。于是,在我们急切目光的期盼中,那犹如一条条金黄色、紫粉色织毡似的油菜花、紫苏花带,在流光溢彩的朝阳中,热烈地扑入我们惊异的视野。

冲下小车,奔向山岗,凝神屏气,极目远眺。天边雄伟壮丽的木扎尔特冰川峰闪烁着神秘的光芒,清澈蔚蓝的天空白云悠悠,彰显着草原的深邃与宁静;从层峦叠嶂、千刃横空的塔大峽谷奔流而出的夏塔河,在吟唱着昭苏草原绝美的风光;沿河而上的夏塔古道古木参天、曲径通幽,述说着乌孙国通往西域各国丝绸贸易的辉煌;夏塔古城、墓群印证着乌孙国历史的兴衰枯荣。那金黄色的油菜花海无边无际、明艳洁净,似一妇人般透着安详与平和、素雅与端庄,微风过处,笑意轻漾,洗濯了多少世俗的欲念和烦恼;那紫粉色的紫苏花儿,香飘四溢,弥漫大地,似盈盈仙子般洋溢着妩媚与热情,清风徐来,娜袅多姿,蕴含着多少人间的情愫和热望。

冲下山岗,融入齐胸的花海,任无数的花瓣与芬芳沾满衣襟,让久羁城市喧闹的灵魂释放;任蜂飞蝶舞采撷花蜜于身旁,让充满阳光的金黄和紫粉色浸透我愉悦的心房。

用心抚摸着花的骨骼,一串串金黄色的记忆飞向我的心灵童年时和伙伴们在父辈种植的第一片油菜花海中捉迷藏,过家家,被父亲拿着棍子追赶;少年时坐在教室里读书,望着窗外的油菜花海,幻想着长大要给自己的新娘带上亲手编织的油菜花环;青年时惬意地躺在收获的金灿灿的油菜花籽堆上放飞理想。我们的父辈和下一代的我们用勤劳与智慧,为国家培育出花型鹅黄色、淡如乳汁的白菜型油菜花,花型大黄色、似如油彩的芥菜型油菜花,花色深黄、宛若纯金的甘兰型油菜花。引来天山南北无数养蜂人,让油菜花开季节增添出许多生动与灵气;我们的父辈和下一代的我们用青和热血,将自然风景与人工风景巧妙结合在一起,绘制出了昭苏一幅绝美的风景图画。你由远及近看,蓝天白云、雪峰岩岗、墨绿的云杉林、碧绿的青山、金灿灿的油菜花、紫粉色的紫苏花、五彩缤纷的野花、枣红色的骏马、赫黄色的牛群,几乎所有的色彩与生动尽收眼底。无怪昭苏成了中国西部的摄影基地,成了中外摄影家和摄影好者的天堂

去夏塔大峡谷浏览回来已是黄昏,金色的夕阳坠落花海,将金黄色、紫粉色的花朵灿烂成一篇幻而又美丽、辉煌而又宁静的壮丽诗篇。真想化作蜂飞蝶舞:白天,骗跹于无边无际的花海中,尽情享用花瓣蜜汁;晚,敛翅栖息于花茎之下,让芬芳之息浸透梦乡。百年之后化作泥土,成为你永恒的护花使者,守护这千年万年的灿烂辉煌。

远处,夕阳中矗立着细君公主的雕像。她是丝绸之路上第一位远嫁西域的公主,是汉朝和乌孙政治联盟的奠基者。公元前105年,汉武帝以汉家公主远嫁乌孙昆莫王。这位善书画音乐的美丽公主付尽心血,与丈夫为大汉朝守护着这片美丽的土地。可惜公主体弱多病,在乌孙国仅5年便香消玉殒,永远长眠于此,让人们充满着痛惜与敬仰。如果细君公主在天有灵,看到自己当年守护的土地变得如此绚丽多彩,她的内心一定充满着喜悦和祝福。

一天游览奔波,虽有些累了,但心情却如花海般美好而灿烂。昭苏工作的学生军带着公司的几个人,在小河边的毡房里宴请了我和他的同学。师生们开怀畅饮,欢声笑语,放歌起舞,热闹非凡。

走出毡房,心旷神怡,花海浩荡,闪烁夜幕。幽蓝的夜空与大地的金黄辉映相间成一条条流畅而又分明的五线谱,仿佛在奏响着“花海夜曲”,宽广而又素雅、祥和而又宁静。

摘一朵金黄的花瓣夹进日记,让未来的生活充满花一样的色彩。于喧闹中得一份宁静,于得失中享一份平和,于苦难中觅一份快乐,于空虚中求一份充实。

惟有被花海浸染过的灵魂,才会真正拥有如花的心境,才会创造如花般美丽的生活

评论